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我在国安的日子 第55章:公安局长的儿子?

第55章:公安局长的儿子?

      “我爹是王铁离!”东哥在我脚下也是不安分啊,要知道我这一脚下去是有多少的力,我是在基地训练营里训练出来的,这群温室里的小花朵怎么能承受住我的力道。
  这东哥也是挺不服输的嘛,有骨气,不过听到他那句我爹是王铁离之后我立马就乐了。
  原来他的硬汉气来源于他爹啊。
  “我管你爹是王铁离还是王铝离,王铜离,今天你惹了我,我就不可能让你好过,今天就让我杀杀你的嚣张气焰。”我对着他就是一顿猛踩,盘边他那些小弟也只是看着,那个女学生也乘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小子,以后出门别这么嚣张,有种你让你爹就一直跟着你啊。”话撂这里,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坐到我的位子上。
  “东哥,东哥,你没事吧?”
  他那群小弟现在派上用场了,两个人把那个叫东哥的服了起来。那东哥看了看我,也没说话,灰溜溜地就走了。
  想想自己以前,也是够了,一言不合直接把人给捅了,害的自己蹲了十年的牢狱,现在的年轻人啊,没有我当年的气势了,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当初的我和他们相比还是挺牛逼的嘛。
  “哥,你的肉串好了”老板把我肉串拿过来,“还有您的酒。”
  “好,谢谢。”刚才运动了一下,也挺饿的,我拿起串就是撸。
  等我吃饱喝足了,抬头一看,这老板居然还在这儿坐着。“哎老板,我不是那种不结账的人。”
  “兄弟,你这是说的哪里话,你帮我赶跑那些小混混,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你是不知道,每次那个东哥都带一群人过来,吃了就不给钱,还说要砸我的摊子,所以每次他们过来,我都是好生伺候着,生怕他们干出点什么事来,这顿饭,就当兄弟我请你吃了。”
  “哦,你这么怕他们,难道那个东哥他爹真是公安局局长?”
  “唉,谁知道呢,这年头谁都想安安稳稳做个小生意,他带着那么多人过来捣乱,就算他爹真是公安局局长,我也不敢惹啊,能躲躲,能惹惹,做个小本生意,哪里敢得罪了人啊。”
  “呵呵,老板,别怕,你越怕他他就越横,你看今天他不就灰溜溜地走了。”我一想起东哥他前傲后孙子的样子我就想笑。
  “兄弟,你别怪我多嘴,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钱我也不收了,万一他爹真是公安局局长了?我们可是惹不起的啊。”老板愁眉苦脸的说道。
  “呵呵,别怕,有我在呢。”我笑着安慰他。
  “哎,兄弟......”老板看我劝阻无望,转身也回去忙了。
  哎这事啊,哪里都不太平啊!我点了一根烟,自个自地在那里吞云吐雾。
  思绪又回到了山狐那里,如果我能拿出很多钱来,也许闫言的母亲会改变对我的看法?毕竟她们现在很需要钱!可是,我从哪里找这么多钱了?这个间谍头目真是狡猾,这么多人被抓才知道她就是山狐,而且现在还没有他走私国、家机密的证据。闫言又被她母亲逼着。
  真是头疼啊,钱?钱!哎对了,如果我走私机密不就可以弄到很多钱了吗,而且可以以此骗取山狐的信任,这不就两全其美嘛。可问题是我如何才能让闫母相信我就是走私机密的人呢?毕竟我刚刚把闫军送进去。
  越想越头疼啊真是。正当我思考如何伪装成走私者靠近山狐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两俩警车,闪着红蓝的光,停在了这个烧烤摊旁边。
  “王队长,就是他。”
  我还以为是谁,这不是刚被我打跑的东哥嘛。看这架势,他爹那个什么离还可能真是公安局局长。
  为首走下来一个身穿警服的人,直奔我过来,后面那个东哥畏畏缩缩地跟着。
  “你好,你涉嫌聚众斗殴,扰乱公共秩序,请跟我们走一趟。”说罢,就拿起手铐往我手上扣去。
  开玩笑,我是能随便让他们逮到的人,当年特警围着我我都走了,不用说你们小小地几个干警。
  看着他伸过来的手我一个反擒拿就捏住了他的手腕。看来东哥没有和他们好好地描述我的身手啊。
  “王队长你小心,他好像会点功夫。”这小子,现在才想起来通报。
  “你放开,你这就是袭警,比聚众斗殴的罪名也大。”我死死地扣住他的手腕,任他有百般功夫都无法施展。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我意识到事情不能闹大,我拉着张队长就往里面走去,向后面的警察吼道:“都别过来,小心你们的队长。”
  等我吼完,我突然感觉自己就和绑架人质的土匪一个德行了。
  我搂着王队长的脖子,手扣着他的手腕,就把往角落里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哥们。
  “你别乱来啊,你知道王东是谁吗?他爹王铁离是公安局副局长!”这个王队长被我扣着手腕,真是一丝脾气也没有。
  我就纳闷了,怎么那个东哥是把他爹搬出来,这怎么找了个队长也是这副德行,也把王铁林搬出来了。
  “兄弟给你看个这个。”我二话不说掏出我的证件就给他看。
  “你,你是国安局的人......”王队长惊恐地看着我。
  “你知道你该怎么做吧?”
  “我会保密的。”王队长点点头脸上还是那一副惊恐的表情。
  “你也看到这里的情况了,你知道该怎么办吧?”我扫视了一下周围,围观的人还继续增多,店老板也在旁边,我从他眼里看到惊恐,这个东哥,还真是公安局长的儿子。
  “我明白!”王队长坚定的点点头,像他这种低级警官,是知道国安局是公安局局长也动不得的存在。
  他给我戴上手铐,对他那些手下大喊一声:“嫌犯已经抓到了,收队。”
  走到警车旁边的时候,东哥脸上真是乐开了花,“等回去再收拾你,非得让你见识下公安局长儿子的厉害。”
  警车转过几个路口,王队长就把我放下来,亲自为我解开手铐,“苏北先生,对不住了,今天的事都是误会。”
  “没事,没事都过去了。”我活动了一下手腕,这东西我曾经带了十年啊。
  “王队长,你怎么能放他走,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欺负我的....”东哥急了,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要飞走了,看着他那便秘的表情,估计是在想回到警局如何整我了吧,现在还了,我被放了。
  “住口。”王队长对着东哥就是一声怒喝。
  “王队长,你这样和我说话,还放他走,等我回去了一定要告诉我爹。”东哥的脸色是更差劲了,他没想到王队长会站在我这一边。
  王队长没有理他,转头对我说:“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在这里替孩子给你赔礼道歉了。”
  我回头瞟了一眼下东哥,他的脸气的都快变白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我指了指东哥,问王队长。
  “额...”王队长脸色也变了,估计是怕我知道了在找他爹去,到时候把他也给抖出来。
  王队长看看东哥,又看看我。憋得满脸通红,不过他终于和我说了实话,“他爹叫王铁离,是公安局的副局长。
  “哦~~”我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了。留下了呆在原地的王队长。
  慢慢悠悠地我转回了基地,大家都睡了,我也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床上。
  外面的月光如此明亮,照的人睡不着,我在想我该如何去让闫母相信我,我为了金钱,为了闫言,走私国、家机密。我辗转反侧,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闫言穿着美丽洁白的婚纱,我手里拿着玫瑰和戒指,穿着白西装,我俩站在教堂里,牧师正在为我俩举行婚礼,突然冲过来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她身体胖乎乎的,手里拿着一把菜刀,那个脸一会变一个妖魔鬼怪,看着挺吓人。
  “你没有资格取我家闫言。”面具下的脸机械地发着声音,直勾勾地向我冲过来,我牵着闫言的手,我俩在倾听牧师的祷告。
  “你愿意当他的妻子吗?即使他一无所有。”
  “我愿意。”闫言羞涩地说道。
  “你愿意当她的丈夫吗?即使她年老不再漂亮。”
  “我......”
  愿意还没有说出口,我就看到一把菜刀砍到闫言头上,随后,那菜刀又向我砍来.....
  “啊~~啊~~呼呼呼”我直绷绷地从床上弹起来,喘着大气,“呼呼~~~呼..幸亏只是一个梦。
  窗外的太阳已经老高了,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去训练,这一觉睡得,我知道我是太累了,连续两天睡的都这么香。
  “不行,我得去和梁局长商量商量,我该如何通过走私机密接近闫母,顺便让他帮我分析下我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一想到工作,我又立马精神抖擞了,穿上衣服,洗了把脸,出门就去找梁局长。
  大家都在训练场锻炼的火热,闫军的落网,大家都没有放轻松,还是在继续训练,现在又揪出来一个山狐,谁知道山狐后面还有什么人?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