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我在国安的日子 第26章:富华路

第26章:富华路

      于大柱子差点被自己儿子丢下来的瓶子砸到怎么会不生气,我靠在车上悠闲的抽烟,我听到于大柱子训斥他儿子的声音,没一会儿于大柱子就下来了。
  我问道:“老板去哪里?”
  于大柱子说了一个地址,我开着车去了。
  他让我在外面等,我点头称是,等他消失在楼道的时候,我跟着过去了。
  门没有关紧,我从门缝里看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不停的对于大柱子抛媚眼,我嘴角微勾了勾。
  原来是于大柱子的情ren,这么隐秘的地方,他老婆能找到的可能还真是小。
  我坐在车里,并没有管这些闲事,于大柱子的老婆也不是好人,没必要掺和这种事情。
  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于大柱子就出来了,这么快?
  我转身掩饰了脸上的表情,帮于大柱子打开车门,于大柱子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不过我猜他心里肯定是郁闷的吧。
  “去富华路。”
  于大柱子说了个地址,我按照他说的开车,他并没有发现其实司机已经换成我了。
  到了富华路,左拐右拐经过很多弯,才在一家私立医院停下了,我的眼睛一亮,莫非隋老四在这里?
  于大柱子让我在车上等他,我自顾自点了根烟,看到差不多他进去看不到我了,我下车。
  跟着他来到二楼,他进了一间办公室。
  我在办公室的门口从门缝里往里看。
  于大柱子说道:“那个新药有了吗?我最近越来越不行了。”
  我顿时没了兴趣,原来于大柱子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找医生,为了不让他发现,我还是回车上等。
  我上了车,刚刚抽完一个根烟于大柱子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看他的脸色,可能是刚刚那个医生给了他什么新药,应该是心情比较愉悦的。
  于大柱子的生活路线还是比较有规律的,基本上就是公司,家里,还有他情ren那里。
  一连好几天了,都没有发现他和隋老四联系,我都怀疑是不是我的估计错误,隋老四真的不是于大柱子藏起来了?
  “老板,去哪里?”
  从公司出来,大多数的时候于大柱子都是去他情ren那里的,不过我还是称职的问了一句。
  “去名城小区。”
  还是跟往常一样去于大柱子的情ren那里。
  路上堵车,比往常晚了几分钟到,于大柱子正要下车,我说道:“老板等等。”
  “怎么了?”于大柱子沉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但是直觉感觉到尽头不对劲,但是不能跟于大柱子说直觉,他可能会起疑,我只能说:“没事老板,我就是觉得今天天气太热了,要不改天再过来吧?”
  这个理由好像不能让于大柱子满意,他没好气道:“胡说什么呢,今天很热吗?”
  今天是个阴天,还起了风,确实不热,随便找的理由果然站不住脚。
  于大柱子没有理会我,下了车。
  他跟往常一样往楼上走,我揣了把刀在身上,也下了车。
  很快找到于大柱子的情ren家,我听了听里面,有打翻东西的声音,印证了我的猜测,今天于大柱子的情ren家不对劲,可能是于大柱子的对手找上门来了。
  我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没了,我又敲了敲门,我说道:“老板,您的钱包落在车上了,我给你送上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对打开一条缝,是于大柱子的情ren,她的脸色很不自然,我肯定她的背后有人用枪指着她的脑袋,不然不会是这个表情。
  我拿着自己的钱包在她眼前晃了晃,她就要伸手拿,我说道:“还是我亲手交给老板吧。”
  她犹豫了一下说道:“给我吧,你老板现在有事情。”
  能有什么事情,我看是被人挟持了吧。
  我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抱歉,我一定要把钱包交给我们老板,这是公司的规定。”
  面前的女人傻眼了,哪有公司有这个规定的,她注意看向我手里的钱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顿时眼睛亮了,可能已经认出这钱包不是于大柱子的,既然不是于大柱子,我却跑来说这个钱包是于大柱子的,那基本已经可以肯定我是故意的,在这个女人看来,我就是来救他们的。
  她说道:“你可以进来。”
  门全部被打开,我刚刚走进去,后面就有人用钢管偷袭我,我侧身闪开,就看到后面那个男人手里拿着钢管。
  我一脚踹向他的肚子,他被我踹翻,捂着胸口痛苦的哀嚎。
  这时候有人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这个情形立马就把我围住。
  于大柱子被他们捆在椅子上,嘴巴里塞了布,看到我顿时眼睛瞪大,不停的呜呜呜。
  我很不想救他,可是不救不行,隋老四的下落还不知道,但是我也不能表现的太过,让于大柱子认出我来。
  于是我边揍人边被揍,还是勉强救出了于大柱子,我拉着他狂奔,到了楼下,我们俩上了车,这时候我才松了口气。
  车子开得飞快,这时候于大柱子才开口道:“玛德,被人埋伏了。”
  他的样子看上去特别的狼狈,我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主要是我不想让他看出来。
  “今天多亏你了。”于大柱子说着感激的话,我很恭敬的说道:“应该的。”
  于大柱子对我今天的表现应该是非常满意的,这倒是让我没有想到的,看样子今天是个意外的收获。
  晚上抽空我回了趟基地,我把今天的事情跟梁组长汇报了一下,梁组长的脸色不大对,我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那天在陈金的工厂受伤了,还没有好。”
  我这才知道,那天梁组长受伤了,看样子伤的不轻,不然梁组长不会是这样的神色,不过我们受伤是常事,我也没放在心上。
  从梁组长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龅牙妹,我对她笑了笑,她喊住了我。
  我问道:“什么事?”
  “没什么,我就想说你在于大柱子身边卧底要小心,我最近查了些他的资料,这个人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龅牙妹的眸子里有担心,我愣了下,什么时候龅牙妹这么关心我了?再一想,毕竟相处这么久了,大家算是生死兄弟,关心也是正常,可能是我想多了。
  我点头:“我会的。”
  龅牙妹还是不放心,她递给我一块手表,说道:“这个是我自制的,里面有定位系统,你带着,不管在哪里我们都能找到你。”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有种上战场的感觉,我摇摇头,真不吉利啊。
  不过龅牙妹是好意,我肯定是收下了。
  我走了,梁组长刚刚提醒我,这件事不能拖时间太长了,不然抓的那个司机会露馅的,毕竟他的家里人长时间没有看到他肯定会起疑。
  现在那个司机的家人都以为他去了外地,时间长了还是瞒不住的。
  这几天闫言很听话没有打扰我,只是闫军打过几个电话给我,我知道他的意思,还是在担心隋老四,我只是含糊的告诉他,这件事我会处理。
  他并没有在意我这几天没有上班,可能他也知道,我在忙活隋老四的事情。
  “苏北啊,你知道我们小言很爱你,我对你也报了很大的期望,别让我失望啊。”闫军用这一种老来安慰的语气这样对我说,我的心里是不屑的,他这样说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让我帮他摆平于大柱子这些人,不管他是不是真心,我爱闫言,我相信闫言也是爱我的,我用很诚恳的语气对闫军保证,我会对闫言好。
  我按时来到于大柱子的别墅接他去公司,他上车后就报了一个地址,说去那里。
  我开着车去了于大柱子说的地址,于大柱子下车了,我跟之前几次一样,先等他走过后看不到我了,我再下车。
  下车后,我跟着上了楼,这里是一片老旧的小区,每个单元有四层楼,我跟着于大柱子上了四楼。
  门紧闭着,我的耳朵贴着门,这个小区的隔音效果差,我这样也能听到里面的说话声音。
  “于哥,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的心里顿时一喜,这是隋老四的声音。
  真的是于大柱子藏了他。
  我怕于大柱子会发现,于是先撤了,上了车,我给梁组长打电话,我告诉了他地址。
  我刚刚打完电话抬头,就看到了于大柱子在车窗外看着我,我一惊,他什么时候就站在车外了,我居然没有发现。
  我正要说老板去哪里,就见到他掏出了枪指着我的脑袋,另外,有四五辆车围住了我们。
  这些绝对不是第四十九组的车,也不是警察的车,看于大柱子这么淡定的表情,肯定是他的人。
  “老板,我不明白?”
  我故意装作紧张的模样,我相信兰大炮的易容技术,绝对不会露馅的,在没有肯定于大柱子已经知道我的身份的情况下,我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
  “你是谁?”于大柱子冷着脸问道。
  我从他这句问话里知道,他怀疑我的身份,却不确定我到底是谁,这算不算好事,最起码他还不确定我是苏北。
  “老板,我是您的司机啊。”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于大柱子脸色更差了,“别装了,你根本不是我的司机,我的司机右手腕上有一个刀疤,是当年救我留下的,而你没有,你到底是谁?”
  我下意识看了眼我的右手腕,原来是这里露馅了。
  既然已经被发现,看样子是没办法继续装下去了,我用纸巾擦掉了脸上的那些化妆的东西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于大柱子看我的那一刻,他愣住了,随即便是愤怒的表情:“苏北,你想干什么?”
  我基本可以算是于大柱子的第一号大仇人,废了他儿子,他肯定恨不得杀了我,要不是忌惮我背后的天堂,估计早就这么做了,现在栽在他手里,说不定他不会顾忌天堂了。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