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华巅录之仙神谣 第一百一十六章 惩处之处,身份揭开

第一百一十六章 惩处之处,身份揭开

    翌日,华录山,惠流池。

想不到,她还是沦落至此。

何之韵断然没有想过,亲手把她送来受罪的人,会是她心里最崇敬的小妍姐姐。

惠流池景色怡人,梨花树也从未凋谢,一直是这么四季如常的景象,可是人心会变啊,这局势,也是会变得让人措不及防。

何之韵也是用心,对这所谓的惩处,还是欣然接受,拿着扫帚,很是尽心地在清除着惠流池边上的污秽。

“宫妍本身也是很担心她,你就在这里照顾她一会儿,看看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在药医馆取过来,不然宫妍又要瞎担心了。”

忽然,何之韵听到脚步声,和隐隐约约的似乎是棋竟的声音,抬头看去,外面有着若隐若现走动过来的身影。

她自己也蹙眉,这个时候,谁能来这里?

“宫姐姐绝对不是狠心的人,你要去跟何姐姐解释一下,不然的话我怕她误会了宫姐姐。”

何之韵眉梢一挑,道,“小愿?”

过了一会儿,来人穿过小树林,来到了何之韵的面前。

何之韵定睛看着这三个人,尤其是中间的人时,她手里的扫帚猛地是一掉,眼神不是期盼,而是狐疑与不满。

“怎么是你们来了?”

但见那三个人,有一个棋竟,有一个小愿,也有一个绝儿。

小愿笑着过去帮何之韵拿起扫帚,道,“何姐姐,是宫姐姐她去求三长老,把绝姐姐给你带过来,让她照顾照顾你,看看你有什么所需,我知道你也出不去,所以我们特意按照宫姐姐的嘱托,帮你送来的你最爱吃的东西。”

棋竟也看着何之韵道,“宫妍很担心你,但是为了避嫌她不能直接来看你,就想了这个方法。”

绝儿只是笑着看着何之韵,脸上也没有什么其他可疑的表情,而且她手中的篮子,也是瞩目得很。

何之韵眯了眯眼,“棋竟掌事,我知道小妍姐姐对我很好,她也不会抛下我不管,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怪她的。”

“知道你被遣来这里修习是宫妍的建议,但是你也不用满腔的怨气,她也是为了你好。”

何之韵本来是看着绝儿的,可是当棋竟的话说完之后,她一惊,反而望向了他,“棋竟掌事,你说什么?小妍姐姐说我在这里修习?”

“是啊,何姐姐,不然呢?你在这里干嘛?”

何之韵的眼睑,霎时垂了下来,眼底划过了丝丝伤感。

原来,她没有让自己彻底身败名裂,连同对最亲近的人,她也愿意选择撒谎来维持我的面子和自尊......

“你怎么了?是因为修炼哪里不舒服吗?需要我帮你把把脉吗?”棋竟关切地问道,却反而引来绝儿的不满。

绝儿过去把棋竟的手拉开,瞬间将他们二人的距离扯远,随后看着何之韵笑道,“何姑娘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看这精神面貌不像是有病的样子,怕是辟谷不惯,还是要吃些东西才能好。”

小愿眨巴眼看着她们两个女生。

而何之韵却没有半点的笑容,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棋竟奇怪地和小愿对视了一眼,随后他摆了摆手,让小愿走过去他的身边,小愿也听话地过去了。

“怎么不是风儿华儿或是代儿,偏偏是你来了呢?”

“何姐姐,其他的姐姐都没空,只有绝姐姐可以,她还给你带了吃的,你就慢慢享用,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她说。”

棋竟也说道,“我还有事,而且本身也不可以在惠流池久待,便先回去,小愿会在外面等着绝儿,如果没事了,绝儿就由小愿护送回药医馆。”

绝儿转头看着棋竟,笑道,“好,这里便交给我,你们放心吧。”

棋竟朝着绝儿和小愿点了点头,然后也拉着小愿一起出去了。

这里,霎时间只剩下这两个女孩的硝烟。

绝儿不慌不忙,走到石桌边,把篮子里所有吃的东西都给她一一摆出来,全部都是何之韵平常最爱之物。

何之韵的脸色很不好,看着绝儿,她的眼神里,都似乎在传递着绝对有事的感觉,何之韵的手,拳头在微微攒紧着,而且似乎在颤抖。

“何姑娘,这些都是小妍亲自吩咐给你带来的,你不来尝尝吗?”她说话的口气,中规中矩,可是让何之韵听着,就是字字带着锋利。

何之韵转头,用凌厉的眼神盯着她的方向,却也不作任何言语。

绝儿冷笑,“怎么?还怕我会下毒?这是什么不成文的怀疑?我下毒给你,对我有什么利益?”

何之韵不说话地看着她。

“而且,小妍心地好,说你是在修炼,粉饰太平替你稳下了面子和尊严,但我可清楚,你何之韵,是那两名火铃殿弟子真正的仇人。”

何之韵还是看着她,蹙眉,也因为她此话,神色紧张了起来。“你想说什么?”

“我当日,看到了你在百视堂的举动,对你的计划,也是一开始就明明白白,只是没有说明罢了。”

她正了正身,对此事的惊讶程度倒是不高,且她镇静地抬头问道,“那你这个时候跟着来,到底是想做什么?”

“哼。”绝儿自己坐下,随手拿起一块糕点,把玩了一下,抬眸道,“小主人,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儿啊。”

因为她的一句“小主人”,何之韵的身子猛地一颤,然后一个箭步,便往她的方向而来,而且“嘭”的一声,一掌重重地落在石桌上,那些糕点也差点全部腾空而起。

绝儿反而波澜不惊,把糕点往嘴里一送,挑眉道,“小主人,气急败坏可不是主人教给你的处事方法,好心给你送的东西你也别糟蹋,毕竟是小妍送的。”

“你到底想来传递什么?”

绝儿的眸光,忽然变得阴冷,起身与她咫尺之间,盯着她,道,“主人已经等你等得不耐烦了,你到底何时把东西上交给他?”

何之韵的双眸,也霎时放大,她也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问题,只是没想到精准如此。

“我有说过我得手了吗?”

“哼,你没得手?你这话说给我听我都不信何况是主人?”绝儿的眼神变得凶狠,直直地盯着她,“小主人,从我第一天知道你的时候,也从你第一天踏入华录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你的行为也在我的观察之下,我是时时刻刻会给主人报备的,你这大考赢家,若是跟主人说你计划失败谁会相信?”

何之韵被她逼问地节节后退,都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但是眼神上,何之韵并没有胆怯,她直视着绝儿,没有恐惧而言。

“绝儿,我每次看到你,我人都不舒服,就是因为你是带着师父的另一双眼睛在华录盯着我!”

“我管你看我舒不舒服,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想如何给主人交代,是要我帮你传达,还是你自己去跟主人说清楚?”

何之韵反手抓住她,反问道,“你经常给师父他们传递信息,是不是里面也有关于我的东西?你要捏造是不是轻而易举?”

绝儿一把把她甩开,直言,“小主人,你的事情,我都有斟酌之后再告知给主人,我可是留有不少的后手。”

“你......”

“所以小主人,你还是尽早把该交出来的东西都拿给主人,我这也好办事啊,你不是想报仇吗?你拿到的东西就可以替你雪了这恨,怎么现在你倒是犹豫了?”

何之韵双手握拳得紧,看着绝儿的眼神也多有怨气,“师父他们近来的动作太大,已经引起了华录和涂山的不满,加上,独尊塔还在他们手上!”

绝儿冷笑,也满不在意,“主人的事情,我没办法横加干涉,而且他们有他们的野心,要是得手了,我们自然是跟着享福,也不用再做什么杂役,我倒是无所谓这些神器在谁的手里......”

“你只在意你的棋竟会不会被别的女人抢了去!”

绝儿的眼神一狠,一个突然竟然甩手便想给何之韵一巴掌,但是因为何之韵的一个凶狠的眼神,她也不敢贸然动手。

“我是你的小主人,你要知道你的身份只是师父的棋子而已,还轮不到你那么嚣张!”

“我的地位是没有你高,修为也没有,但是你别忘了,我们是互相牵制,谁也惹不了谁。”绝儿一下子也是气场上来,与何之韵之间倒是不相上下,“小主人,你当初一上华录便对索雨仙师情有独钟,半夜舞剑传情,你以为我没看到吗?”

“你又想干什么!!”

绝儿似乎在这个时候占了上风,何之韵已然快要狗急跳墙,她不过是云淡风轻地道,“小主人,那时我偷偷上木峰,为了与你商量主人的事,与你建立联系,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没想到从那时起,我便知道了你对索雨仙师这不该有的感情。”

何之韵内心一颤,猛地想起之前,她第一次与绝儿有秘密谈话的时候,是之前,又一次月下,她给索雨舞剑之时......

那个时候,她回了自己房间的时候,才发现了绝儿来找了她,而且绝儿也递给了她一张,她师父亲手些着“何之韵”三个字的字条。

“就是那个时候?”

绝儿没有过多的冷嘲热讽,于她而言这些都不是重点,也不是最重要的,她只是问道,“你到底,要什么时候给主人一个合适的交代呢?”

何之韵咬唇,不作答。

“小主人,主人真是不耐烦了,他知道你这大考赢家是想着要报仇雪恨的,所以信任你,也给了你有用的方法把神器套到手,你可别说你没有,这样的话主人会失望的。”

“我的事,不用你管!!”

“可是没办法,主人确实是命我催促你一番,免得你这里羁绊太重,最后好不容易到手的却想着拱手相还给华录,那不就得不偿失,你还暴露了吗?”

何之韵一脸不满地看着绝儿,更是反问,“我已经害得小妍姐姐引血了,你知道吗?她以后要是与华录结界缔结,那华录出事第一个受害的就是她!!你还有没有良心?”

“这不是我的问题,我都说了是主人在催促你,至于小妍的生死自然是听天由命,况且她的命这么好,两位师父都是华录至尊之人,你还怕她会死得很惨?”绝儿转身,又是冷言道,“况且,我知道,你也算是一半一半在利用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都是她给你收场,你对不起她的地方可多了,还怕这一回?”

“你给我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小主人。”绝儿的气场,瞬间比何之韵要高出许多的霸气,“安粤如今是公然与华录和涂山为敌了,你可是实实在在的安粤中人,安粤主尊实实在在的唯一弟子,把你送进华录也是为了给你报仇,你别对不起主人的一番苦心啊,他教养你这么多年,总该是为了你的一切。”

她的脸色,变得越发的不好,因为绝儿的话,实在让她揪心得很。

“小主人,我是知道你有孝顺之心,对主人也是百般的依赖和崇敬,所以我相信你定是不会让他失望,你会乖乖地,把东西交出来的对不对?”

绝儿转身缓缓地靠近何之韵,说话的语气也是温柔不已,可是就是话里藏刀令何之韵浑身不舒服。

“我自己会斟酌!”

“你能有什么好斟酌的?眼下主人的计划俨然要实行,你再不把关键的东西交给他们,他们何以能成你所想?”绝儿阴冷地笑着,看似人畜无害,“一旦主人踏平了华录,那便大可与魔冥一抗,到时候坐拥华录的人或许会是你,你难道不想高高在上地报仇,让你恨的人,向你俯首吗?”

何之韵的心在颤抖,手也在无力地攒拳,眼睛微微一闭,像是把这里的繁华都关进了自己的眼里,她为难不已......

“别再有什么顾虑了,华录有什么好的?除了你爱的索雨仙师,一个个的都不值得,所以,你还是乖乖听从主人的话,让他的计划,更上一层楼如何?”

听着绝儿带着一丝蛊惑的声音和话语,何之韵抬眸冷冷地瞟向了她,“那你呢?风华代是你的亲姐妹,你背叛了她们这么多年,你不觉得,你才是那个狼心狗肺的人吗?”

绝儿的眼底,霎时阴暗划过,先前的那一幕幕姐妹之间的美好记忆犹新,以前还是那么美好,她还是笑得开心的,可是她从一开始就和她们不一样。

“你难道就没有真正把她们当成亲人过?”

“你此时只需要顾好你自己,把事情给主人完成了。”

何之韵冷冷摇头,而且冷笑着,带着一丝嘲讽,“风华绝代,这多好听的名字,你们四个,在外人眼里,就是那至亲的姐妹,可你不也是个笑话,现在还来这里跟我提华录羁绊的事情,你真是冷血无情。”

“我都说了,我的事,你没必要管。”

“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你的亲姐妹!!你根本就不是她们的亲姐妹!一直以来你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安粤的棋子,安粤的细作!!”

何之韵的话是喊出声的,所以萦绕在惠流池这一带是极为刺耳,不幸,这如此惊天秘密的话语传得太快,被刚刚要进来的小愿听得一清二楚。

小愿猛地把自己的嘴巴合上,他被吓到了,惊悚不已,赶忙躲在树后,可是因为踩到花草的声音有些大,何之韵一个修仙的人还因为激动没有发现,反而是绝儿这个绝对卧底敏捷地察觉到了他的身影。

绝儿的眼神穿透了何之韵,也穿透了那些树木和花草,阴冷到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竟然,没有了往日她自己的半点影子,此刻的她像是一个杀手,像是一只盯着猎物的猛虎。

“你没话了是不是?你也不敢说了是不是?”

绝儿看向何之韵,眼神竟然比刚才还要再凶狠,“你知不知道,你又要害得人去死了!!”

何之韵对她的话很是不满,把她推开,然后猛地把桌上的一个盘子拿起,把里面的糕点全部倒掉,又是把盘面一摔,很快就拿起那碎裂出来的最大的一块,指着绝儿。

“你想做什么?”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而且,我也对你感到不齿!”

“所以你是一不打算交出东西,二还要杀我灭口?”

何之韵讪笑,根本就没有要把绝儿放在眼里的口气道,“是个人都有情,我对索雨仙师是有情又如何?我是对小妍姐姐抱有愧疚又如何?我是个人,师父教养我我也懂得感恩,可是现在我在徘徊之际,没有人知道我的心情,反而是你这没心没肺的人,还只会来跟我讨要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硬生生把很多人逼上绝境?”

“你敢违背主人的话?”

“我没有,师父做事都有他的道理,他想清理仙界我能理解,他要神器为我报仇,为自己雪恨我都能理解,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我已经陷入了两难,就不能给我些空间和时间吗?一定要这么逼我吗?”

绝儿反而更加地冷淡,道,“你自己杀了人,自己嫁祸了东方茉,你自己该受的罪和别人有什么关系?现在你要是不想自己交给主人,那就由我代劳!”

“呵~”何之韵冷笑,“出了我的丹田,那气息,你想怎么掩盖?你又想如何带出华录?”

“这个我自有方法。”

何之韵一听,霎时是蹙眉,“难不成,师父也给了你锁器?”

这锁器,无非就是他们自己琢磨出来的好东西,是专门用来锁住神器的,而且能保证神器气息绝不外泄,看样子何之韵似乎有。

绝儿一笑,“主人的计划,没有什么漏缺,好像也只在你这里出了问题,你对他已经不是唯命是从了。”

“我没有,我只是需要时间!”

“小主人,你这一身修为,可千万不要浪费在华录,你还得到了华录的圣水,增了那百年的修为,主人是把你当成亲生女儿的,你可千万别叫他失望。”

何之韵手里拿着的那块碎片还是没有放下。

但是绝儿也没有怕她,不过是走过去,轻轻把她的手按下,然后也轻轻地掰开她的手指,把碎片给她拿了下来,丢在了地上,何之韵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而已。

“小主人,凶器还是少些去碰,不然你伤了自己,我也不好给主人交代。”

绝儿转身,眼神却是落在了方才小愿消失的那个方位,眸光一冷。

“绝儿,你当初成为师父棋子的时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就想知道,你对风华绝代,没有感情的吗?”

绝儿的眼底,还是那么冷淡,她只是背对着何之韵,但是语气和背影一样让人觉得寒意十足,“我一开始,也是被主人给收养,你说呢?”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华录里最大的外族细作,是你!”

“我也没做什么,这么多年我也安分守己过,一切,都是在你们来了华录之后发生了改变,尤其是宫妍!”

何之韵的眼神,一下子对她也是不满了起来,“我早知你对小妍姐姐多有不满,不过也是因为她与棋竟掌事之间的亲密之举,就是因为所谓是他们刺激了你,你才会行动加快,不再拖沓,对师父的命令,唯命是从吗?”

“你对索雨可以,那为何我对棋竟不行?你好自为之,东西我送到了,话也带了,接下来你该怎么做,我相信你是清楚的,小主人!”说完绝儿决绝不已,她头也没有回,只是留给何之韵一个背影,然后脚步急促地往小愿的方向而去。

何之韵阴冷地看着她远去,不禁对着她的背影冷笑,也环顾了下狼藉的现场,有些吃的没有损坏她也庆幸,因为她崇敬的小妍姐姐,对她还是没变。

只是这绝儿......

“我已经,里外都不是人了,我不想再欺骗小妍姐姐,但更不能背叛师父,大仇也不能放下,我到底该怎么办?”

随后,她朝着天空大叫了一声,哭泣声便传到了外面绝儿和小愿的耳朵里。

“这,这何姐姐,何姐姐,是,是怎么了?”小愿看到绝儿的时候,明显有些在发抖和害怕。

绝儿看着小愿的眸光冷冷一闪,随后笑着回道,“怕是感动了,她方才也哭了呢。”

“是,是吗?”

“是啊,那小愿,你应该先把我送回药医馆了吧?”

小愿抿了抿唇,显得为难,刚刚听到的,他但愿是假的,随后点了点头,很快化身为一只大鸟,让绝儿坐上。

展翅,也带着坐在他身上阴险的绝儿,回了药医馆。

惠流池中的一切,或许除了小愿没人知晓了,方才那一幕幕,都已经在昭示着,原来安粤说了那么久的细作,除掉了徭帘钩,就是绝儿,原来安粤那个所谓的黑影主尊的徒弟,说到最后竟然是涂山仙夙信任不已的何之韵。

绝儿,竟然也不是风华代的亲生姐妹,一开始只是安粤的棋子罢了。

而回想她们之间见面时候的种种异常,现在倒是明了,为何总是这般诡谲,而何之韵之所以会种种的为难,也是因为,安粤与她之间的联系,大到让人无法想象。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