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华巅录之仙神谣 第九十九章 淬炼仙铃,自请寻矿

第九十九章 淬炼仙铃,自请寻矿

    翌日,赏罚院。

“今日你大清早就跑来我这里,就是为了做这个铃铛?”

东方茉手里拿着端着早膳,看着里面的涂山仙夙认真地坐在书案前钻研着从病老那里要来的一个很精致的铃铛,也是一阵无语。

涂山仙夙一直看着,都没有移开过眼。

“我说,你是想自己做,那干嘛总是盯着另一个看?”

“小茉儿,我在想,什么样的铃铛才是最别致的。”

东方茉放下早膳,自己拿起勺子就开始吃了起来,“好端端的,做这个为何?”

“我想送人。”

东方茉手里的勺子一怔,有些惊讶,“送谁要送个铃铛?”

“你不懂。”涂山仙夙起身,走到她用膳的桌前坐下,垮着脸,道,“这是之韵告诉我的,是他们东疆的风俗来着。”

可是,东方茉一听到何之韵的名字从涂山仙夙的嘴里脱口而出,霎时间似乎粥也喝不下去,勺子一下子就放下了。

涂山仙夙这才发觉,她们之间,还是有些事情没处理完的。“小茉儿......”

“你见过她了?”

涂山仙夙点点头,略显得无辜。

“然后没说什么对吧?”

涂山仙夙又点了点头。

“那你找她,仅仅是为了你这所谓的仙铃吗?”

涂山仙夙猛地摇头,“我也是有目的性的去找她,可是因为我看不出她是会为非作歹的人,才不想问出口的,况且我要是没什么证据,直接这么说她,免不了也是一阵怀疑,毕竟也是朋友啊。”

“可是那是真的,确实是她,有出现在我房间附近。”东方茉喊道,“宫妍,你可是见过我最狼狈的模样的,我所有的苦衷,你现在也都是明白的,我的想法只有我娘,我又不可能去害人,更不可能是栽赃别人。”

“我知道我知道,你给我些时间,我会帮你洗清冤屈的。”

“我不是在意我自己是不是被冤枉,我只想告诉你,何之韵绝对不简单,你要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很愿意和你做朋友,更不是所有人都会对你付出真心。”

涂山仙夙也不是不明白,只是相处了这么久,她也实在是想不出何之韵为什么要做出所谓的坏事,这些事情直接影响了她和自己之间的感情,还会让涂山仙夙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

她叹了口气,“我找个时间,定排查清楚。”

“宫妍,你要是觉得为难,我绝对不会逼你,只是,我的事暂时不要紧,而你就最好不要和何之韵说太多,走太近,加之,她可是刚刚进过淳沨阁的。”

涂山仙夙皱了下眉头,她倒是没想到这一层。

“她去里面,拿了仙法出来,可是我昨日稍稍一看,她拿得似乎不是她所擅长的那些法术,修炼起来,可能有些难度,甚至还根本就不适合她......”

东方茉沉下了脸,也垂下了眼眸,继续吃着自己眼前的素肉粥,“要是有心挑选的话,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可是,这也并不代表,她有什么异常啊。”

“你是不是真傻?”东方茉已经对涂山仙夙的无知和愚昧的善良彻底失去了希望,“不去查清楚,你能判断出是为什么吗?”

“难不成,之韵真的有什么其他的难言之隐?”

“你等着吧,日久,总是会见人心。”

涂山仙夙低头不语,也望了望那边的仙铃,若有所思。

东方茉循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不禁蹙眉,疑惑道,“你做这个,到底是有些什么意思?”

涂山仙夙望着桌面上的仙铃,轻声道,“想送给,自己心里的人。”

“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着要怎么做才够别致。”

东方茉很是奇怪,也不能理解她,道,“你对谁这么上心?”

“一个很重要的人,不然你给我提提意见,说我要怎么做,才可以让仙铃变得别致,变得有趣?”

东方茉蹙眉,无奈地看着她,“若是会提炼银矿,倒也是个能耐。”她悠悠地说着,不时往自己嘴里送进素肉粥。

涂山仙夙像是被点醒的模样,猛地起身坐到她身边,凑近她道,“提炼银矿?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用银器来制作这个仙铃吗?”

东方茉瞟了她一眼,“自己意会。”

涂山仙夙顿时喜笑颜开,差点忍不住要抱住东方茉来个亲密香吻,可是东方茉的嫌弃不是一句话可以形容的。

“小茉儿,还是你聪明。”

“不。”她含着素肉粥看了她一眼,蔑视道,“是你自己蠢。”

涂山仙夙蹙着鼻子,有些不满地看着她,“看在你帮我出主意的份上,我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

“这么说还是你大度了?”

“我可没那个意思,只是你今天实在是反常了些,你在华录最需要送礼的人不是只有病老和玄尊吗?”

涂山仙夙俏皮地撇了撇嘴,“我要是送这个给两位师父那指不定是天下大乱呢。”

“为什么?”

“因为这个不是送师父的!你又不是东疆的人,你怎么知道?”

东方茉瞪了她一眼,“我可不管你想做什么,只要别危害到我就行。”

涂山仙夙“嗤”了一声,略表示不屑,“小茉儿,你可太狠了,我好心好意来陪你,这大清早的,我连师尊的安都没有请呢,你竟然是这样的态度。”

“总之,你要是真想照我说的,用银器来制成仙铃的话,倒是可以直接去找玄尊要些纯银的矿产物啊。”

涂山仙夙身体一个激灵,眼巴巴地看着她,“师尊那里有吗?”

“你也可以进后山看看。”

“可是后山有结界啊!”

“你不是有宫令吗?”

“哦哦,对。”

东方茉一脸看傻瓜的表情看着她,真真觉得她今日着实是反常,说是来陪自己,但是心基本上都飘到外面去了,不知道几里远。

“你今天真是......”

“我怎么了?”

她不想说话,也不想再理会涂山仙夙,就低头继续吃着自己的早膳。

“小茉儿,后山有银矿吗?”

“按道理说,应该是有的。”

“虽然提炼不难,可是要挖矿的话,这么动用后山的公共产物真的好吗?”

东方茉轻轻瞟了她一眼,反问道,“你是华录首徒,手上不仅有散游牌还有宫令在,你还需要顾忌吗?加之,后山根本就不是公共的。”

涂山仙夙现在才发觉,其实东方茉有些不耐烦,许是因为自己今日的表现,也确实迟钝了些。

“我还是不去后山了,保险起见,我出门找矿场,到别的地方挖去。”说完涂山仙夙起身就往外跑出去,连个头也回给东方茉看。

东方茉叹气摇头地看着她,也回头看着她遗留在桌面上的那个仙铃,“真是一整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谁也都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真不知是福是祸。

潼峰,九冰宫。

“你要去找银矿?”风七辞正喝着清茶,看着凉薄的书本,忽而听到涂山仙夙风尘仆仆进门,还说要去找什么银矿。

“嗯,弟子有些事情要做,想找到银矿,自己淬炼。”

风七辞不解地看着她,“你不是说,你想处理东方茉的事情先吗?为何总是头脑发热?”

涂山仙夙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小茉儿的事情弟子心里有底,她不是凶手这是肯定的,但是要揪出那个真正幕后的人,确实不能有打草惊蛇之势,此事,不能太声张。”

“此话之意,是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涂山仙夙抿了抿唇,不摇头,但也不点头。

风七辞蹙眉看着她的表现,有些奇怪,看着她很认真地问着,“难不成你真的已经有了方向,只是不查?”

涂山仙夙抬头看着他,还是一样不肯说话。

风七辞叹了口气,“四儿,为师知道你善良,可是既然是自己要做的事情,那就要做到最后,就算中间,有你不想要看到的答案。”

“弟子明白,只是弟子还是觉得这件事,要给弟子一些空间,还没确定会不会和某些细作扯上关系,现在也只能继续委屈着小茉儿,但是请师尊放心,弟子绝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才要去调查小茉儿的事情的。”

风七辞点了点头,也没有怪她的意思,只是道,“四儿,东方茉就算再不济,那也确实是断肠居的少主,我也相信她不会做如此之事,可凡事皆讲究证据,你光有信任她的心,也没什么用。”

“弟子明白。”

“这件事情前前后后也颇为蹊跷,为师当时也是为了大考,并没有多加插手与放大,现在风波都过了,你想查清楚,为师不拦你,但是,一定要小心,华录里也是狼虎遍地。”

师尊的意思也就是在华录还有的那些他人的棋子,尽管是拔掉了圣冰这颗大钉子,也还是有其他多余的在。

若是放松警惕,指不定可以更好地引蛇出洞......

至于小茉儿那里,我也的确要好好正视之韵,尤其是之韵的底细......

“四儿?”风七辞轻轻唤了她一声。

“啊?师尊有何吩咐?”

“倒是没事,只是想问你,你为何要采矿?”

涂山仙夙咬了咬唇,笑道,“淬炼银器啊,想做点小东西,而且觉得亲手采矿会更加有意义。”

“淬炼银器?”风七辞低头看着自己的书,喝着清茶,道,“何须你亲自动手,采矿也是不易,要是想的话尽可与为师说,为师这九冰宫中,也不乏那些金银珠宝,你随便拿两件去溶解了即可,何必要辛苦去采矿?”

涂山仙夙侧头笑着,想小孩子一般道,“师尊,您的宝物,弟子怎么敢乱动?”

“于为师而言,你才是宝物。”

涂山仙夙感到受宠若惊,风七辞在她眼里也不单单是“师兄”和“师尊”的角色了,有种父亲的感觉,亲人的感觉,让自己从前就对他所有的那种依赖,更加地坚固。

“弟子,可是不会回绝师尊的赞赏的,师尊您可不要这么大方就夸我是个宝啊。”

风七辞抬眸瞟了俏皮的她一眼,被她眼底的单纯和一丝可爱征服,也笑了。“无妨,四儿本就是这般如珍似宝。”

虽然很开心,可是涂山仙夙越听,就越是想起神荼。

怎么感觉师尊也染上了落歌那样的......这种调调,怎么觉得像是情话啊?

她傻笑着,也清醒地拍醒自己,胡思乱想的东西全部拍散。

“那师尊,可不可以告知弟子,哪里有好些的银矿?”

“当真要自己去采矿?”

见涂山仙夙猛地点头,风七辞也无奈地只能从了她,“为师同你一起去如何?”

涂山仙夙急忙摆手,“师尊每天都很忙,虽然现在看着是挺闲的,可是弟子知道,师尊有很多的公文要处理的,长老们本就对弟子不满,现在要是再让师尊陪着弟子瞎胡闹,指不定要让师尊挨骂了。”

本来挺严肃的画面,却被涂山仙夙一句话给弄得好笑,风七辞也是没忍住,低头勾起了唇角,“在华录,四儿认为,还有谁敢让为师挨骂?”

“可是长老们本来就是......”

“长老们就算生气,也无话可说,为师已收你入室,他们可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涂山仙夙四处瞟了瞟,嘟着嘴点头道,“师尊为了弟子,走了不少华录门规不许可的门道吧。”

“此事与你无关,你不用担心太多,你不是要去采矿吗?既然不用为师陪着,那为师随意指派个人陪你去,如何?”

“我该去哪儿?师尊你又要派谁?”

风七辞云淡风轻,一脸的淡定,眼睛没有离开自己手里的书,直言道,“招摇山上的银矿不少,而且可能还能采出些红矿,那也是珍品,你尽可带着为师的修书,去招摇山找贤艺宗师便可。”他顿了一会,挥袖潇洒地幻化出一封金光的书函,自己飞到了涂山仙夙面前,涂山仙夙伸手接下,也是一脸的好奇。

“贤艺宗师?”

“自然是你的前辈。”

涂山仙夙知道他,和病老是有的一比的老骨头,同样都是高手,同样是仙界的好手,受尽尊崇。

“至于谁同你前往,为师思来想去,还是徭帘钩最为合适。”

“啊?”涂山仙夙不禁一惊,“徭帘钩?怎么又是他?”

风七辞瞄了她一眼,侧头道,“你不愿?”

“倒也不是......”涂山仙夙垂下了眼帘,徭帘钩和自己显然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而徭帘钩待在华录也是心不甘情不愿,这样总归会憋出病来......

“为师不是让他保护你,而是让他陪着你。”

风七辞淡淡的话,让涂山仙夙瞬间心领神会,“师尊也是有意,要化解我和他之间的恩怨吗?”

“他不喜华录,为师清楚,在药医馆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心里的愤恨却绝对不会减少。”风七辞抬眸,“四儿,徭帘钩的背景,其实说复杂也不复杂,但说简单也不见得。”

“何以如此说?”

“为师对徭帘钩,可不是没有本分防备。”风七辞说出此话的时候,眼底里划过了一丝阴冷。

涂山仙夙知道风七辞的深意,可还不能够完全理解,“徭帘钩,现在也是怀疑对象了吗?”

“你先去招摇山吧,找到合心意的银矿之后记得回来就好,徭帘钩那边,为师自会让人去说。”

涂山仙夙点头,不说话,便转头出去了。

而风七辞看着涂山仙夙远去的背影,眼眸微微一沉,忽然拿起一页信件,打开来看的时候,赫然就是徭帘钩对外传信的内容。

“新鹰。”华录是时候,彻底清理之前那些,杂留的门户了。

徭帘钩不会什么仙术,所以只能被涂山仙夙拉着去,站在她后面,委实像个拖油瓶。

在云端里穿梭,他很不自在,紧紧拽着涂山仙夙的衣袖,不曾放手。

“你害怕?”涂山仙夙理所当然地站在前面,用一种略带挑衅的语气问着他。

“你,你别说话,好好看路!”

涂山仙夙在前方低头一笑,“不用担心,掉下去的时候,我会去捡你的。”

“我说了你别说话!”

“别这么不领情嘛,你看你待在华录也是整天不舒服,我现在是带你出来散心,别等会你在华录憋出什么病来,那麻烦的也只是药医馆的人。”

徭帘钩在她的身后鼓起了脸,很是生气。

涂山仙夙不能看见他,所以继续道,“你也要出来看看风景,师尊的意思不是让你保护我,而是希望你我的恩怨可以化一化,我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已经没那么糟糕了,可是你和我之间还是有那么一点的隔阂。”

徭帘钩听着涂山仙夙的话,在她身后抿了抿唇,略有所思,却不回话。

“一年之前,杀伯父绝对非我所愿,而你那时失控我也可以理解,你讨厌仙界,我一样不会说什么,只是你以后的路还是要走下去的,我还是建议,你可以和我师父或者是棋竟他们多学些东西,也可以在药医馆里助力。”

“不可能!我不可能会在华录久待的。”

涂山仙夙侧头,虽然没能看到他,可是也疑惑道,“你出了华录,你想去哪?你身上没有什么能耐,你到哪里能活下去?”

“我......”徭帘钩顿时间竟然无力反驳。

“还是留在华录,学些医术也行,以后要想出去,行医救人,那也是一个好的归宿,人啊,还是不可以把仇恨一直挂在心上,何况我和你之间,那根本不叫仇恨,是叫恩情好吗?”

徭帘钩更是恼怒了会儿,张嘴就问,“哪来的恩?”

“伯父那么痛苦,是央求着我杀了他的,我虽然不愿意,可是伯母已经那样了,伯父的请求我没道理拒绝,加上,我不杀他,他自己也会自我了断,结果不也是现在这般?”涂山仙夙顿了会,听见他也不出声不作答,便继续问道,“而且你这么久以来,都鲜少再说起报仇之事,究竟是为何?”

徭帘钩一下子像是被戳中了什么命门,猛地一惊,连着涂山仙夙脚底的胭脂剑也晃了两下,“你做什么?!”涂山仙夙急忙稳住,吼道。

“我,我......对不起。”他小声的一句,却让涂山仙夙吃惊。

“你是想瞒着些什么吗?”

“我没有!”这一次他倒是理直气壮,没有一丝的犹豫。

“那你紧张什么?你乱动的话,我们都会摔下去。”

“我......”他试探性地张望了下云层,看见下面的高度,忍不住一个哆嗦,更是拽紧了涂山仙夙的衣物。

“都说了你不用害怕了。”感受到他力度的加大,涂山仙夙还真庆幸自己衣服的料子好,不然迟早被扯坏。

“我没在怕。”

涂山仙夙低头看了下他紧紧拽着自己的手,然后扯了扯嘴角,却也不想多说他些什么,继续刚才的话题道,“伯父伯母的事情,我现在觉得,和北国丞相时希镇大有关系。”

“不可能!”徭帘钩在涂山仙夙话音刚落之际,猛地接上,而且一下子就是否定,相当坚定。

“为什么?”涂山仙夙蹙眉,他的反应有点不对啊。

“就,就不是,那不可能。”

“所以我是问你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他也是安粤的人,是安粤核心的人,和那什么主尊干系匪浅,想要动毒,轻而易举好吗?”

“你没证据又凭什么这么说......啊————”徭帘钩话未完,涂山仙夙便猛地纵身,操纵着胭脂剑直冲而下,徭帘钩一时没反应回来,被吓得大叫。

涂山仙夙淡定从容,在招摇山下准确着陆。

着陆之时,徭帘钩还是没反应回来,还在那惊魂一刻之中,但是涂山仙夙收起胭脂剑的同时,便反身严肃地对着他说,“就凭借,当日在不庭荒周境大考之时,想要伤害我然后夺取流丹旗的,就是他!”

“你说什么?”徭帘钩许是没听清楚,而且也是在脑袋不太清醒的状态下。

涂山仙夙看着他这样,无奈地摇了摇头,“总之你记住,那个时丞相,可不是什么好货色。”

徭帘钩也还没来得及反驳,招摇山下的弟子就已经是急急忙忙上前来接驾了。

“敢问可是华录首徒,宫妍上仙?”小弟子上前恭恭敬敬地欠身行礼,身上穿着浅灰色的袍子,显得招摇山的门风倒也不是那么严肃。

涂山仙夙迟疑了一会,倒是在想他这句“宫妍上仙”,确是有些过誉了。

“仙童不必如此多礼,还请把师尊修书一封递交于贤艺前辈,弟子恭候便是。”

仙童战战兢兢地接过涂山仙夙唤出的那抹金光,躬身之后,做了一个“请”的姿态,示意涂山仙夙他们进门叙话。

涂山仙夙微微点头,然后回头看了眼徭帘钩,示意他跟进来,徭帘钩此时的情境是只能听从人家的,就算不满意也没办法如何,只能巴巴地跟在涂山仙夙身后。

“宗师在二位来时便已经收到玄尊的来话,遂让弟子在门下等候二位。”

“那真是有劳宗师和仙童了。”

“招摇山一向不对外开放,都是内部的弟子和宗师清修,没有什么严令门规,所以上仙在此处尽可清闲,绝不会受到约束。”

涂山仙夙点头示意,而徭帘钩则是在后面左望右看,显得好奇之至。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