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九歌谪仙传 第94章 096:玄功震摄残阳轩

第94章 096:玄功震摄残阳轩

        096:第十六回玄功震摄残阳轩

    郑逸见凌宵和飘然飞身上了残阳轩,郑逸却冷笑道:“对;越是在高处,就越接近西天,反正你今日是活不成了,死在哪儿随你就是。”说话间,不容分说,人影一晃,便也登上了残阳轩。

    两人落脚,凌宵和见郑逸这身手比之那日大有天壤之别,却笑道:“到还长了几分本事!好;让你领教一下长门的神功,免叫你死的个不明不白。”语毕;长门派天罡玄功乍施,名剑傲雪祭出:“我先让你三分招数,好叫你输的心服口服。”

    郑逸听的此言,顿时火起,但见得修空寺小乘教神功施展来,虎头仙刀风声而起,引焦阳之气,纳锋芒以引之,御汹汹不殆烈日之火,卓显刀风啾啾,烈焰滚滚,越发震耳欲聋,光耀眼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面而来,顿时回旋于凌宵和周身。

    凌宵和虽以天罡玄气护体,但觉周身烈火怒烧,狂飚如潮,一浪接一浪的灼热气息源源不断来袭,使之外界气流不得入内,自己却如同置身火炉中被焚烧,眨眼的功夫,那灼热气息顿时闷得自己肺腑几欲爆炸开来。

    “虽然天罡玄功精妙绝伦,但被郑逸这般狂攻,却也说不出的灼热难受,虽说我自愿让地三分招,却也接过了,但若然我在不出手,自己岂不被郑逸这小子用纯真之火烧焦?”凌宵和心想至此,却蓦地清啸一声,也不顾郑逸以虎头仙刀引焦阳之气以御汹汹不殆烈日之火淫威来狂袭,手中傲雪仙剑再度御起,那傲雪仙剑顿时幻化开来,倏然间玉光暴舞,秋风飚啸;仙剑挥处,天罡玄功暗中催持,以傲雪仙剑之水性,唤天地之灵气,引山川贮存之水,聚而凝之,凝而出之!

    此剑一出,初看时天地间清润滋滋,随风漫迹,忽而隆隆水声而起,青龙山如山崩海啸顿时地动山摇,随后一记暴烈之声传来,那古柏峰上的残阳轩因无力抵御这震天一啸,顿时应声坍塌。转眼之间,青龙山方圆数百里内所有溪流皆升起数百脉巨形水柱,并以冲天之势飞旋而起。

    先闻其声,已觉异常,时而定神一看,整个青龙山顿时如海丘一贝,自己和凌宵和就如同身在水柱淼漫间,随时都有可能被这水柱所湮,郑逸眼下已惧,心上骇然!

    但凌宵和身在烈火之中,自然不觉的郑逸心里上的变化,现在的他却一心只想不再被这怒火中烧,一声清啸之下,傲雪仙剑锋芒正灼,遥指郑逸面门间,那数百脉巨形水柱顿时如同数百条巨龙,在凌宵和的御驾之下,似有灵性般以雷霆威猛之势一起射向凌空舞刀的郑逸。

    郑逸虽倚势修空寺小乘教神功,但手上动作却转而攻守兼备,但任是郑逸如此,却又怎奈抵挡的了这凌宵和清啸一剑?那水龙以铺天盖地之势同时由上而下激射怒喷的俯冲而来,郑逸定神一看,心头一紧,不由的收刀在手,人也随之向苍穹飞起,唯唯躲避。

    但郑逸此刻却又如何躲避的了?那水龙势大,自然不虚此言,凌空看去,郑逸被早震得身体飘忽不定,衣角狂舞,浑圆的手臂虽力握虎头大刀引烈火攻击凌宵和,但那烈火势头早已是大不如前,反而到小了几分的势头,虽蓄势之下再度反击,亦是没有初时的威力了。

    在看烈火中的凌宵和时,他却较之先时节的处境稍微好了几分,道袍随风火翻飞,本就几欲快要灼的欲焚的光景,此时却随风微飘,没有了欲焚的迹象,反而因天罡真气的灌动,双袖也玉光泛泛,斜飞侧击的横扫烈焰。

    但任是郑逸再度数翻相避,那数百条水龙却始终随郑逸狂追,水浪狂舞,碧光曳曳,郑逸稍一失神,那水龙瞬间袭到,郑逸顿时便连人带刀硬生生被撞飞出几十丈远。但水龙不息,不等郑逸凌空立定,那水龙在傲雪仙剑的驾御之下,又狂飚似的席卷攻到。

    凌宵和打量了一眼郑逸,却笑道:“五行之中,水本克火,你即是火属刀系,我这傲雪自然是水系之属了,且看你道行修为怎样。”仙剑一挽,那数百条水龙顿时绕郑逸飞旋,眨眼间却织成一团巨大的太极水波,瞬间便向核心中有郑逸急聚,而如此一招,正是凌宵和傲雪所能施展的仙剑之绝学水龙太极阵。

    两人所修炼法宝皆五行之列,一个温性水,一个刚烈火,五行相生相克,只在本质上就能见分晓,但眼下焦阳之火烧的在疯狂,然水龙狂袭霸道强猛,其间一强一弱就更很明显了。但凌宵和每变化一招,那水龙太极阵更是围心力聚,而被困水龙太极阵核心的郑逸更是苦不堪言,周身肌肤冰冷刺痛,又因水阵内聚,就连面皮也开始渐渐波动,使之变形扭曲,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水龙太极阵压作肉泥擂成肉粉的势道。

    眼中虽怒火闪烁,但虎头仙刀却也渐渐的被压得弯曲了几分,这就不难看出,郑逸已是难再支撑。

    就在郑逸生死难定的紧要关头,忽听“波”的一声沉闷之响声传出,当空水龙顿时应声翻腾,叠浪炸溅,远眺细看,但见云层之上,一只金色巨钵尤自原地不动的悬空飞旋,其霞光织织,金光烁烁,罩水龙太极阵与光影之中。细细眼一看,却将那重重挤压的水龙太极阵震荡的波浪欲裂水柱欲散。

    凌宵和见此情形,心里却不由的屏住呼吸,忽听背后有人却高诵一声浑厚威严的佛号;“我佛慈悲,凌宵和施主且请饶恕这劣徒一回吧!”

    凌宵和回头一看,心里一怔,却见这说话之人三分长眉寿佛的形态,七分尊者模样,一身僧袍结鸠破旧,但却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凌宵和见的这僧,自然认的出此尊者乃天下名寺修空寺执法尊者紫幻尊者,顿时慌忙拜倒:“晚生拜见紫幻师伯!”

    紫幻尊者早走上前一步,善眉微皱,为之一笑:“施主快快请起!”说话时节挽凌宵和起身来,却看了那水龙太极阵一眼,却笑道:“这小徒多受些折磨却也好!”一偈佛号朗声而起,那金钵顿时幻化的只有平常般大小,随之化着一道金光,便疾飞到尊者早已托出的手中。

    凌宵和闻的此言,见此一举,忙道:“晚生多有冒犯了,师伯请见谅!”语毕;傲雪轻挥,道一声“上善若水”法门口令,那张巨形汹涌的水龙太极阵顿时应声分解成数千万点细小的水珠,眨眼间便四散而开,傲雪仙剑向东遥遥一指,水珠如玉,分飞而下,顿时向东峰山麓飘去,无声的润泽在方圆数百里的青龙山之上。

    却说紫幻尊者和凌宵和各自收了各自法宝,郑逸见此一举,虎头仙刀蓦然横摆,闪电般却向南飞去,紫幻尊者见了,寿眉顿时一锁:“顽子哪里去?”手起钵飞,顿时化作一缕金影,抛向向南逃逸的郑逸。

    那金钵飞旋而出,速度堪比幻影一闪而逝,扑风捉影的瞬间却击向郑逸后心。郑逸凌空御刀飞行,顿时觉的一股强劲的真气如一股强劲的潮水,伴随着泰山压顶之势,袭卷而来,堪堪只击后背,郑逸虽仗着有小乘教功护体,但他知道,这可是自己师父的金钵,此法宝的威力天下闻名,虽然师父这一出手还没用到他老人家神功的一星点毫毛,但若只要是稍稍被击中一下,只怕自己非死也伤,一想之下心里骇然,虎头仙刀倏顿,修空寺千均落陨神功急施,人随刀落,瞬间便直线而下,飞坠真如陨石落地般便落在地上。

    却说郑逸脚跟未落稳,忽听紫幻尊者沉声一吼:“我佛善缘!”右手微微向郑逸一招,一股劲风顿时在凌宵和与尊者二人之间旋起,眨眼间便幻化出一条珠圆玉润,通身金光闪闪的佛珠,应尊者一声“归去来也!”佛珠似龙腾风啸,便游离而起,只卷郑逸周身。

    郑逸未来的及反应,佛珠已近身,飞旋之际,绕匝三圈,便奔腾飞起,投紫幻尊者而至。

    这时;却见一个喽啰慌里慌张的小跑着来,一见郑逸被一名老和尚擒了,正要拔刀解救郑逸,却见凌宵和在一旁瞪了一眼,那喽啰顿时浑身都吓瘫了,紫幻尊者也没见看那喽啰一眼,打一佛家口号,郑逸见了,慌忙向紫幻尊者扑通一声跪下:“弟子求师父赦罪!”

    紫幻尊者却看了那喽啰一眼:“施主为何慌张?”那喽啰见和尚问话,又见凌宵和逼视自己,不敢迟疑,便又惊又怕的说:“小的是来告诉大哥来着,那岳家婆娘被她哥哥给救走了。”

    紫幻尊者听的此言,却为之一愣,一时轻叹一口气:“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说话之际,却向凌宵和微微一笑:“施主是为此事而来?”

    凌宵和忙向紫幻尊者躬身一礼:“晚生是受师父和岳先生所托……”

    紫幻尊者却朗声一笑:“我已尽知,上次也是因此事,令师因看在我空门之面和小僧之面,只是善意出手,将这劣子的道行予以禁锢。但不曾想这劣子竟为了解禁,却犯我佛门戒律,入的藏经阁竟把我佛门乘教修真之典盗了去,私自偷学内里之功;今小僧来此,就是受主持师弟之法旨,携此劣子回寺问罪。”话到此处,却语锋一转:“既然那女施主已被救出,凌宵和施主也可回去给令师有个交代了,待来日小僧必亲自登贵派门墙,向令师无虚子道兄请这教子不严之罪。”凌宵和忙躬身道:“师伯言重了!”

    紫幻尊者却微微一笑:“谢罪一定要去的,还烦请凌宵和施主将此话带到,小僧在谢!”然后道的一声“就此别过!”御金钵在脚下,携受佛珠所缚的郑逸便飘然下山而去。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