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九歌谪仙传 第81章 083:夕阳西下一相逢

第81章 083:夕阳西下一相逢

        083:第三回夕阳西下一相逢

    楔子:

    萧萧风声声诉秋,漫漫古道道孤独。

    四野峰回不见烟,万里苍山独风流。

    萧萧风声,萧索古道,萧条而荒凉,萧飒中清秋如斯,随着夕阳渐渐的隐去,向西而行三千里之地便是长留山之所在。

    在秋高气爽的古道上,落叶呼啸,一派衰败景色,更显得古道幽寂。不远处,一抹白影渐渐行来。宛如清秋山野一抹新开的一朵纯洁而非世间所孕育的百合。

    自然因为随意而完美,人亦如此。你看那少女娇跨紫骡缓缓而行,有着一双美丽而灵动的眼睛。四下打量,时而闪出惊喜与兴奋的神色,俏肩柳腰之上,如玉的缕带长长飘荡在空中,如仙女轻舞,又似柔风中的野兰花气质天成。俏皮如玉的脸蛋时不时随着小酒窝,泛起惊人的微笑,却永远掩饰不住那气质中独有的文静,反而在惊人的微笑中,露出娇媚和温柔。

    轻柔的柳腰悬二尺短剑,小巧玲珑犹如少女情怀,静静悬着,仿佛只有它才能和少女最是般配。咋一看,呵;它却亲吻着少女的彩裙哩!

    青丝如雪,随风而舞,一顶百合花花冠轻拢在头顶上,仿佛仙女下凡,却不带一份张扬,就像是与生俱来就不曾失去的纯。远远望去,风尘中却流露着十二分的娴淑。漫步古道,又仿佛本来百花争鸣的春天因少女而羞得失去了春天的活力,转而成了秋天。

    那大山险峻而高耸的身影,也不知是因为少女的存在而故意躲开,或者是被秋风所吹走,而迎接少女的确是一条个性不张扬的平原小道。可能是遇到同样有个性的少女而显现出一展平阳的辽阔气派吧!

    远眺长空,夕阳西悬,不再是漫天落霞,向东向西向北看去,而是蓝如透明而不见底的清湖。一眼看了,顿时让人心胸为之一宽。我敢说,如果是小肚鸡肠的人,来到此处看上一眼。说不定他便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大肚量人了。

    遥望平原中心,却是一座很大的城池。少女骑紫骡而行,并没有注意这一切。不经意将手腕一翻,露出一双白皙的秀细手指,轻轻将飘在白玉无瑕脸上的秀发理顺。就在这时,北方小道上传来一阵歌声。少女的微笑挂在俏脸上,不由望去。却见北方小道上悠悠走来六匹小骡。

    骑驴走在第一位的是一位童颜雪发的道人,脸带三分威,七分尽风流,手中持一只竹箫,正吹着悦耳的清韵。

    第二位驴背上的是一位白衣少年,但这少年却与众不同,别人都是骑驴而行,唯独他是躺驴而行,也不知那天上有美女或是天上有什么好吃的正向他落下来,却勾引的他仰面朝天。一眼见了,少年青春狂发,放浪不羁,却又显的那么飘逸而洒脱,此时的他,正合着前面那位道人的箫韵唱着一曲《行吟曲》:

    头顶一片愁云鉴,佛然漫步离恨天。足踏万里苦红尘,恰似游走望夫山。离情新歌幽幽唱,相思旧调痴痴换。愁情寄语字字愁,伴留秋风潇潇伴。行吟行吟且行吟,孤单孤单好孤单。谁人来怜行吟者,天涯何处觅红颜?

    第三位骑驴而行的是一位美少女,年龄不甚大,约莫十六七岁,瓜子儿脸形,玉腮秀口,玲珑俏鼻,纤眉秀媚,俏肩纤腰,酥胸微隆,娇小可人,让人一见顿觉清灵而脱尘。那一双灵动无比的大眼睛,灵眸流转间,眼波如水,泛着天真盈盈之笑,正弹着玉指点着头与少年的歌声和道人的箫韵构成节拍,一副对音乐很投入的兴奋神色。

    第四位骑驴而行的是一位青衣少年,俊秀文静,沉稳之气暗藏,好像也很喜欢这来自同伙们的雅韵。

    第五位骑驴而行的是一位白衣少妇,一头乌油油的青丝,如瀑布随风而舞的披肩,而那清秀的脸儿甚是清秀无双美艳逼人,却又显的千娇百媚。细眉若柳的柳眉却又是那么的婉约而纤柔,略显哀怨的眼睛似两湾盈盈的湖水,若细细看,你会发现那眼眸深处竟然是一泓用泪水所集成的离恨天上的离恨湖,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怨恨和悲伤,但却又不失娇柔和动人心魄的美。纤巧玲珑的玉鼻,淡淡的红唇秀口,总是有一种让人立刻想抚摸的冲动感,在夕阳的照射下,整个人却显得格外娇媚和美丽;顾盼神飞间,恍若神妃仙子,乍一看,顿时让人见之忘俗,见之忘己,若是你见了这样的美色,你不能自拔心性,三魂七魄怕是保不住了。此时的她,虽也对这来自同伙们的音韵有好感,玉脸露着笑态,但春山浅淡却凝重,岂再是寻常光艳?却一副心事满怀的样子。

    第六位骑驴而行的是一位白衣女子,一眼见之,却是两点秋波尽柔情,一枝娇艳醉春风。但见那女子杏脸玉腮,瑶鼻秀口,俏肩柳腰,长发酥胸,尽显娇美。身作一袭长衫素裙,显的娉娉婷婷,袅袅娜娜,女子之自然凸凹柔美的身体曲线却又衬托出了美人儿丰韵的身材。乍一看既有天然美质,却是淡淡梳妆,愈显得十分妩媚。细顾之下,却宛如仙姝恍若神妃仙子。神情看上去却很是悠闲和怡然。

    此时;道人箫韵一转,却又听那少年唱起了《醉相思》:

    西风疾,夕阳去,仰着愁脸向天对;泪儿如雨,一抹心里滴。苦了心,将神费,双飞燕儿不双飞,皆是那不由已。对着那天儿语,试问;哪个多情的人儿不伤悲?

    这原本荒凉的古道,在传出这等凄凉的歌谣,岂不越发变的凄凉了?少女骑着紫骡走来,与那少年不过一箭之遥的距离,听得这歌谣,却不知怎的,竟皱起了秀眉,好似:无意吟个相思句,有情听个凄凉词。天涯路上多少人,相遇岂是平常时?

    就在玉龙道人和王天羽合韵方停,却见那骑着紫骡的美少女已来到玉龙道人面前,一时向玉龙道人打了个招呼行了个礼,但闻莺莺娇柔之声出口,却听那美少女问道:“敬辞神仙爷爷,我想打听一下,向长门峰怎么走啊,这儿离那儿还有多远呀,麻烦您能告诉我吗?”

    玉龙道人微微一笑,然后用手指着背后,便说:“小妹妹看见没?哪里有一座城,你进了城在向东走上九十里,哪里有一座很大很大的山,那是流云山,你所说的长门峰就是那座山的山峰,离这儿已经不远了。”

    那美少女一听这话,顿时欣喜不已,那绢秀的眉儿顿时展开,便向玉龙道人合什了玉一般的双手,行了谢礼之后便又言谢:“谢谢爷爷的指引啊!”一时却自言自语起来:“哼!看你还骗我,我今晚上见着你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玉龙道人一听这话,却打量了这个娇美的小丫头一眼,不禁笑道:“小妹妹想收拾谁呀?”

    那小美女听的眼中这位神仙爷爷的问话,忙含着柔美的笑,却微噘小嘴娇莺燕语的说:“我师父啊!她前天来长门的时候,我要跟着一起来,免的让人家老是想着她,她却说晚上就回来,结果竟是在骗我,害的人家白等了一个晚上也不见她回来,于是我就自己到长门来找她来了。”

    这话一出,灵瑶却乜了一眼这个不比自己难看的小美人儿一眼,然后用瞧不起的眼光看着别处:“都这么大了,还像个跟屁虫似的跟着师父,嗳!真没劲儿;要是我,哼;躲都来不及呢!”

    那小美女听的此言,知说话的姐姐好像是在说自己,便还了一击:“你才是跟屁虫呢!”

    “个小丑八怪,我又没说你。”灵瑶不爽的微怒。

    那美女却娇滴滴的也说:“个小丑八怪,我也没说你。”

    玉龙道人见两个从不相识的小丫头为这么一个小事就争起了口嘴,且又是师侄灵瑶的不对,忙说:“你们两个别蹬鼻子上脸用言语互相攻击了。”

    那美女听了这话,却用娇滴滴而又柔媚的声音说:“神仙爷爷的话我听,我不说了。”

    王天羽听了这娇滴滴的柔媚声音,却禁不住诱惑的看了一眼这个少女;这一看,王天羽顿时便从驴背上坐了起来,一时又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小美女,却见这位小美人儿竟然比自己的小师妹灵瑶更漂亮更显的娇美柔媚了,一时心生它意,忙靠进了这个美少女,却搭讪着笑:“嘿!小丫头;你问路怎么不问你眼前我这么俊的帅哥哥呀?告诉你,我可比你这位神仙爷爷知道的多哦!”

    那美少女闻言,却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王天羽,便娇滴滴的噘起了秀口儿,后事更精彩。

(本章完)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