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九歌谪仙传 第120章 122:九天原是门中人

第120章 122:九天原是门中人

        122:第十七回九天原是门中人

    话说凌宵逸见小玉走后,随之翻阅天书,从中取一计熟背于心,在读完诸法器施展要领,然后收书入怀便提剑出了军帐,徒步登上城门见狼妖军杀声四起,惊的人心惶惶,便照那天书之计一字不露的口授与伍茗元帅,并建议即刻下城迎敌。伍茗元帅见计可施,便号令诸将,分授战术,旋即出城迎战。凌宵逸则城台拜神,施法以天书之符、鬼神之法、通灵之印、灵幡之剑助桃花国降妖狼兵。即战,狼妖不敌顿时败退而去。

    是晚,桃花国击狼妖于须历城大败,并驱须历城百里之外,次日报捷,桃花国举国上下一片欢庆,凌宵逸知此一战若非九天玄女娘娘授法,此刻欢庆胜果只怕是狼妖了,翌日,逐寻得玄女娘娘堂宇,拜了神明之后,暗中问了一位乡野老叟求的出国之路,便悄然暗遁而去。

    当日出的桃花源洞口,时值一片秋野肃然景色,凌宵逸以为是误入了另一个世界,正自罕纳不已,一个熟悉的声音却从后背悄然冒出来:“入源之时乃春华之貌,此清秋之日正当时节。小儿毋疑,桃花国三日,此界即是三季。”

    凌宵逸回头一看,却见师尊凌风真人含笑打坐在一块青石台上,慌的忙上前行了师门之礼,然后回话说:“弟子愚昧,正自费解方离开了是非之地,如何又误入了不测之处呢,经师尊一提醒,这到明白亦解了小忧。”

    “明白就好。”凌风真人哈哈一笑:“小儿在桃花国化身雯歌军师,献计大败狼妖,功劳不小嘛。”

    凌宵逸忙谦辞:“一切都是玄女娘娘的点化,弟子不过照本宣科而矣。”凌风真人却笑道:“既然有缘,玄女娘娘所授之法还可记得?”

    凌宵逸此时经师尊一提,玄女娘娘所授之法顿时似印在头脑之中一样,便回话说:“弟子笨拙,虽未全记于心,但大都还记的清楚。”话音刚落,但见的一缕玄光投来,凌空飞出一把玄色仙剑,仙剑之上却载着九天玄女娘娘,凌宵逸慌的忙上前行礼,玄女娘娘却含笑道:“师弟不必多礼。”闻的此言,凌宵逸顿时愕然;却见玄女娘娘向凌风真人揖手一礼,并叫了一声师尊,凌宵逸更是不解了。

    凌风真人却捋须笑道:“小儿不用多想,你的这位师姐叫凌宵九天,是你一位俗家师叔的弟子。你入桃花国之后,吾道便命你师姐化身玄女娘娘,是为了传授长门之法于你而设的局。”然后在凌宵九天的面前弹指一拂,凌宵九天顿时由人首鸟身变幻成了人体美女师姐。

    凌宵逸却道:“小弟多话,只求师姐一解,小弟与素女娘娘小会,也是师尊所按排的吗?”

    “你看看你自己的脸就知道了。”凌宵九天道:“那是一梦之幻。”一时转开话题,便向凌风真人揖手一礼:“小师弟既然出了桃花国,还请师尊和小师弟移驾含烟峰,师父虽腿脚不便,已恭后多时了。”

    凌风真人将怀中云拂一摆:“含烟峰就不去了,吾道锁事诸多,你且回去好好照顾你师父去吧!”说完话,便对凌宵逸说:“桃花源顺溪而下乃是秋水城,此城也到算的上是水上之滨,城之东有一座玄刹道观叫古井观,玄观中有一口上古神井,吾道常去此间饮井水洗心涤性,小儿随吾道一同前往体验洗心涤性之妙,必不枉东游一趟。”说话间,携着凌宵逸便驾鹤顺溪流而去。

    行不数里,桃花源溪流较之源头之水稍有三分激昂,凌风真人却突然笑道:“长门之玄功,玄之又玄,你师姐所授你之玄术奇功只是我长门玄功之皮毛罢了,现在为师考验一下你,看你水遁之术如何?”话及出口,云拂向凌宵逸一挥,便将凌宵逸扫下仙鹤之翼,凌宵逸猝不及防,顿时惊的魂飞天外,整个人也似折翅的云雁,从天际直线向溪流坠下。

    眼看着人已落水,凌宵逸脑海里还哪里想的起师姐所授师门之法?一时到似个张牙舞爪的四脚兽在水上乱舞,凌风真人驾鹤而立,见这小子如此作态,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水遁之功在于无相之法门,欲施水遁之功,当步八封之理,坎位先行,你这蠢蛋为何忘了?”

    凌风真人话当出口,凌宵逸却早已落入水流,此闻师尊之提醒,突然想起师姐所授之玄术;“水遁之功在于无相之法门,心如水,神如烟,溶性于水而性和,意随水流,心神无杂念。水所流处,必有其道,水行于道,此乃脉胳,其脉胳乃水流之自道,如人之血于脉中行。寻水之自然道,其心其神其性其意念随水之道共行,当以八封之理,坎位先行,功之施展之始。”就着此法诀,凌宵逸不惊不慌,心平气和以意念随水漂流,水遁之法初成,身形如水,瞬间,整个人便消失在水流之中。

    见凌宵逸学玄功之慧根可嘉,凌风真人面上稍有几分悦色:“水静功亦静,水急功亦急,切记不可倒行逆施。”凌宵逸将师尊之话一字一板的记在心头,意随水动间,只觉的整个人似云烟之飘渺,如轻风吹过之自然,那种飘逸的感觉自始自终首次尝试,当真奇妙之极,美妙无穷。

    “此水遁之功,乃长门修道之精华,道与水就同此理,以后御驾其它玄功,当以此心法为旨,日后你所修真之道便可少走弯路。”凌风真人兼繁就要传授此法,凌宵逸静心之处,更是字字如镂心头,心里亦想:“若世人之性亦如道之根本,这世间即处处是道,岂是一个天下太平,人心自稳可说的?”想的此处,忽闻师尊召唤,时浮出水面,却见眼前竟然是一座水上城市,而师尊正打坐在一叶扁舟之上。凌宵逸登上小船,却听凌风真人问话:“此风雅之滨如何?”精彩小说,尽在《九幽歌》,且看下文续写此笔。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