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历史军事 大唐脊梁 第143章:生死门

第143章:生死门

        “通儿,怎么回事?”天色大亮,罗夫人听说罗通拖回几个人形的东西,便到前院观看,她看到几个老大爷们在哭,哭得撕心裂肺。模样也是凄惨至极,一个个皮开肉绽,脸上更是看不清了模样。

    罗夫人清楚罗通为人,知道他不是欺善怕恶的人,只是这几个怎么都不像是恶人啊。

    罗通行了一礼,笑着答复:“这几个不知是谁派的杀手,要刺杀孩儿,武艺不知咋样,挺笨的。特别是他们的首领,就是那个长着一只角的独角兽……”

    “我,我不过多说了几句而已。”独角兽辩解了一句,嗷嗷大哭!他委屈啊。

    不是说杀手很凶,很恶么?怎么一个个都哭得像个孩子一样,这是什么战术?三十六的苦肉计?

    瑶池公主摸着自己的脑袋,两个俏丽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懵逼。

    裴行俭人小胆子大,掩着鼻子轻轻的踢了踢独角兽的角。

    独角兽哭得更大声了。他们的志气、骨气、心志、意志都丢在漫长的黑暗的臭水沟以及粪坑里去了。

    老实说,独角兽不怕死,也不怕严刑拷打,可就是那毫不起眼的区区臭水沟、粪坑让他崩溃了。

    裴行俭跑到罗通跟前,天真道:“这只角好生奇怪。软软的!跟牛不一样。他们真是杀手?怎么与猫咪一样。”

    猫咪?一众杀手无脸见人,他们是大恶人好不好。

    “他们真是要杀我的杀手。只不过,在臭水沟、粪坑里泡了段时间而已……太脆弱了。”

    罗通摇摇头,太不专业了,太没有职业道德了。臭水沟、粪坑是臭了一些,但不至于恐怖啊!想当年,老子……

     众人:“……”

    好残忍的手段!围观的人们感同身受,同情的看着倒霉的杀手

    罗通莫名其妙!

    他这现代人的心态,永远无法理解古人。

    就像“髡刑”,剪头发而已,可在古代那是比砍头还大的罪;剪头发尚且如此,这泡臭水沟、粪坑自然比“髡刑”更惊悚万倍。

    他的出气之举,恰恰命中了杀手们的要害!这手段太歹毒了,比挥刀砍死、暴尸荒野还要残忍万倍。

    雍州州府来人把杀手领走的时候,独角兽他们还在哭,罗夫人还在石化、同情……

    唐朝是没有设立京兆府的。京师所在地的行政机构属于雍州府,以高资格的亲王担任雍州牧,但实际上这些亲王主要是挂个名,总大纲而已,真正主管雍州事物的是州府长史。

    在长安处理类似事情的机构有两个,一个是大理寺,另一个就是雍州府衙。唐朝并没有设立京兆府,所有长安上下的的民事诉讼都是雍州府衙处理的。大理寺的地位就要高得多,主刑狱,审核各地疑狱重案。

    这雍州府衙等于地方法院,大理寺就如同国家第一人民法院。

    如后世一样,地方法院权力有限,只能处理一些民事诉讼。真正遇上大人物的人时候,有些情况就无法公的处理了。大理寺就不同,他们除了皇帝不能审问,满朝文武只要犯事落在他们手上,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不会好过。

    这初唐政治清明,不同于那些贪官横行,权臣只手遮天的时代。李世民奋发之年,识人用人,鲜有纰漏。现任的大理寺卿与刑部尚书、侍郎、御史中丞等大理寺的第一把手都是那类干实事的人物。

    他们也许比不上包拯、狄仁杰那般断案如神,但实力是有目共睹,断案很有一手。以他们的权力,只要尽力调查此事,是没有可能是调查不出真相的。

    罗通得罪的人海了去了,也不知是谁下的暗手。尽管知道独角兽这样的杀人工具所知不多,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直到郑墨看到地上一块闪闪发光令牌,捡起来一看,沉声道:“这是生死门地字杀手令牌。这幕后之人竟请了地字杀手杀你,这仇恨可深了。”

    罗夫人的脸色瞬间变得一阵煞白。

    “生死门是杀手组织?郑爷爷知道他们的来头么?”罗通心头一动。

    郑墨道:“生死门是一个严密的杀手组织,据说南北朝某一王朝所创,初衷乃是刺杀敌国政要,隋朝一统天下,沦为无主之物的生死门只为钱财卖命、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大唐立国后,便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直到生死门再度刺杀太上皇,人们这才知道,生死门更厉害了。那一次太上皇差点就中了招,所幸武士彟挡了那致命毒箭,虽然救治及时保住了一条命,但从此左臂不能用力。为此太上皇还特地授予武士彟一块免死金牌,给了他一个犯罪免死的权力。太上皇召令全国清剿,可生死门藏于民间,神龙见首不见尾,取得成效着实在限,不过却也令其安分了一些时日,想不到事隔多年,生死门再度死灰复燃,而且第一个出手的对象竟然是你。”

    简而言之,生死门就是一个为钱财卖命的杀人组织,生死门的杀手,共分为天地玄黄人五级,天级最强、地级次之、玄级第三……天级只出手一次,便是刺杀李渊;是以地级才是生死门主力佼佼者,请动一个地级杀手的价格,以前都不会少于十万两银饼。

    这样的交易价格,即便颇有家财的大户人家也要是望而却步。

    而刺杀罗通的独角兽赫然是地级杀手,依生死门之例,那么,另外八人便是价值五万两的玄级杀手了!

    换言之,只是为了刺杀罗通,幕后主使就花了至少五十万两银饼!

    这种“待遇”,即便秦琼、尉迟敬德、程咬金也是万万没有享受到的。

    五十万两银饼,可以换算成21世纪的32亿多RMB!老美的总统也不值这个价,罗通有些受宠若惊。

    “只是!独角兽太差劲了,还地级杀手?不会是冒名顶替的假货吧?”

    罗通总觉得怪怪的,独角兽那痛哭零泣的模样,与梁师都的朔方军差不多一样,一个边军都能一棍撂倒的模样,他直接怀疑独角兽是山寨货。

    “通儿不可大意,有人冒充皇帝我信,但说有人冒充生死门杀手我不信,那是诛灭九族的下场。再说,谁没事去冒充杀手?估计你用了什么手段。”

     “一点迷药,全部摞倒。”

    “这就是了!若是轻敌大意,再加上你的迷药,谁也逃不掉。但你不能因此小看生死门,你要记住,这一次只是意外。”郑墨再三叮嘱。

    罗通点了点头,死了的那个的出招角度、时机都拿捏得非常准,若不是他有所准备,非死即残,可即便如此,也逼得他来了一招恶狗扑屎,这还是玄级,若是独角兽有出手的机会,结果就大不一样了。有了这个什么生死门,让对侠客、天骄、江湖越加重视了起来。

    “郑爷爷!”罗通想起了那个精灵一般的女子,问道:“你是不是派人在暗中保护我?”

    郑墨道:“没有。”

    “这就怪了!”郑墨是不会骗人的,他说没有就没有。

    郑墨奇道:“有人暗中保护你?”

    “一个青衣小姑娘!很厉害。”

    郑墨沉吟道:“会不会是陛下?”

    “有可能!陛下昨晚还让我小心。我去问问!”罗通话音刚落,就有宫里人传旨,李世民召他晋见。

    依旧是李世民的书房甘露殿。大唐帝国的皇帝正在书房作画。

    “岳父!”罗通行了一礼!

    李世民见罗通到来,眼珠子转了转,道:“你才回京,就能够搅的风风雨雨,真是了不得。”

    罗通也苦着脸道:“我仇家满天下,让人惦记也正常。”

    “你这是代我受过!委屈你了。”幕后主使不管是突厥、义成、元吉也好,还是士族也罢,都是他李世民的敌人,而罗通招惹这些庞然大物的根本原因还是为了他李世民、大唐。

    “我无所谓,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往好处想,又何尝不是一种磨砺。”

    罗通无所谓的笑了一笑,道:“不招人嫉是庸才,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有些麻烦想多也躲不了,想避也避不开。遮掩锋芒,稳固自身,确实是一种方式,但风雨后的历练不也是成长的历程?我不怕风浪,更不在乎风浪。遇到问题,退一步,确实能够海阔天空风平浪静,但我更加喜欢逆浪而上。迎头将问题解决,才是我的处世之道。我不在乎输赢,只在乎寻求胜利的过程。就算最后输了也无怨无悔……连刺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上了,可见幕后之徒是没招了,这不过是最后的疯狂罢了!有什么阴谋诡计,尽管放马过来。”

    李世民呆了半响,拍掌大笑,赞不绝口:“洒脱。豪气干云。这才我的女婿、冠军侯!”沉吟一下,又笑道:“你小子不枉我耗费心血教导,在北方做出了令人汗颜的惊人大事,却因二刘私心……抹煞了你的涛天大功!”

    他脸上有些为难,罗通此次端掉李元吉大本营、收复朔方要地、缴获巨大财富……功劳巨大。可最后却因为一片赤诚仁心被抹掉了!三刘的私心害得罗通只能平迁,这对于赏罚分明的李世民来说,有功不赏着实是一件十分郁闷的事情。若不表示一下,李世民都不好意思了。

    罗通也明白李世民的难处,笑道:“大唐利益重于一切,只要大唐能够昌盛富强,其他的都是小事。何况,岳父将您最珍爱的宝贝女儿嫁给了我,这已经是莫大的赏赐了!什么夏州都督、云麾将军、冠军侯,加起来都不及长乐之万一。”

    这种爱情宣言在二十一世纪那是狗屁不通,但古代重男轻女。却极少有人会说如此肉麻的甜言蜜语,尤其是李世民这种身份地位的人物。女人在他们而言就是送上门来的,根本不用去哄去骗,在这方面更是接触的少,也因此,李世民听得大为满意。

    罗通见李世民高兴,也顺势提起了朔方军不堪大用,将之全部退役为民,以及走精兵路线的裁军决定。

    随着夏州朔方的收复,庆州、延州、绥州已成大唐腹心,保留庞大的军队只会成为大唐经济的负担,再加上北方无战事,裁军是必然之举,对此,李世民自无不允,对于罗通的振兴夏州计划也都一一应了!

    闲聊中,罗通旁敲侧击,才发现暗助自己一臂之力的青衣女子竟也不是李世民委派。真是怪哉了。不过他很快就释怀了,不管对方是何来历,目前来看是友非敌。

    没准还是深深迷上自己了的江湖妹子呢!肯定是这样。

    罗通颇为自恋的想!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