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历史军事 大唐脊梁 第136章:用心阴险

第136章:用心阴险

        长安太极宫,甘露殿!

    “啪!”

    眉飞色舞的李世民将手中的战报重重的丢在了案几上,然后又爱不释手的将战报拿起来,孜孜不倦的又看了一遍。

    一旁的房玄龄舒了口气,笑道:“罗都督这是又打劫成功了?”

    作为李世民的首席的谋士,房玄龄是知道罗通这一次行动的,他的次子也随行出征,说不担心是假的,见李世民这副模样,哪还不知罗通又成功了?

    依照流程,罗通的战报传由兵部,由兵部受理,传至尚书省,再由尚书省传达皇帝跟前。但因为李世民关心事态的进展,破例的跳了这一个环节,消息到了兵部尚书李靖手中后,便直接送达李世民手中,李靖都还没有看,房玄龄、杜如晦就更不用说了。

    “岂止胜了,实在是太漂亮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这群小子太厉害了,跟他们比朕都觉得自己老了。哈哈,能够如鱼得水的在草原上混得如此潇洒,也只有罗通一人做得到。当世霍骠骑,朕的冠军侯,当真是名不虚传!”

    李世民昂首“哈哈”大笑了起来:“罗通这臭小子野心不小,也摆了我们一道,他明里是翻越白于山去突厥打劫。事实上一开始就盯上了朔方,南归时利用梁师都不敢打又要向颉利交待之心,激怒梁师都派两万五千骑追击,他怕敌军胆小不敢战,便果断以数十万牲口诱惑,待敌军乱成一团,六千骑轰然袭杀,敌军概莫敢战、闻风而降,主将冯端逃入城门,让内应罗渊一刀劈为两半。全军杀入城中,结果直接导致梁洛仁斩了梁师都,归降大唐,至于朔方落陷。接着是接手朔方,开仓救济百姓。待命卢子关刘伯英闻风而动,于翌日率领五万于大军入驻朔方,闻风而来夺城颉利见事不可为,半途而退……”他笑着将战报递给了李靖。

    李靖接过细看,也忍不住的叫了一声:“好!罗都督大胆野蛮的打法,我朝之中也只有他有这个胆子打了。他这种打法这种风格,原本不是大胜就是大败,但他却深谋远虑,行事之前,已经考虑得面面俱到。他打朔方主意,这内应就不说了!可刘伯英明显就是对付颉利的神来之笔,因为朔方军还不值得他如此大动干戈。这小子还真不简单,一举一动,兼顾全局,多加磨练,必然是一代名帅。恭喜陛下既得一英才,又得一佳婿。”

    若说先前翻越白于山袭杀突厥十七部是罗通大胆的风格战术体现,那么后面刘伯英的及时入驻就是神来之笔,画龙点睛之处。

    这每一个优秀的统帅,都有自己的作战风格。尽管兵无常势。但一个人的作战风格,却不容易改变。

    他李靖有他的作战风格,打仗理念,李世民、李世绩亦是如此。但适合这种游击战术,奇袭奔袭。领小股部队硬打数倍于己的强敌这种战术,最适合擅打硬战,而且用兵又相对灵活的罗通。

    “不过……他那刚直桀骜的性格,也注定了是个祸头子!”房玄龄看了一遍,话中有话的说着。

    房玄龄这随口一说,却让李世民心底徒然一惊,神色微微一变。让他想到了先战报而至的两封弹劾奏章,若有所思的考虑者一些事情。

    近日他却受到两封弹劾罗通恣意妄为,独断专行的奏章。奏章里礼数罗通在当任庆州都督期间,所干的恣意妄为之事,比如擅自举办这个活动,举行那个项目。

    到了这里,笔锋一转,说了罗通越权处理朔方的事物,擅自将朔方粮食分给百姓,有刻意收买人心之举。

    这种事情是轮不到罗通来下命令的,可是他却下了这个命令,而且还是在知情的情况下,下达的这个命令:这其中就有点问题了。

    “陛下,这事总得有个了结。”

    见这两天,李世民都在考虑这弹劾罗通一事,以为他在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处理。房玄龄也就提了一个意见。

    李世民道:“只是下令救济一些百姓而已,小事一件。”

    “那陛下的意思?”房玄龄自问是跟随李世民的谋士,对他极为了解,但是有些时候,还是没有办法知道他到底想的是什么。

    “没事!”李世民笑道:“只是想求证一件事情,在想我是看对人了,还是看走眼了……”他没有把话说明,只是道:“庆州的公文应该就要到了,若是到了,第一时间送来给我。”

    当天中午,房玄龄便拿着薄薄的一封公文交到了李世民的面前。

    李世民有些疑乎的打开了公文袋,这份公文也实在是太小了,这拆开一看,方才知道公文里竟然只是薄薄的几张纸。字迹清秀有力,最近罗通送来的公文多是相同的字迹,他也知道书写的人是一个少见的人才……马周。知道罗通那边缺乏人才,也不容易,只是将这个人物记了下来,并没有花心思去撬罗通的墙角。

    见他来信,李世民意外中更带着些许的好奇,将信细细看来,忍不住笑道:“这个马周,也太小瞧我李世民。真将我视为昏庸昏聩,只凭几封弹劾就受到蛊惑,任由摆布了不成?不过此人也真不简单,竟然一语道破了刘旻、刘兰的心思,将他们的意图猜个八九不离十。更加难得的是,他字字珠玑,言语中充满了一股刚直凌然之气,了不起,实在了不起。此人让我想到了魏征,多谋刚正,当真有几分王佐之才的样子。”

    见房玄龄一脸茫然,李世民笑道:“这信是那臭小子麾下的马周以自己的意思写的,他在信中替罗通请罪道歉,希望我从轻发落。”

    房玄龄向来自诩多谋,这一刻却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这犯忌的罗通不来请罪,他一个下属,越俎代庖的请什么罪。这玩的是哪一出?

    “这你就不知道那臭小子的性情了,他呀!根本没觉得自己犯错,既然他觉得自己没错,自然就没想着请罪,而是在等着受罚呢!”李世民语气有些欢愉的说道:“他明知道不该下开仓放粮的命令,但性子使然,还是知法犯法的干了,在他下命令的那一刻,他就做好受罚的准备了。”

    房玄龄瞠目结舌道:“这…这罗都督还真是个奇人,他难道就不了解自己的越权可大可小?”

    李世民毫不犹豫的道:“他要是知道,那他就不是罗通了。”想着刘旻、刘兰心中弹劾的含义,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因为看不惯百姓受苦,而下令开仓救济,与开仓救济百姓,有刻意收买人心之举,同样的事情,意义却大不一样。

    前者心存善念,后者心怀叵测,

    刘兰、刘旻告的就是罗通手握边军大权,收买人心,图谋不轨。

    这一旦处罚,两者的待遇,天差地别。

    当初他是看中刘兰、刘旻两人心机深沉,功利心重,适合破朔方的局,想不到这局是破了,却因为罗通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没有召唤他们,从而导致功劳落在了罗通的手上,他们竟然将功利心用在了罗通的身上。

    罗通一旦定罪,奖励自是轮不到他。撇去罗通,这取朔方的头功也自然落在他们身上。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