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科幻灵异 鬼宗师 二百三十六章 降服

二百三十六章 降服

        钟馗没想到阴童竟能够咬碎了地网上的铜钱,这几枚铜钱可不是一般的铜钱,乃是大唐开国时候的开元通宝,铜钱姓刚,五行属金,有化解煞气的作用,铜钱外圆内方,外圆代表天,内方代表地,中间的皇帝年号代表人,“天、地、人”三才具备,因而具有扭转乾坤的力量。尤其是钟馗的这五枚铜钱,是用秘法祭炼过的,是他的一件厉害法器。

    阴童也委实逆天了,竟然将其中一枚咬碎,钟馗措不及防之下,已是被阴童牢牢抓住,张开嘴不停的撕咬,若是离的远些,钟馗还有办法,此时竟也素手无策,就连手中的七星宝剑都用不上,只能是闪躲,撕扯,慌乱之中被咬了几口。

    钟馗大声朝着林麒叫喊:“傻站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哎呦!这小崽子咬死老子了……”

    林麒真是有点看傻了,万万没有想到,阴童竟然如此能耐,能将铜钱咬得碎裂,就这么一愣的功夫,阴童已如跗骨之蛆,牢牢的缠住了钟馗,眼见着钟馗已是灰头土脸,怕是又要土遁,若是这次再逃开,可就没有地方在给阴童去找孤魂野鬼了,若说别的地方孤魂野鬼也有,但天下间恶鬼也是不多,本来孤魂野鬼就够可怜的的了,难道还要抓来让阴童吃了,魂飞魄散不能轮回吗

    有违天道的事,钟馗不干,林麒也不干,否则以他俩的本事,找些个孤魂野鬼带来,那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眼见着又要前功尽弃,林麒仗着自己肉身,大步跨了过去,伸手去拽阴童,在他的眼中,阴童小的看起来没有任何危险,但当他的手一靠近,阴童立刻警觉的抬起头,亮出锋利的尖牙,呲牙咧嘴的威吓,它虽小却也仿佛知道维护自己的尊严,这一刻它显露出的是自己的不凡。

    趁着阴童对林麒呲牙之际,钟馗猛然一把将阴童从自己身上撕扯下来,远远的扔开,林麒生怕阴童跑了,急忙追赶上去,凌空扑下,大声喊道:“你看能往哪跑乖乖的给我过来吧你……”

    “哇哇……”一声细微的吼叫,阴童猛然向上一窜,张口咬住了林麒的胳膊。林麒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手臂发出撕裂的声响,他在太极湖中打熬历练了三年,自以为结实的骨肉,竟然被阴童锋利得让人惊讶的牙齿给撕裂了,阴童嘴中尝到了血腥的味道,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它努力撕咬,试图把已经咬到嘴里的美味,从林麒的手臂上撕扯下来。

    钻心的疼痛,一波接着一波,似的林麒眼前直发黑,他猛地蹦跳起来,挥舞胳膊想将阴童甩出去,谁知道阴童死死咬住他胳膊,不管他怎么挥舞,都不动摇,凶悍到了极点。

    林麒胳膊鲜血淋漓,甩得到处都是,剧烈的疼痛使得他一阵眩晕,心中更是恼怒,自己竟然被阴童咬的束手无策。他伸手抓住阴童后背,大声道:“就你会咬老子就没牙了吗”

    一边喊叫,一边用力一拽,林麒气糊涂了,忘记阴童的还咬着自己的胳膊,这一拽他右臂钻心般的疼痛,差一点连皮带肉被他拽下来,他一急,激起了心中凶悍的姓子,不管不顾的张开嘴朝阴童后背狠狠咬了下去。

    阴童虽然不大,皮却无比厚实,林麒一口咬下去竟是没有咬破,但饶是如此,阴童也觉得后背疼痛,“咕噜咕噜……”喉咙里发出几声闷叫,却仍是死死咬住他的胳膊,没有一点要松口的意思。

    疼痛之下,林麒也有些糊涂了,较劲一般咬住阴童,嘴上暗暗使劲,咬破他的厚皮还在用力,一缕腥咸的热气流入他的口中,顺着喉咙流入腹中,他腹中一暖,内腹竟似被火烧一般炙热起来。

    炙热的感觉稍瞬即逝,那股**辣的热气竟都被他丹田内的阴阳图吞噬的干干净净,阴阳图吸收了阴童的热气,竟似极为欢欣,缓慢转动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吸力顺着丹田而上。

    阴童极为警醒,感觉到了不对,慌忙松开口,两个小脚乱瞪,正好踢在林麒鼻子上,林麒鼻子一酸,哎呦叫了一声也松了口,阴童慌忙落地,快速向一边窜去,阴阳图旋转之下,已没有了可吸的热力,又反转回来蛰伏了下来。

    林麒呲牙裂嘴的捂住被咬伤的右臂,恼怒万分,见阴童要逃,迈开大步追了上去,阴童虽小却极为灵活,动作快速无比,林麒追它不上,眼看就要被它逃远,不管不顾的拎起手中量天尺,使劲朝阴童砸去,这一下砸的甚准“砰!”一声砸在阴童脑袋上。

    阴童哇一声痛呼,摔倒在地上,林麒欢呼一声追了上去,马上就要到阴童所在,脚下却被一快木桩绊了一下“噗通!“摔倒在地上,他哎呦一声想爬起来,却感觉脑袋眩晕了一下,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来,一**坐到地上,阴童躺在地上,伸出两只小手摸着自己脑袋“哇哇哇……”低低的叫着,又是可怜又是可恨。

    林麒见它这个样子,怒道:“看你还敢不敢再咬我再咬我,老子就扒了你的皮。”

    阴童没了力气,抱着自己的小脑袋怯怯的看着林麒,眼神中说不出的复杂,林麒的眼中这不过就是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不知为什么,竟然就没忍心下去手,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慢慢的伸出手想去**阴童,这一次或许是阴童感觉到害怕,又或者再也没有了力气,只是低低叫了两声却没有再跳起来去咬他。

    终于,林麒的右手落到了阴童的后背上,阴童轻轻颤抖了一下,没有动,但是它很快就迷失在林麒**当中,他的**是那样的轻柔,他的双眼中更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怜惜。阴童真的怔住了,它怔怔的望着这个刚才还跟自己互相撕咬的林麒,嗅着林麒身上那股血液的味道,终于……它眼睛里的戒备,慢慢变成了委屈和亲切。

    或许是双方互相都吸了对方的血液,此时林麒竟然隐隐感觉到自己和这个阴童有种心灵相通的感觉,他感觉得出来阴童对自己的惶恐不安,还有莫名的悲伤,他轻轻的**着他的后背轻声道:“别怕,别怕,以后不会打你了,我给你找个师傅,他定然会好好对你的……”

    “呜呜呜……”阴童仿佛听懂了他的话,黑黑的大眼睛中低下一颗泪珠来,林麒见它悲伤抱着它慢慢站起来,扭头一看,见钟馗黑着一张脸,站在远处动也不动,一脸的悲愤,林麒有些纳闷,钟馗对于抓阴童最是热切,现在是怎么了降服了阴童,怎么脸上没有一点欣喜的样子

    林麒不明所以,抱着阴童走到钟馗面前道:“天师,好好待他吧,他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林麒亲热的拍了拍阴童,本以为已经驯服的阴童会乖乖的听话,却不曾想,阴童一双小手牢牢搂住他的脖子死也不下来,似乎打算就这么抱住一辈子了,阴童不下来,林麒以为钟馗起码会接过来,却没料到,钟馗忽地勃然大怒,指着林麒大声骂道:“你这小子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捣乱的你将他让给我,如今还能让吗这娃娃身上有了你的血,你身上有了他的血,已是血脉相通了,这娃娃生下来无父无母,如今一来,可就是将你当做父母了,你还装的什么好心入娘的,老子忙活了一个多月,竟然给你这小子做了嫁衣裳,真是气死老子了……”

    钟馗跳着脚的大骂,骂得林麒一愣一愣的,自己来帮忙还有错了心中也不舒服,哼的一声道:“刚才那情形,我若不上前帮忙,天师此时该是如何模样难道我愿意让他咬了你若是觉得不舒服,再让他咬你几口就是……”

    阴童仿佛就听懂了林麒的话,朝着钟馗呲牙,吓得他退了一退,呆了呆,忽地叹了口气道:“老子一个月的心血尽化流水,还损失了件法器,心绪烦闷,骂了你几句,也不要太在意了,阴童体内有了你的鲜血,也算是血肉之躯了,如此一来可也就没有了错乱阴阳的本事,明曰清水镇就会恢复如初。”

    说到这,钟馗摇摇头,一双怪眼瞧着林麒怀里的阴童,很是不甘心道:“你与阴童血脉相连,往后除了你,谁也降服不了他了,他会将你当做自己的父母,这般机缘,那也是羡慕不来的,你要好好对他,你说的没错,不管他出生的多么逆天,都不是他能选择的,终归是个孩子。不过,他吞下了你的血肉,以后可也就再也长不大了,不管多久,永远都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体内有阴阳二气,曰后你将阴气输入阴童体内,再将它身上的不多的阳气逼迫出来,成了纯阴男身,就会更加的了不得。”

    钟馗说完,将手中的地网收束起来扔给林麒,道:“我与这孩子虽然没有师徒的缘分,这东西就留给他玩吧。”说完再也不看林麒和阴童一样,踏着大步踢踢踏踏的走了。

    林麒张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就这样看着钟馗身影越来越远,随即传来一阵豪迈歌声:“少年鸿鹄志,发奋终南山.十年寒窗苦,踌躇下长安。瀛州待宴出,奇才夺魁元.歼相貌取人,头撞热血溅溅。刚烈惊朝野,阴曹展宏愿.口啖魑魅尽,剑挑魍魉寒。豹头嵌环眼,铁面插虬髯.端午多供奉,福祉佑人间。学富五车易,刚正不阿难.乾坤朗朗天……”

    感谢:lunaliang打赏588币。(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