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科幻灵异 鬼宗师 一百五十四章 扮鬼

一百五十四章 扮鬼

        林麒哭笑不得,就如张青山所说,没事找的什么麻烦,非让小鬼去跟马面说这些个事,倒像是他小气一样,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是没用。林麒突然觉得自己脸皮是那么的薄,天姓是如此的纯良,如今这世道,像他这样的好人着实是不多了。为此很是感叹了一番,就要泪眼婆娑了,然后决定拉张青山下水,扭头问张青山:“你有什么好主意”

    张青山斜眼看他,嘿嘿冷笑:“你这小子不地道,人家找的又不是我,何必拉我下水”

    林麒咳嗽一声,对那小鬼道:“来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指着张青山道:“这位是龙虎山正一教亲传**,张青山,张道爷,为人最是古道热肠,碰见了这种事,万万没有不管的道理,先前还是他好奇心起,拉着我出来看看,可不就碰见了你,还不快谢谢张道爷援手……”

    小鬼也是个机灵的,急忙道:“多谢张道爷援手,小的感激不尽!”

    张青山骑虎难下,暗骂林麒小人行径,怎么就扯上自己了他也知道鬼物最是记仇,若是你答应了什么,必须要做到,否则记恨在心,必然找机会寻仇,更何况是阴差,就算他一时奈何不了自己,若是以后做法,这阴差暗里使坏,可也得不偿失。

    张青山哼了一声,却是没有拒绝,林麒嘿嘿一笑,问那小鬼:“我该如何帮你”

    小鬼道:“全凭林爷吩咐。”

    林麒想了想道:“我有扮鬼之术,不如我扮成你们模样,一起押送阴钱,送你一程,若是抢阴钱的贼人来了,与他比斗一番就是,若是不来,将你们送出安阳境内,可也就不是我该管的了,你看如何”

    小鬼道:“林爷说怎么就是怎么,抢阴钱的贼人必定就在安阳,其它地方并未出现此事,出了安阳境内,就离此地城隍近了,料那贼人也不敢靠近。”

    张青山一直在旁听着,听到定下计来,忍不住道:“若是那贼人强悍,抢了阴钱就走,又该如何”林麒笑道:“既然问起,想必你是有办法的。”说着又对小鬼道:“来来,快快谢过张道爷!”

    张青山见他又来这一手,急忙道:“不用,不用,我就是出个主意,行不行的,还是你二位拿主意。我这么想,不如咱们也烧阴钱,将寻踪之符夹杂在纸钱当中烧了,若是真有人抢了阴钱就跑,一时没拦住,也能找到老巢,岂不是好”

    林麒双目一亮,猛地拍了一下张青山的肩膀,道:“就这么办,张兄啊张兄,还是你老歼巨猾啊,小弟佩服!”

    张青山很是不满,道:“叫师叔,怎地如此没大没小的”林麒也不理他,从他包袱里取了银子,去棺材铺买纸钱,张青山跟在身后嘟嘟囔囔:“入娘的,好人你做,钱却是我来出,我这师叔当的,跟你徒儿似的……”

    念叨着到了本地的棺材铺子,里面一个五十来岁干瘦的老头,见又有人来买纸钱,嘴都合不拢了,急忙迎上钱来,热心介绍,铺子里面东西倒也不缺,寿衣,纸人,黄纸,元宝……一应俱全?
醋爬习迥钦乓笄诘牧常主栌械慊骋墒遣皇钦饫习褰僮叩囊跚邢赶胂耄僖跚芤孀畲蟮模刹痪褪钦夤撞钠套永锏睦习濉?br/>

    想是这么想,却也没个真凭实据,林麒买了一捆纸钱,又买了些元宝,张青山买了几张黄纸,两人出来回到小鬼所在的十字路口,张青山祖辈都是龙虎山的道士,自有香火供奉。林麒想了想,父母已轮回转世去了,那就烧给义父,按照规矩将纸钱折叠好,嘴里念念叨叨,在地上画了个圈子,张青山照着小鬼穿的衣衫帽子,用手撕了衣衫帽子,等着烧给林麒,两人准备妥当,就等时辰。

    阴差收钱都在子时,鬼路大开,所谓的阴阳路,就是人世间普通的路,不过是白天人走,晚上鬼走,苦等着到了夜深,烧纸钱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就剩下林麒和张青山,两人一个道服,一个身穿黑衣,年纪都不大,蹲在地上也不烧纸,引来不少目光,更有执夜的官差过来询问,张青山掏出龙虎山的度牒,跟那几个官差说就是为了此地先人收不到阴钱来的,这几个官差也是深受其苦,立刻恭敬起来,有几个烧纸没走的,也都饶武扬威的赶走,忙活完了,却是不敢在这十字路口多呆,鬼神之事,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眼看着时辰快到子时,林麒盘膝坐下,阴身出游。张青山也开始烧纸,张青山烧纸与别人不同,别人都是引火烧纸,他却是念念叨叨,手一扬,纸钱便燃烧起来。他现是将撕好的衣帽烧了,林麒阴身面前就多出这么一套衣衫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张青山有意整治林麒,这一身衣服让他撕的,跟个乞丐服也差不多少,张青山开了阴眼,能看得到林麒,先前还并不十分相信殷利亨说的,现在亲眼看到林麒阴身强大如斯,心中暗暗惊讶,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看他怎么穿这身衣衫。

    林麒也不理他,捡起衣服,披在身上,念诵咒语,阴身开始诡异的扭动,像是一条舞动的蛇,脑袋晃,肩膀动,两条腿打摆子一样动个不停,开始还是缓慢动弹,后来在林麒默默念诵中,竟是动的越来越快,简直如同阵旋风一样,张青山不明所以,张大眼睛看着,但见林麒旋转之中,忽然停住,再一看,那里还有林麒的影子,平地多了一个小鬼,青眉肿脸,呲牙咧嘴,身上穿着阴差的黑色官服,头上戴着尖尖的白纸帽,活脱脱一个真正小鬼。

    这一手,看得张青山是眼花缭乱,暗自惊讶不已,又是佩服,又是纳闷,真不知道这小子还藏着多少本事,却是开口道:“咦,这可是你是真面目”

    林麒用了扮鬼之术,不光张青山看傻了眼,就是十几个阴差都看得呆住,那鬼差赞叹道:“林爷好本事,这般能耐,怪不得马爷说你是个本事大的……”小鬼奉承不停,林麒朝他笑笑,却是呲牙咧嘴的难看至极。

    林麒阴身出游,顿时就觉得这十字路口不一样起来,刚才看上去还疙疙瘩瘩的路面,再看竟是变得平整光滑,小鬼一声令下,十几个阴差开始收钱,这些银钱都是一摞摞的摆好在地上,还有金元宝,银元宝,都是整齐摆好,一眼望去,竟是金光璀璨,如此多的阴钱,着实让林麒大开眼界。

    又有两个小鬼勾了两个叫驴的魂魄赶来,架上笼头,成了辆挺大的驴车,收了家家户户烧的纸钱,用黄封纸做的袋子封好,一袋袋的放到驴车上面,贴上当地城隍的封条,一切准备妥当,就等陪着林麒说话的阴差发令。

    小鬼瞧了瞧时辰,已是到了子时过半,正是阴气最重的时辰,尖着嗓子喊了声:“开路!”就有阴差取出面锣来,咣当敲响,尖着嗓子喊:“阴差赶路,阳人回避……”

    林麒不明就里,问那小鬼:“既然阴钱被劫,小心行路就是,怎地还如此大张旗鼓,还敲起锣来了,活人又听不到有什么用了”

    小鬼听他问起,对他道:“路,白天是人走的,晚上是鬼走的,这么做也是提醒过往路人,不要冲撞了阴差赶路,听是听不到,却还是能感觉到,有些人走夜路,走着走着,觉得身上冷,莫名其妙的向一边躲一躲,这就是躲阴差呢,如此做也是为的活人好,毕竟阴阳相隔,若是冲撞了,虽然不与活人计较,但阴盛阳衰之下,倒霉是肯定的了,说不准还会霉运缠身,不信林爷去问问,保准有人晚上敢夜路,回到家后,有一段曰子做什么都不顺,那就是冲撞了赶路的阴差了。”

    林麒万没想,这里面还有如此说道,好奇问道:“照这么说,就不用赶夜路了”

    “那也不是,赶夜路最好身上带着火光,赶路了阴差见了火光,知道有活人赶夜路,能让一让的,也都让上一让,并不惹事,何况火光之中带有阳气,阳气一盛自然无事,但这路上可也不光是阴差出没,有些孤魂野鬼也到处溜达,四处找跟自己八字匹配之人,若是走夜路,恰巧碰上了与自己八字合适的孤魂野鬼,那可就到大霉了,许多鬼上身也就是这么来的……”

    林麒听得津津有味,觉得这世上当真处处都是学问,自己所知道的还是太少了些,一边走一边问些不知道的,小鬼有求于他,有问必答,林麒也真学到了些忌讳,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谈谈说说的走着,过了大半个时辰,到了一处密林,眼凑着就要走出安阳境内,这时忽地密林中响起一声类似夜枭的叫声。嗷嗷嗷……接着一阵阴风从密林中刮起,阴风之中,百十来个鬼物蒙着脸,举着明晃晃的符刀,迎面扑来。(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