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科幻灵异 鬼宗师 一百四十九章 老母

一百四十九章 老母

        声音清凉,恍如一把利刃切开了这沉闷天地,六姐妹中有人欢喜惊呼:“师傅来了!”玉娘的动作忽的定住,红色灯笼中的烛火忽闪了两下,一个老太太无声无息出现在院子中间,她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模样,鹤发童颜,穿着洗的有些发白的青色长衫,腰有点弯,右手拄了一根龙头拐杖,左臂挎了个花布的包袱,看上去就像是要去哪家串门的村里老太。

    也未见她有何动作,只是朝着十几个**出来的玉娘挥了挥手,所有的**瞬间不见,雾气中重又出现玉娘,黑暗之中传来一声闷哼,玉娘猛然跃起,人如厉鬼,朝着六姐妹当中离他最近的白衣女子扑去,老太太叹息一声从花布包袱里掏出把米来,轻轻撒在玉娘头顶,看似是米,却是五谷,稻、黍、稷、麦、菽。

    五谷撒出并不想象中坠落在地,而是轻若无物,像是活物般围绕着玉娘旋转,令玉娘动弹不得,五谷束结成行,犹如一条小龙,从玉娘头顶开始旋转向下,老太太向前两步,伸手穿过五谷抓住玉娘胸口的玉蝉,就听咔!一声轻响,老太太看似温柔的一抠,将个已经跟玉娘血肉相连的玉蝉抠了下来,玉蝉离体,玉娘的身躯像是被掏空了一般,噗通!双膝跪倒在无生老母身前,头低低垂下。

    “等我回来!”老太太苍老声音响起,人却突然不见,院子里顿时一片寂静,林麒三人不可置信的互相看了看,都觉得这老太太实在厉害,来无影去无踪,瞬间解决了三人拼死都无法解决的事,当真是可怖到了极点。

    “是师傅的化身!”狐女欢呼站起,张青山却骇然问道:“身外化身”

    身外化身其实就是道家的元婴,**出了元婴也就有了第二个自己,由本尊心神控制,跟阴身一样,却是不可同曰而语,元婴是阳神,《黄庭要道》说.阳神乃灵姓与祖气合成、虽较一切后天之物为精粹,但终有气姓,仅限于祖气界内,不能超入虚无之境。需进一步做还虚的功夫,方能与道合一。所谓“阳神”,常见于古今各类文献之中。展开释义,即传说中的“神仙”通过人世间的修行而获得的“身外之化身”;据说,纯阳之体,所分之身,是有影有形的。

    阳神脱体而出,称为“出神”。于九年关的前三年乳哺,。婴儿”长成,出神时到的景象,丹书中说是服前雪花飞舞,天花乱坠.囱门自开,前后一路皆动。神祇可由天门出。《青华秘文》说,若神中阴滓末尽,神可从眼、耳、鼻、口中出,将出之际,若从目中出则目光烨然,从鼻中出则鼻气或息,从其中出耳闻清音,唯独从口中出,有害无益、只有阴尽阳纯,姑能打破天门而出。元婴**成功过后,就已经是半仙之体了,但元婴脆弱,即使显现出形状,却也不能真如人身一样,老太太阳神出游,不仅能说能动,竟然还能施展法术,实在是不可思议,这也让张青山真正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老太太就是无生老母,她这几年一边传道,一边寻找鬼头老祖踪迹,找到这边恰巧有事拖住了脚步,便让几个徒弟继续寻找,却没想到老道姑碰见了林麒三人,误认为是邪人,对付不了,又让四妹去找师傅前来,自己带着几个姐妹来找林麒的麻烦。

    四妹出了山,用秘法召唤无生老母,无生老母生怕几个徒弟出什么意外,化身出游跟着四妹到了刘家老宅,恰好赶到玉娘就要杀了这里所有的人,无生老母**取出了玉娘胸膛的玉蝉,去追鬼头老祖。

    无生老母来的快,去的也快,众人从死到生,恍若做了场不真实的梦,狐女欢呼一声,缓过神来,就要去追无生老母,可她还没等出了院子,就见四妹迎面而来,笑着对她道:“师傅说了,让咱们在这等她。”

    七姐妹相聚,叽叽喳喳的聚在一起说话,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七个女人简直就可以开场子唱大戏了,一时间院子里莺声燕语,恍然变了个模样,只有老七那个清冷的白衣女子,时不时的扭头去看林麒,先前林麒决绝回头看了她一眼,现在想起来,仍然让她心跳不已,林麒已走进了她的心中,这种感觉,真的不坏。

    林麒和张青山殷利亨三人并没就此放松,而是围住了玉娘,暗自戒备,玉娘脸上再无血色,一身鲜红的嫁衣,变得残破不堪,不再似先前妖艳的血红,头低低的垂着,夜风吹拂下,总有几缕青丝被吹起,却是看不清楚她的面容,每个人的心中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凄凉之意。

    林麒问张青山:“她……不会再变成那个样子了吧”

    张青山摇摇头:“不会了,那快玉蝉是阴姹的罩门,没了玉蝉,也就不在是阴姹了,不过玉娘身上的怨煞气息并没有消散,若是不解决了,还是会要危害一方。”

    “可有什么好办法”林麒问道。

    张青山小声对他道:“玉娘是无生老母降服了的,你我没资格处置,总要等无生老母回来,她那么大的神通,总有办法解决了玉娘身上的阴煞,咱们在一旁帮个小忙就行,不用**那么多的心了。”

    林麒嗯了一声,抬头看天,再无阴郁晦涩的气息,天空清朗如故,一轮并不太圆的明月高高挂在天空,漠视着天地间的一切,恒古以来便是如此,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它已看得太多,无论多凄凉悲惨的事,都已看得麻木,不管春去秋来,朝代变换,它一直这样幽幽的映照着苍茫天地,从未改变。

    望着头顶的明月,经历的生死的林麒,已是瞧的痴了,仿佛悟到了些什么,却又模模糊糊的抓不住,这一刻周遭的所有仿佛都已不存在,只剩下他和天上的明月对视,他看着它,它也幽幽的看着它,清幽的月光洒在林麒身上,像是抚慰,又像是在与他说些什么。

    “喂!林麒,你怎样了没事吧你先前可是说供养贫僧的,可不能说话不算……”说话的是无相,他的担心惊醒了林麒,扭头看了看他,月色下他那光秃秃的脑袋愈发明亮,林麒忍不住问道:“和尚,这脑袋是谁给你剃的,怎地就不长毛了”

    无相嘿嘿笑道:“贫僧自己有剃刀,每曰里都剃,自然光亮,林麒,先前你说供养我来着,还说咱们搭档,你抓鬼驱邪,我来超度,如今这话可还算话”

    不知为什么,林麒竟然就不觉得和尚烦了,反倒是觉得他这纯真当真天下少有,没来由的心里就觉得不那么孤单了,笑了笑道:“怎么不算话,你先在刘伯温家里吃上一个月,待我去龙虎山上看了我师兄,就回来接你,从此咱们行走江湖,不会让你饿着的。”

    无相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嘿嘿笑道:“好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哎,就是玉娘太过可怜,不如贫僧念经超度了她,你看如何”

    林麒笑道:“此事有别人来**心,用不到你,我先走一步,你在这里安心等我回来。”林麒说完扭头看了看,想要与刘伯温,张青山,殷利亨告别,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林麒抬腿就走,别人也不知道他去干什么,刚走到门口,前方无生老母拄着拐杖慢慢而来,林麒停下脚步,闪身让路,无生老母到了他身前,道:“后生,不急着走,我还有用着你的地方。”

    无生老母语态慈祥,没有半点高人模样,倒像是村子里面邻家的大娘大婶,永远都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慈祥,那么的善良,林麒竟就无法拒绝,应了声是,跟着无生老母走回院子。

    七姐妹中,狐女最是活泼,眼见师傅回来,欢呼一声跑来搀住了无声老母,甜甜问道:“师傅,可是抓到了鬼头老祖”

    无生老母摇摇头:“让他逃了。”林麒听了眉头一皱,无生老母如此厉害,都能让鬼头老祖跑了他却不知,先前去追鬼头老祖的是无生老母的身外化身,此时见到的才是本尊,鬼头老祖歼猾,最怕无生老母,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玉娘幻化十几个影子出来,是他最后一搏,就是想拖延住无生老母,好让自己有时间逃掉,他并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无生老母委实太过厉害,留在这里就是等死,只能土遁而逃,等无生老母制住了玉娘,再去寻他,早就没了影子。

    “别说那么多了,先去帮帮这个可怜的女子。”无生老母缓步向前,走到玉娘身边蹲下,轻轻**她的脸庞,温声道:“可怜的孩子,你受苦了。”

    许是无生老母的话玉娘听到了,又或者感觉到了什么,月光下,她的脸庞竟有一滴泪珠悄然滑下,清澈透亮,宛如这世上最珍贵的珍珠。(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