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历史军事 国色生枭 第一二九五章 鸣冤叫屈

第一二九五章 鸣冤叫屈

        甘玉娇呆呆看着楚欢,嘴唇微动,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楚欢目光移向窗外,沉吟片刻,终于道:“数万官兵身在边关,苦寒之地,条件恶劣,立国至今,西北军始终镇守此地。雁门关内的安居乐业歌舞升平,都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戍守边陲。不错,或许在他们很多人而言,只是为了混口饭吃,可是他们这口饭吃的并不容易,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帝国的重要。玉娇姑娘,你身处边关,我知道你性情火爆,不拘小节,只是我也希望你从今以后,能够稍微收敛你的性格,就像我刚才所言,凡事都要想想别人。”

    甘玉娇听着楚欢的话语,出人意料地没有反驳,反倒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楚欢微微一笑,道:“其实我很清楚,你今夜前来,是心里愤愤不平,想要教训我一顿,可是你既不知己又不知彼,擅自行动,这可不是一个聪明人做的事情。”

    甘玉娇脸颊有些发烫,低下头,轻声道:“我……我并没有想过杀你。”

    “我知道。”楚欢道:“如果你想杀我,不客气地说,以你的能耐,先死的只能是你。我知道这件事情与其他人无干,可是你要记住,世事险恶,人心难测,我固然不会在此事上追究下去,可是如果换做别人,如果有人诚心想要对甘将军为难,你今夜之举,就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把柄,一不小心,将会酿成大祸。”

    “我知道。”甘玉娇微点螓首,“你……你是否不再计较此事?”

    “你先走吧。”楚欢重新躺下,“以后就不要意气用事了,我都教过你,很多事情,刀枪是无法解决的。”

    甘玉娇犹豫了一下,终于问道:“楚……楚大人,他们都说你在西梁太阳宫的时候,带刀进了他们的宫殿,西梁君臣都不敢多说一句,这事情是真是假?”

    “你想听这个故事?”楚欢微笑道:“这事情是有的,不过西梁君臣并非不敢多说一句,只是他们不愿意节外生枝而已。”

    甘玉娇身体竟是往楚欢身边凑了凑,又问道:“他们还说,西梁有一个摄政王,想要封你为西梁的北院大王,可是被你拒绝了?”

    “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少。”楚欢奇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甘玉娇竟是显出楚欢此前从没瞧见过的笑容,微显得意道:“我还知道你在安邑的时候,将天门道的妖人找了出来,还杀了天门道的……对了,叫什么将军来着?”

    “木将军!”

    “对,就是木将军。”甘玉娇竟是来了兴趣,“他们说那个木将军隐藏的很深,却中了你的计策,被你找了出来,而且你还杀死了那个木将军,他们说那个木将军练了一种奇怪的武功,全身上下都变成了木头,刀枪不入,那你是怎么杀死他的?”

    楚欢道:“这话就有些夸大了,其实不是我杀死他的,他是被火烧死的。”

    “烧死的?”甘玉娇一怔,“可是大家都说是被你杀死的!”

    “雁门边关,距离安邑数百里之遥,这些事情传过来,总是会与事实不同的。”楚欢微笑道。

    甘玉娇“哦”了一声,又问道:“那么西关的瘟疫,当真是你除去的?他们说你会仙法,制作出仙药,这才祛除了西关的瘟疫!”

    楚欢含笑问道:“那你瞧我像不像神仙?”

    甘玉娇摇头道:“不像!”

    “那不就得了。”楚欢道:“那里有什么仙法,只不过是找到瘟疫的症结所在,研制出了解药而已,而且解药并非我研制,是杏林高人制作出来……!”抬起手,摸了摸额头,心想怎么说着说着和这母老虎谈天说地起来,这三更半夜,毕竟是孤男寡女,楚欢倒不好让甘玉娇在这里多待,轻声道:“玉娇姑娘,天很晚了,你先回去将今天的事情好好想一想,以后可不要再犯糊涂了。”

    甘玉娇向窗外看了看,从床上下来,向窗边走了几步,停下步子,回头来,有些不放心问道:“楚……楚大人,今晚的事情?”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楚欢神魔莫测笑道:“就当是你我的秘密,法不传六耳,你看如何?”

    甘玉娇松了口气,喜道:“你说话算话?”

    “这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楚欢道:“如果你还想着找我报仇,我如果生气,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说漏嘴的。”

    “不会的。”甘玉娇见得楚欢如此大度,对楚欢的厌恶之感大大消除,此时看楚欢倒觉得十分顺眼,“楚大人,你是不是会用刀?”

    “姑娘为何这样问?”

    “我想知道你和我哥哥,谁的刀法更厉害一些?”

    楚欢笑道:“令兄的刀法,是从沙场上真刀真枪锻炼出来,既实用又恐怖,那些花花架子的刀法,可比不上甘将军。”

    甘玉娇想了一下,再不多言,从窗户翻了出去。

    看着甘玉娇离开,楚欢这才叹了口气,起身走到窗边,瞧见甘玉娇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之中,便即关上了窗户。

    楚欢次日并没有在天孤堡停留,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将食盐交付给甘侯之后,便启程往雁门关外去。

    距离雁门关外的贸易场路程并不长,不过三日路途,甘侯将楚欢送出十多里路,楚欢率领队伍一路奔波,除了雁门关,巡视贸易场。

    贸易场早已经动工,此时已经完成大半,整个贸易场方圆也有十数里地,除了用于贸易的商场,这边还设有客栈歇息。

    西关道的商贾士绅们对于贸易场的建立是十分欢迎的,而且这座贸易场兴建的款项,不少都是士绅商贾们自愿捐献出来。

    修建贸易场,并不是一个小工程,为此工部出动了不少人手,而且征调了近千名人手,无论是建筑的本身修筑,还是吃喝工钱,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西关道官库的银子实在薄弱,而且为数不多的银子,需要使用的地方还很多,所以楚欢当时就想着借助西关商贾的力量将贸易场建设起来。

    为此,楚欢还特地下了命令,对于支援贸易场建设的商贾士绅,等到日后开始贸易的时候,将会给与他们一定的特权,例如减轻他们的关税等等。

    其中一部分商贾并不在乎小小的关税减免,而是上报楚欢,允许他们在贸易场经营一些辅助性铺面,例如客栈以及饭店等等,到时候两国商人络绎往来,商贸长将会成为一个人流量极大的地方,在此经营客栈饭铺,必然是大受欢迎,能够到贸易场的都是家财丰厚的大户,就算这边的价格昂贵,也不愁没有客人。

    楚欢倒是欣然答应,本来贸易场的建设,就并不仅仅是货物的交易,一些辅助性的商铺也是必不可少。

    不得不说,工部司的人对于这项工程还是十分的细心,在贸易场开工之前,工部司就已经设计了贸易场的工程图,图纸是由楚欢亲自审核,得到批准之后才进行建设,而楚欢来到关外贸易场之后,就瞧见贸易场的格局,与他审核过的图纸几乎一般无二。

    客栈、饭店、商铺、仓库等等都是布局的十分合理,井然有序。

    检查过贸易场的工程,楚欢这才放心下来,也并无在贸易场多停留,歇了一日,次日便启程返回朔泉。

    等他再次经过天孤堡的时候,甘侯和甘玉娇已经离开,在天孤堡又歇了一夜,次日继续返回,沿途不知一日,前来雁门关的时候,因为沿途检查均田令的实施情况,耗费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此番回去,速度也就快了许多,只用了不到四天时间,已经是跨入了越州的境内。

    跨入越州境内的当天,终于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冬雪,西北的雪季比关内要早一些,落雪如同鹅毛一样,漫天飞舞。

    这一日正行间,前方斥候忽然飞马而来,禀道:“大人,前面道路上有一群人堵着,他们说是要向大人鸣冤叫屈!”

    楚欢皱起眉头,祁宏却已经吩咐随从们做好准备,一行人只行了片刻,就瞧见前方果然出现黑压压一群人,楚欢本以为喊冤叫屈的会是一群百姓,可是这时候才发现,堵在大道之上的,竟然大都是锦衣玉袍,一眼就能看出都是富贾大户。

    祁宏催马上前,沉声喝道:“你们是何人?总督大人在此,还不闪开道路!”

    一群人却已经纷纷跪下,齐声叫喊着“冤枉”,更有人大声叫喊要“总督大人做主”。

    楚欢心下疑惑,催马上前去,也不下马,居高临下看着这一群人,问道:“本督就是楚欢,你们拦在这里,喊冤叫屈,有什么冤屈,尽管说来!”抬手道:“先都起来说话!”

    众人纷纷起身来,一名年逾花甲的老者在众人的簇拥下,率先上前来,老态龙钟,拱手道:“总督大人,我们有莫大的冤屈,要想总督大人禀报。”

    楚欢盯着那老者,问道:“天寒地冻,你们聚在此处鸣冤叫屈,想必冤屈不小,有什么冤屈,尽管说来,如果当真有冤屈,本督会为你们做主!”

    “总督大人,我们要状告户部司主事魏无忌!”老者痛心疾首道:“魏无忌蛮横霸道,要将我们逼入死路,还望总督大人为我们做主!”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