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武侠仙侠 妖女请自重 第七章 胖头鱼

第七章 胖头鱼

        找了块石头当凳子,往鱼钩串上土中挖来的蚯蚓,几乎有半个小指粗,在鱼钩上不住扭动着。

    江云鹤一甩树枝,将鱼钩甩入河中,开始慢慢等待。

    “这的鱼没怎么被人钓过,应该很快就有收获。”

    江云鹤闲着无事,感受着江边的风和弥漫的水气,周围环境虽然不算幽美,却有一种城市里没有的自在,心情大好,高歌道:

    “清风送友笑论大梦从头

    杯中酒赏我作客人间游

    日照群峰峻月下大江流

    天高云雾淡一瞬一千秋

    仙人骑鹤来有宴登琼楼

    宝马香车迎请将相王侯

    胭脂香尘里添白玉作扣

    笑且笑满城风月盈在袖……”

    “唱的挺好听哩,叫什么名字?”苏小小的声音从身后大道方向传来,跨越百余米送到他耳朵里。

    “长安志”江云鹤回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鱼饵不香,还是鱼钩不直,江云鹤坐了二十分钟也没看到丝毫有鱼上钩的迹象。

    “莫非这河里的鱼很少?”江云鹤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

    若是这样可麻烦了。

    自己现在也就能钓个鱼,如果想要抓个老鼠兔子什么的,就只能指着苏小小了。

    可苏小小会干这事儿么?

    江云鹤正琢磨跟苏小小开口的时候,就见河水翻涌,随后冒出一个鱼头来。

    鱼头倒是不小,看样子身长也得有一米左右,将头探出水面,跟江云鹤大眼瞪小眼。

    江云鹤一脸肃然,盘算为什么这只鱼不吃鱼饵,反倒盯着自己看,自己要怎么才能把它变成一条烤鱼。

    看这头像是胖头鱼,最适合做鱼头锅,可惜没家伙事儿。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那条鱼开口了,鱼嘴一张一合。

    “你瞅啥?”

    那一刻江云鹤是懵逼的。

    想想看,你在那钓鱼,旁边一条胖头鱼探头看你,看了半天后来句:“你瞅啥?”

    你心里是什么感受?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妖怪是真的多……

    “瞅天,瞅地,瞅花,瞅草,瞅江水。”江云鹤有些发懵,左右晃晃脑袋道。

    “是个傻子!”那胖头鱼鄙夷道。

    然后一鱼一人继续大眼瞪小眼。

    “你能上岸么?”江云鹤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一脸和善堆上笑容道。

    “上去干嘛?难受的慌。”胖头鱼晃晃脑袋,江云鹤能想象出它实际上是摇头摆尾的样子。

    “这岸上有什么你想要的么?我可以给你拿来。”

    “俺想吃馒头。上次有人拜河神,摆了九个馒头,算算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胖头鱼道。

    要求很淳朴。

    看的出来,是个好(骗的)妖怪。

    “这样,我拿两个馒头跟你换鱼,这么大的,你看好不好?”江云鹤笑容满面,用双手比划出一个半米的长度,他那笑容像极了拿着棒棒糖的咸鱼叔叔。

    胖头鱼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天知道江云鹤是怎么从一个鱼头上看出表情来的。

    不知道胖头鱼是觉得抓鱼太难,还是因为属于同宗同种,晃了半天脑袋问:“俺有银子,换你的馒头。”

    “你为什么不拿银子当馒头吃?”江云鹤反问。

    胖头鱼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江云鹤。

    “我也不能拿银子当鱼吃啊!”江云鹤摊手。

    你看我像差钱的人么?

    呵!

    至于银子哪来的,倒是不难猜,多半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沉在河里的船上得来的,或者是河里死掉的人身上的。

    胖头鱼想了想,最后还是贪吃的欲望占据了脑海,一头扎入水中,没过片刻,江云鹤就看到河面水花飞溅,一条手臂长短的大鱼被从水中拍了出来。

    江云鹤手忙脚乱的将那大鱼抱住,先是被鱼尾巴糊了一脸,接着差点被鱼把他拖河里去。

    一番战斗后,最后用半个身子压住,又摸索了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往鱼头上狠砸了几下,才说服这条鱼老实下来。

    “你等等,我去给你取馒头。”江云鹤高喊一声,把鱼扔一边,跑回大道上无视了苏小小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取了两个馒头回来扔水里。

    这胖头鱼还是挺憨厚的,江云鹤也不小气。

    毕竟一只河里的妖怪,没人类那么多弯弯绕绕,心思也单纯。

    果然,没过片刻,又一条鱼被拍上岸来,再次花了不小力气将这条鱼说服,江云鹤才浑身酸软的坐在岸边抹汗。

    为了说服这两条过于活泼的鱼,他也累够呛。

    “喂,还换不换了?”吃了两个馒头意犹未尽的胖头鱼从江面探出胖头来。

    “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两条鱼够吃了。”

    “好吧,下次要换,就来找我,河边喊三声泽丛,我就出来了。”

    “泽丛是你的名字?谁给你取的名字?”江云鹤好奇道。

    “原来这河里有个老乌龟,懂的多,也聪明,他给我取的。可惜后来有些人来寻宝,结果打起来了,他就死了。”

    “很遗憾。”江云鹤耸肩,这种事从古到今都免不了。“有人寻宝就给他们呗,总没命重要。”

    “屁,那老乌龟藏的严严实实,结果那些人打起来,落下来一剑,江水分开了,他也死了。”

    “天降横祸,殃及池鱼啊!”江云鹤觉得那龟精确实够倒霉的。

    “不是鱼!虽然鱼也死了不少,不过它们都没什么灵智。”

    “是殃及河龟了。”江云鹤立刻改口。

    江云鹤稍一琢磨,一剑下来连被殃及的乌龟精都死了,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该不会是那秋明剑吧?他来寻的宝贝,想必不简单。

    立刻开口询问:“宝贝被他们拿走了?什么宝贝?”

    “是当年镇守河神水府的半块残碑,水府早就没了,就那半块破碑,一群人打的头破血流,死了好几十个!你们人类真无聊!”

    江云鹤对所谓河神和水府颇感兴趣,又问几句,在知道河神久已消失,水府坍塌后也就没了念想。

    接着聊下去,才知道那些人没留下什么东西来,河中也没什么宝贝,倒是意外知道河里有两箱子银子,是一艘沉船上的。

    “你就不怕再有人来寻银子,到时候殃及到你?”江云鹤笑的越发灿烂了。

    “那些人高来高去的,看不上这些东西。”

    “这可不好说,万一呢……这世上有的人爱女色,有的人爱宝贝,也有的人爱银子。偏偏这世上有许多能寻宝贝的,我知道有种寻宝鼠,有人就养了专门寻找金银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找到这来。”江云鹤胡扯道。

    “那就让他们拿走呗!俺躲的远远的。”

    “可你在这河里,万一殃及到你,你都没处说理去。像那龟精一样,半块破石碑,谁想到因为这个就把命丢了!”

    胖头鱼被江云鹤说的心中有些乱,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总不会那么倒霉吧?”

    “倒霉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江云鹤道。“像那龟精一样,如果早知道会那么倒霉,它肯定不藏那了。”

    “那怎么办?”胖头鱼被江云鹤说的开始担忧起来。

    “不如我帮你把那些银子埋岸上,埋远一点儿,再有什么事儿也波及不到你了。寻宝鼠要寻金银,也不会来这河里。”

    “这办法好,谢谢!谢谢啊!”胖头鱼闻言大为感激。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