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科幻灵异 美漫黑科技系统 第二十章 约会
        晚上七点,七月份的天才刚刚黑一点,白里看着窗外的晚霞,却有些忐忑起来。他倒在床上,犹豫了许久,才打开手机,点开最上端一个杨超越头像的飞讯号:“我回来了,出来玩吗?”

    白里只觉得心脏好像漏了一拍一般,手指因为激动还差点打错了几个字。白里发完消息就讲手机放在一旁,两眼失神地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

    白里并没有等多久,飞讯的特别提示音就响起来了,白里顿时一个翻身就抓过手机,熟练地点开讯息:“你回来了?好啊,时间地点。”

    白里看到消息,傻傻地笑了一声,像个二百斤的孩子,“七点半可以吧,就江边吧。”白里强行抑制住自己的激动,嘴角的笑意却是一直没有停过。

    安民县是个小城,并不大,靠着一条安民江才慢慢发展起来的,但是江左江右发展在十年前极其不对称,江右就是以前的老城区,十年前经济政治文化中心都在那边,江左就是白里现在的新城区,十年前安民县ZF迁到了新城区才慢慢发展成现在江左江右对称的样子。

    安民江是安民县的母亲河,随着安民县发展修建了河堤以及风光带,算是安民县的公共公园吧,一般来说,安民县的小情侣都比较喜欢在江边走一走,再加上安民县第一中学就在安民江旁边,高中生嘛,大家都知道,总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的,于是江边约会的人也更多了起来。

    江右,刘锦瑟家。相比于白里家里的格局,刘锦瑟家里要显得狭窄许多,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桌就是刘锦瑟全部的私人空间了。刘锦瑟是家里的长女,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所以一直在外面读书的她只能把自己以前的卧室让给弟弟妹妹,自己在客厅隔开一个帘子住着。

    江右是老城区,所以刘锦瑟家里的房子已经买了将近20年,与白里家里一层楼四室两厅的规格来说,三室一厅起码要小好几十平,况且白里家里也就白里跟两个老人住,刘锦瑟家却是她父母加上三个子女五个人,感觉方面自然不一样。

    刘锦瑟并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不是瓜子脸,但却是复古的鹅蛋脸,照样是极让人羡慕的,配合精致的五官,妥妥的大美人。相比起天天熬夜皮肤不好的叶玲来说,刘锦瑟可以说是肤如凝脂,最好看的是她一头浓密的秀发,闪烁着光泽,着实让人艳羡。

    刘锦瑟看着一副文文静静的样子,却给人一种古典的端庄感觉,白里就是被她这个样子骗到了然后挨了一记回旋踢。

    此刻地刘锦瑟正与白里聊天,她看着江边这两个字眼,不禁眉角溢出一丝笑意,依稀记得那一次白里带个了夜叉的面具把她堵从学校到江边的巷子里,然后被她一个回旋踢把面具踢了下来,好几次说出来玩,他打死都不去那里,今天倒是主动提出来。

    “好,”刘锦瑟只回了一个字,真是好久没见了呢,刘锦瑟随手从一个小包里面拿出一支口红涂了起来,最后对着镜子抿了抿嘴:“嗯,涂个口红,算对你重视了吧。”镜子里面的女孩,笑颜如花。

    “yes!”白里看到刘锦瑟回的消息,用力比划了一个给力的动作,随后飞也似地从床上弹了起来。走到厕所,白里看着镜子前面这个有些胖乎乎的男孩子,顿时一扶额,得,长这样,路子走窄了啊兄弟。

    相比起白里喜欢的女孩子,白里本身不算很帅气,当然也不是那种丑的看不了的,按照颜值分级的话,明星里面的比如刘天王这种算9.5分,那么一般人里面比较帅的就只有8分左右,像张未澎就在这个级别,白里的话估计勉强六分,当然,叶玲和刘锦瑟评分也就差不多八分左右。

    颜值这种东西,评分只是一个量化的标准,像张未澎就觉得自己天上少有,人间无双,可实际上也就比一般人帅上一些,跟明星那种360度无死角根本比不了。同样,很多女生由于修图的关系,觉得自己九分没有,八分还是有的,实际上可能也就六七分。所以现实里面,叶玲和刘锦瑟这种不化妆都有八分的已经算得上出类拔萃了。

    白里摸了摸嘴角的胡茬,差不多有半个月没有剃了,像个胖胖的油腻中年人,其实也许刘锦瑟不会介意吧。白里情商并不高,但是也不是刚刚进大学时候那么愣头青。对于女孩子来说,她可能的确不是很在意你的形象什么的,但是对于你的心意很在意。好久不见,一副邋邋遢遢的样子,肯定会减分的。

    因为这一个月基本都是在富恒呆着的原因,白里还是原先从学校带的几身衣服,他尴尬的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合适的衣服了,而以前一些留在家里的衣服不是因为胖了的原因穿不了就是因为各种原因穿不了的,思来想去白里只能把胡须一剃洗个头就出发,嗯,要知道,洗头是直男对于约会最高的重视了。

    约会洗头这种事情当然是一种调侃,就像之前说的,男生也好,女生也罢,在重视的面前,总归是随意不起来。白里会收拾好自己,即使像刘锦瑟这种女生也会下意识让自己更加美好一点,无关乎与自卑或者什么,我觉得你重要,我希望在你眼里,我会更好一点。

    白里是步行到的安民江边的,晚霞渐渐落幕了,整个江边各种彩灯与白色的LED交织着,有一种朦朦胧胧的仙境的感觉,也许是许久没回来,白里看着着江景竟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我到了。”白里找了一个花坛,坐在了花坛的边缘给刘锦瑟发消息。

    “快了快了,”刘锦瑟秒回:“我在买奶茶,你要不要喝。”

    白里愣了一下,随即懊恼了起来,自己好像也不是缺钱的人啊怎么就想不到要买奶茶这一个点。白里想起以前看的一本叫做《狗粮宗师》的小说,里面人家主角跟女主约会第一次还到处踩点,一点一点都考虑清楚,结果到了他这里两手空空就来了。

    白里现在很想说,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到我了,”刘锦瑟又发过来一条消息,“我就买标准的珍珠奶茶了,我记得你喜欢喝的。”

    ...白里现在感觉自己囧的一匹,得,不用做选择了。

    “哇!你居然还记得我喜欢喝什么!”白里按照平时的语气发了一句消息过去,算是歪打正着。对于女生来说,做一件事情能够得到正面的反馈远远比不知所谓的跪舔要来的好。当然,在这点方面,男女是相通的,很多情侣分手,不是因为某件事情有矛盾,而是很多事情,做了,你觉得理所应当,它就会觉得不开心,然后可能某天就爆发了。

    刘锦瑟并没有立刻回白里的消息,白里心中咯噔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了,这个语气,应该没有错吧,太暧昧了?白里心中有些凌乱起来,但是刘锦瑟很快就又回消息了:“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要过桥了。”

    “好,那我在桥下等你。”见刘锦瑟发消息过来,白里迅速把脑袋里面乱七八糟的想法丢到一边。这也是男女思维的差异,同样的事情,男女其实对于自己的消息得不到回应,都会胡思乱想,但是男生一般都会把目前的事情解决。而女生就不一样了,她们会在脑袋里面疯狂脑补,然后就像打游戏上头一样,退一步我越想越气。

    安民江江右是没有河堤的,是一片峭壁,这也是江右早于江左发展起来的原因,江左是不是会发生洪涝,而江右有天然的峭壁阻拦,没有洪涝之危,所以才能在古代那种洪涝猛于虎的地方成为安民县城的前身。

    一桥贯穿江左江右,建立时间倒是不长也就不到三十年,所以有两道螺旋式的阶梯可以从桥上下到河堤,白里就在两道阶梯中间的部分等着刘锦瑟,这个视角无论刘锦瑟从哪个阶梯下来白里都是可以看到的。

    刘锦瑟还没来,白里又开始失神的胡思乱想,四年的时间,白里从开始的直男到现在好了很多,但是其实还是因为没有谈过恋爱,很多细节方面的东西很难去注意,比如刘锦瑟就知道给白里买奶茶,虽然只是顺手而为的事情,但体现了一个人情商的高低。

    白里虽然是现实的矮子,但是理论方面,曲津西还有张未澎也是跟他科普过的,比如现在这个情况,曲津西就跟他说过。

    男女生谈恋爱也好,或者还没到那个地步也罢,花钱都是一个很讲究的过程。AA当然很好,但是AA的理解方面一定要做好,不是一分一厘都算清楚,而是你给我买了一个东西,我回赠你一个东西,一来二去,这个过程无形之中增加了你们的相处时间。

    白里跟刘锦瑟,其实跟大多数情侣还是不一样的,按照某种说法,朋友之上,恋人未满。这句话听起来还挺美好的,就跟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一样是最常见的鸡汤文。但是实际上,朋友之上,恋人未满也好,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也好,反而不像那些陌生人那样容易成为真正的情侣。

    朋友之上,表示你们交情深厚,一旦男女之间交情深厚了,就很难起粉红色的小心心,就比如如果是叶玲收到白里的消息,叶玲也许会胡思乱想,也许会觉得白里旧情复燃。但是刘锦瑟不会,她只会觉得很正常,觉得不过是好友邀请出来聚一聚,跟小姐妹要求自己逛街一样,所以她会小小的打扮一下,但是这种打扮更多的是一种礼仪而不是“精心”。

    买奶茶的行为也是,很多朋友出去,说是AA,但是实际上可能就是今天我请客,下次你请回来,行为一样,但是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朋友之间,你请我,我请你,这是客套,情侣之间,就是用心的调情了。

    很多女生都喜欢看女频的大女主文,觉得一个能够陪伴自己好久的男主真的实在太好了,但是实际上那些个温温柔柔,完美无缺,申请专一的都是男二,最后都是扑街。所以友情以上,可能真的一辈子就是友情了,升格到爱情的攻略难度还不如你新开一个副本。

    其实啊,所谓红颜知己或者男闺蜜,无非都是这种,我喜欢,然后亲密度加满了,可是加错点了。三观正一点也许在有了伴侣之后主动结束这种关系,不舍得的也许兜兜转转,阴差阳错的反而转过来了,不过多数是第一种。当然也有三观不正的那且当我没说,世间那么多人,总有人会想法不一样。

    白里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大学之前也许喜欢刘锦瑟,但是更多的是心中的好胜心大于这种喜欢,大学之后就喜欢上了叶玲也是无疾而终。再后来,看到漂亮的女孩子也许会心动一瞬间,但是他那个怪病让他没有那个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就连曲津西他们传授他的秘籍他都是当八卦来听的。

    他喜欢刘锦瑟,毋庸质疑,从高中到大学毕业,从势同水火到无话不说,断断续续。只是之前的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去喜欢这么一个人。就像很多少年说的,在最无能为力的年纪遇到了最想照顾一生的人。

    男女相处,如果一开始就抱着一副我想跟你交往的态度去追,多半到最后不是变成舔狗备胎就是不欢而散。修成正果的,一般都是那种一开始互相吸引的,彼此觉得优秀的样子才有后来的许多故事。

    很多中年男人都会碰到感情的疲惫期,那个时候,能够有能力照顾以前曾经觉得无法照顾的人,接着就是顺理成章的出轨。

    这也是为什么所谓的同学会让很多家庭破散的原因,看到曾经自己所珍视的被人弃如敝帚,怎能不怒火中烧,怎么能抑制住自己熊熊燃烧的野心。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光鲜亮丽的背后同样被自己弃如敝帚的妻子曾经也有着满眼都是她的少年。

    白里庆幸着自己没有到需要抉择的年纪,她很好,现在的自己也恰恰好。白里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怦怦跳动着,就像那些大腹便便,满脸油腻中年人们熊熊燃烧的野心。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白里视线里面,白里顿时眼神一亮,惊艳,这是白里的第一感觉。一身素色的雪纺长裙,让刘锦瑟如同谪仙一般美丽,黑厚的头发编成两支极考验发质的麻花辫,淡淡的红唇,更是秀丽而不妖艳,白里只是惊叹一切恰到好处。

    白里赶快走了上去,心跳反而没有那么激烈了,一种自然的熟悉感让白里激动的心情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平息了下来,白里只能解释为一种叫做习惯的惯性,让他不至于像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不知所措。

    看到白里,女孩也是欣喜起来,她看了楼梯一眼,就加快速度从阶梯上走了下来,两人就这样在楼梯口的位置面对面的站立着。

    习惯的力量让白里自然地开口:“好久不见。”白里看着女孩秋水般的双眸,心中赞叹,真是好看啊。

    刘锦瑟只觉得白里的双眼直勾勾地,看得她反而不敢直视,她不自然地偏了一下头,就看到男孩两手空空,不禁有一丝丝失望,虽然她知道其实就算白里带了礼物她大概率也不会要,但是重要的是好友重视自己不是吗?

    还好,刘锦瑟不是那种计较的人,况且也不是男女朋友,本来这种自然的相处她也更欢喜一些,不然像在学校里那一堆天天献殷勤的她反而觉得从心底厌烦。

    “好久不见啊!”刘锦瑟记起上一次两人见面还是一年前了,寒假白里在赶论文,没有回家:“你毕业答辩过了吧。”刘锦瑟顺手将手中的一杯奶茶递给白里。

    白里接过奶茶,并没有打开:“过了。”

    刘锦瑟那边已经将奶茶打开大喝了一口:“我怕迟到了快走过来的,渴死我了。”

    “不要急,慢点喝,又没人跟你抢。”白里看着刘锦瑟喝奶茶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感觉心情更加愉悦起来,女孩的快乐,他感同身受。

    “嗯嗯,白干部说的对。”女孩甩了个头,长长的发梢拂过白里的鼻翼,带来一丝清香。女孩子并没有在意白里略显教训的语气,本来两人就时不时通通电话,白里教训人她也习惯了,反正她很喜欢在白里面前露出真实的样子,因为白里从来都只是口头说说,但是她所有的行为他都不会介意的。

    “走走吧。”白里虽然被女孩的发香弄得心痒痒的,好想抱一抱她,但是要是真的干了就是在作死了。

    “嗯。”女孩含糊的回了一句,就向前走去,在口中奶茶咽下去了之后她才说道;“你这一个月在干什么,怎么才回来,你这一个月不给我发消息我差点都以为你人间蒸发了。”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