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第91章 第九十一章

第91章 第九十一章

        >    第九十一章



    多人齐聚在顾雪仪楼下的时候,媒体们的报道才刚刚更新到——《顾雪仪与豪门阔太聚会,地位不掉反升?》



    他们抓拍到了顾雪仪和李辛梅等人聚会的照片。



    李辛梅在中间并不算起眼,但其他几个豪门太太还是有点来头的。



    网友们的眼睛多尖啊,立马认出了她们分别是谁的太太,谁家更有钱。



    【先是几个大佬和顾雪仪有约,再是盛家人都要给她拎包,现在豪门太太也都一块儿聚会了,行了,行了,散了吧,顾雪仪女士很好】



    【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我竟然有种,和宴总在一起限制了她发挥的错觉】



    【前几天说顾雪仪只是靠美色吸引男人的,现在还有什么话说?emmm那些豪门太太不是人?】



    【别说啦,杠精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给你挑出刺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杠精确实少了很多。



    当人强到一个地步,有人厚着脸皮还能杠一杠,但大部分人都杠不动了。



    更多的普通人,都是忍不住咂嘴,佩服又向往。



    八卦论坛里,甚至又为顾雪仪开起了一栋专楼。



    这头顾雪仪洗漱完出来,蛋羹就已经摆上桌了,连同一杯温开水,和一碟洗好的水果。



    宴朝袖子挽起,身上的围裙还没有解下来。



    他就坐在餐桌旁,面前却摆着笔记本电脑,单手敲击着键盘。使得这一幕显得格外违和。



    顾雪仪轻挑了下眉。



    宴朝看上去并不轻松,甚至是有些忙的。



    在这样的时候,让她来做这些,她都是不耐的。



    顾雪仪随手拈了颗葡萄放进嘴里,特别特别甜。



    她倚坐在那里,竟然生出了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顾雪仪喝了水,又低头吃完了蛋羹。等抬起头,宴朝已经合上笔记本了,他问:“中午想吃什么?”“我还带了一点酒,你也许会喜欢。”



    “今天的确不需要宴总帮忙,宴总也忙不过来的。”顾雪仪说。



    正好这时候,门铃又响了。



    宴朝心底有了点不好的预感:“是吗?”



    保姆过去开了门,两个厨师模样的人,身后还带了助理,鱼贯而入。他们手里拎着食材,还扛着桌板,显然是要在宽阔的客厅内再搭起几张桌子。



    顾雪仪说:“本来应该在酒店里办的,但是乔迁宴么,我想了想,还是应该在家里办更有烟火气。过去办乔迁宴,也都是为了请亲戚朋友到家中,旺一旺人气,如此住下来之后,才会顺顺当当。”



    宴朝:“啊。”



    所以……她到底请了多少人?



    门铃又一次响了起来。



    宴朝:“……我来吧。”



    顾雪仪:“唔。”现在才十一点,这么早其他人也到了?



    顾雪仪又往嘴里放了颗葡萄,然后突然顿了顿:“你身上的围裙……”



    宴朝却已经走到了门口,拉开了门。



    多双眼睛正好对上。



    “……”



    “…………”



    门内外,骤然间都是一片死寂。



    半晌,才响起了宴文姝的声音:“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江越:“呵呵,宴总啊……”



    他们都死死地盯住了宴朝身上的围裙,身形挺拔的男人呈现出了家庭煮夫的主人姿态。



    他们恨不得把这么个东西扒下来给自己穿上!



    宴朝什么时候来的?



    他凭什么出现在这里?



    前夫就该有前夫的觉悟啊!



    宴朝也依次扫过了他们,平静的面容下,要多不快乐,就有多不快乐。



    空气凝滞了三秒钟,彼此双方谁也开心不起来。



    “江总。”



    “盛先生。”



    ……



    “宴总没看见我吗?”封俞插声道。



    “封总的事都处理完了?”宴朝的声音稍微拔高了一点。



    顾雪仪听见声音,立刻朝这边扫了过来。



    “封俞?”顾雪仪丢开手边的水果,起身缓缓走了过去。



    封俞:“……”



    封俞觉得自己都不算阴险了。



    宴朝才叫阴险。



    顾雪仪走到门边,拽了下宴朝的袖子,好让他让出一条路:“文姝……你们先进来。封总……”



    封俞心底大骂了一声“草”,脸上皮笑肉不笑地问道:“怎么?我还不配进来吗?”



    顾雪仪淡淡道:“封总的确不适合出现在这里。”



    封俞咬了咬牙龈。



    他也就是回国的时候,才陡然意识到,彻底接手扑克牌,不仅仅是一种变相的洗白,同时也给他自己套上了一层枷锁,他想要再随心所欲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顾雪仪这是拿他当老黄牛使呢。



    顾雪仪这女人实在无情得很。



    偏偏又正是她理智无情,才更迷人。



    草。



    封俞想来想去,还是难得升起了点委屈。



    “那江二呢?”他问。



    江越一看要拉自己下水,立马就不干了:“我和封总不一样的嘛,封总做生意,谁知道有多少见不得光的……”



    封俞:“……”



    江靖捂着自己被踢得火辣辣的屁股,心说,看来还是有人比他哥更蠢更惨的。



    啧啧。



    江靖重新看向顾雪仪的方向,还是顾姐姐厉害啊!



    “不过今天既然来了……还是感谢封总、江总捧场。其他事,一会儿再说。”顾雪仪也没打算真把人拦门外,“都进来吧。”



    盛煦这才迫不及待走在了最前面,一进门就左右打量:“大……姐姐,哪儿我帮得上忙啊?”



    他没想到宴家那群小崽子也腆着脸上门了。



    那他肯定得体现一下自己和他们的不同啊!



    得让顾雪仪知道,谁才是贴心好弟弟!



    其他人却皮笑肉不笑地齐齐看了盛煦一眼:“哪里需要劳动盛先生?”



    江越一眼瞧见了桌板,说:“我先搭桌子。”



    封俞还搁那儿憋气呢,就没动。



    盛煦却是立马道:“这么多人肯定招待不过来啊,我帮你招待啊,我去洗杯子接水……”



    宴文嘉:“我自己有手。”



    宴文宏:“我去削水果,我水果削得可好啦。”



    原本因为面积过于宽阔而显得有些冷清的整层楼,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啊,甚至是乱糟糟了起来。



    所有人都积极地变客为主。



    顾雪仪:……



    突然失业的保姆:???



    保姆张了张嘴,看着屋子里晃来晃去的,无数张都让她感觉到熟悉的面孔,有一丝恍惚。



    啊对,中间还有个……那是原文嘉吧?好像是叫原文嘉!她女儿可喜欢他了!



    那可是个大明星啊!



    保姆于恍惚之中,不由转头看向了顾雪仪。



    她的雇主……这么厉害的吗?



    这些不会都、都是她养的小白脸吧?还、还都挺有职业操守,一个个都挺积极,局面比她刚当保姆竞争上岗的时候还要火热。



    顾雪仪坐回了餐桌旁。



    她明明才是主人,但这会儿,江越突然递了杯茶给她,宴文宏突然削了个芒果还切了片给她,宴文嘉还翻出了她的小饼干……



    好吧。



    这里没有什么伺候的佣人丫鬟,要顾雪仪亲自劳动起来招呼他们,顾雪仪其实也是不乐意的。



    既然能轻松享受,那便享受吧。



    顾雪仪缓慢地吃起了芒果。



    宴朝这时候反而没有动了。



    宴文姝急得都快掉头发了,她强忍着冒犯大哥的畏惧,小声说:“大哥,你快去啊!他们都在讨好大嫂你没看出来吗?”



    宴朝当然看出来了。



    这会儿他胸口都仿佛揣了块冰,眼底快要压不住戾气了。



    宴朝淡淡道:“这时候去有什么意义?无数人拥簇而上,再加进去,不过锦上添花。”



    宴文姝怔怔道:“所以呢?”



    宴朝拔腿走向了顾雪仪:“既然他们这么喜欢劳动,就让他们劳动吧。”



    然后宴文姝就看见宴朝坐到了顾雪仪的对面,低声和她大嫂说起了话。



    宴文姝:…………



    对不起打扰了。



    大哥,狗还是你狗。



    是我小看您了。



    宴朝低声和顾雪仪聊起了基金会的事,包括公司选址等等……



    顾雪仪正需要汲取这方面的知识,毕竟有些东西并不是一味能从书本中得来的。像宴朝这个地位的人物,手中应该握有大量花钱也买不来的宝贵经验。



    其他人自然慢慢也注意到了这边聊天聊得热切的景象。



    江越:“草。”



    封俞已经在心底草了又草。



    宴朝真不是个东西!



    但这会儿他们要想再停手,也来不及了。



    这事情开了个头,现在撒手不干了,那不更得留下坏印象吗?



    几个人只好憋着劲儿,摆好了果盘,又放好了碗筷和餐巾。



    顾雪仪今天请的厨师,都来自高档中餐厅,他们可就比保姆见得更多了。



    厨师们正在宽敞的厨房内忙活的时候,突然进来了一个人,问:“先上什么菜?”



    厨师:?



    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厨师还当是自己的助手,等一回头,却撞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江总?!”



    江越木着脸应了声。



    “这道,这道……”



    江越端了菜就走人了。



    厨师却有点没回过神。



    他是识得顾雪仪身份的,只知道这位昔日的宴太太,今日的顾总,是要在家中宴请宾客的。前脚看见了宴总,他还心想,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离了婚都还能做朋友,大概是利益关系摆在那里吧……结果现在呢?



    厨师不由伸长了脖子去看。



    厅里好不热闹!



    一眼望去,全是认识的面孔!从商界到政界,甚至还涵盖了大明星!



    厨师恍惚地转回了头:“……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啊。”



    办个乔迁酒,都这么多贵人捧场。



    厨师哪能想到,这才只是个开始呢,没一会儿,就频频有其他几位贵客,跟着出入了厨房,他们都是来打下手的。



    到后面,厨师都麻木了。



    这头江越端了菜出去后,就径直走到了顾雪仪的身旁,呵呵笑着说:“宴总不去帮忙吗?”



    宴朝捏了下手腕:“有点累。”



    顾雪仪想起他早早地就来了,给她做完食物后,他就又继续忙工作了。再想起前几天,他累得在沙发上睡着了。



    顾雪仪皱了下眉,淡淡道:“宴总的确有些累。江总也坐下休息吧,交给厨师带来的助手就行了。”



    江越一口老血哽在了喉咙里。



    宴朝就他妈是个纯种工作狂,他会累?谁看见他累过?



    顾雪仪竟然还就吃这套?



    “那宴总慢慢休息。”江越咬着牙说:“我去厨房看看,顾女士爱吃的菜做好了吗?”



    顾雪仪惊讶道:“江总怎么会知道我爱吃什么?”



    说起这个,江越那可就有点得意了。



    科技啊!



    科技改变人生啊!



    江越说:“我特地翻过,百科词条上有写……顾女士爱吃炝炒秋葵,脆皮金狮虾……”



    江越这话说得也不委婉了。



    当着宴朝的面,甚至还故意强调了下“特地”两个字。



    宴朝却依旧八风不动。



    他挪走了顾雪仪手边的果盘,说:“少吃一点了,一会儿该吃正餐了。”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透露出了点熟稔亲近的味道。



    江越:“……”



    他扭头看向顾雪仪。



    顾雪仪这时候却更惊讶了:“嗯?这些不是我爱吃的。”



    宴文嘉走过来,语气欠打:“哦,江总说百科词条啊,这东西都是瞎编的。我的词条里,还有人说我积极乐观、阳光向上呢。”



    江越:“…………”



    垃圾科技!



    宴朝抬了抬眼,这下再看宴文嘉。



    嗯,这个弟弟看上去也没那么蠢了。



    顺眼了许多呢。



    江越厚着脸皮问:“那顾女士爱吃什么?”



    顾雪仪顿了顿。



    她对过去在古代爱吃的那些菜,记忆深刻。而到了这个世界后,她反倒不太记得菜名了……尤其是宴朝亲手做的那些,她更不知道菜名了。



    宴朝倒是大大方方地开口道:“蟹肉粉丝煲,小笼包,酸汤牛肉,煎银鳕鱼……”



    江越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心底嫉妒且不爽,忍不住开口:“宴总怎么知道?”



    宴朝淡淡道:“是啊,我知道。我还知道她爱喝的茶是君山银针,她不爱喝咖啡。她会品酒……”



    顾雪仪怔怔出了神。



    原来在她自己不曾留意的地方,有个人细心地记下来了她的喜好。



    从来都是顾雪仪去留心别人,这回却是新鲜了。



    江越越听越觉得冒火。



    这他妈不就变相秀恩爱吗?



    不是都离婚了你有什么可秀的?



    江越闷声说:“多谢宴总告知,我以后一定记得牢牢的。”



    宴朝语气平缓:“江总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脸皮厚啊。”



    江越:?



    江越觉得宴朝这人真他妈蔫儿坏到家了,到底谁脸皮厚?



    顾雪仪轻笑一声:“江总倒也不必记这些,我不会因为一顿饭不够妥帖,就记江总的仇。”



    江越张了张嘴,更觉得胸口闷得慌了。



    他……他表现得不够明显吗?



    顾雪仪看不出他的意思吗?



    他不是都约顾雪仪去电影了吗?顾雪仪都答应了啊!他们还一块儿看了一场爱情电影啊!行吧,虽然事后顾雪仪评价拍得挺烂的。……但那不就是约会吗?



    江靖这时候走过来,拍了拍江越的肩,端出一点有丰富经验的过来人的架子,说:“哎呀,哥,一会儿跟你说。”



    江越只好按住心头的思绪,准备一会儿再在江靖那里取取经。



    江靖却盯着江越心道,惨呐,真惨呐,明显人家顾姐姐都还不知道你对她有意思呢。



    江靖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这就是打弟弟的代价啊。



    上天终于开眼了啊!



    江越又去端菜了。



    还没忘记回头吩咐江靖:“你一块儿。”



    江靖:“……哦。”



    顾雪仪望着他们满屋子忙活的情景,倒是没什么受宠若惊的感觉。



    上辈子围着她打转的人从来就没少过。



    大理寺少卿有一回为了求她一桩事,还想给她做马夫呢……只是顾雪仪不想传出,盛家、顾家苛待他人的名声,便婉拒了。之后还有什么新科探花,大学士的公子,……那位休了夫婿的长公主的长子,还在她跟前,躬身给她做下马车时的脚凳。



    但顾雪仪觉得太神经病了。



    现在顾雪仪倒是更关心另一件事。



    她转过头,看向宴朝:“原来宴总记得这么多小事。”



    宴朝摇头道:“怎么会是小事?于你来说,或许只是小事。你爱吃的菜色,喜爱穿的衣服颜色,爱喝的茶和酒,抽选书籍时喜欢从上往下依次抽走阅读的习惯,在有地毯的房间里并不爱穿拖鞋,怕冷时会将被子攥得紧紧的……在我心中,却都是大事。”



    顾雪仪一时有些说不出话。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像是有什么堵在喉咙里,也堵在心上,沉甸甸地压着,于是装在胸腔里的那颗心,便不大舒服了,砰砰作跳,像是要将那沉甸甸的东西掀翻开。



    厨师这时候走出来,恭敬地道:“顾女士,可以开餐了。”



    顾雪仪猛地抽回了盯住宴朝的目光,点点头,起身请众人落座。



    大家这才松了口气,心底当然不知道又骂了宴朝多少遍狗比。



    落座后,盛煦却是第一个举杯的,他道:“我以后天天来这里蹭饭,您不会嫌弃我吧?”



    盛煦话音刚落,无数目光就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盛煦和顾雪仪究竟是什么关系,至今都还是个谜。男人们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嗯,可以。”顾雪仪说。



    宴文姝急了:“我也要!”



    盛煦感受着四面八方投射来的冷冻光线,不惧反爽。



    那都是嫉妒么。



    嫉妒他能理直气壮跨入顾雪仪的门!蹭顾雪仪的饭!



    盛煦笑了笑:“我就知道您还是爱我的。”



    所有人这下连筷子都齐齐停住了。



    封俞冷笑道:“盛先生说什么胡话呢?”



    江越:“盛先生别光喝酒啊。”



    宴文嘉阴沉沉地接口:“再来两粒头孢啊。”



    盛煦:“……”



    顾雪仪皱了下眉,目光冷淡地盯住了盛煦。



    她虽不通情爱,可这些话含含糊糊的,她却是敏锐地立刻揪住了个中漏洞。



    盛煦这才改了口:“我知道您是疼爱我的。哦,刚才少说了个字。”



    这话听着别扭。



    江越等人有点没琢磨出味儿。



    倒是宴家几个小的,对视了一眼,感觉到了一丝怪异。



    疼爱和爱的区别。



    疼爱那不是长辈吗?



    大嫂什么时候成这个陌生男人的长辈了?



    宴文姝危机感顿生,分外不善地盯住了盛煦。



    之后盛煦倒是没再说什么惊人的话,他倒不怕这帮人,主要是怕挨顾雪仪的打。



    也不知道来到这个世界后,大嫂打人还疼吗?



    一顿乔迁酒总算是磕磕绊绊地吃完了。



    顾雪仪又喝了一点酒,这回她有了经验,喝得不多。只是等放下酒杯,两颊悄然飞起了两抹绯红,连带耳根都蒙着一层薄红,眼底也多添了一分水意。



    顾雪仪起身送他们离开。



    他们倒是想要多留,但又怕打搅顾雪仪休息,只能往她面上多扫两眼,然后才不大甘心地出了门。



    “谢谢。”顾雪仪低声说着,又露出了一点浅浅的笑容。



    她也是突然发现。



    她虽然对这里仍旧缺乏家庭的归属感,可她在这里已经建立起了全新的,自己和他人的联系。



    她有了许许多多的朋友。



    “……不谢。”江越闷声说。



    其他人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顾雪仪脸上的笑容,然后才进了电梯。



    就这样,都分了几拨进电梯,才算散完。



    无数豪车几乎前后脚抵达这里,然后又前后脚地驶离了这里。



    江越等上了车,才突然想起来:“江靖,你刚才看见宴朝的车了吗?”



    “啊,宴总的车?没啊,没注意啊。”



    江越皱了皱眉。



    宴朝这心机吊……



    保姆和厨师助手们收拾着残局。



    顾雪仪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然后突然听见了门铃声。



    嗯?



    是谁落下什么东西了吗?



    顾雪仪慢吞吞地起身,走过去。



    门打开。



    宴朝却还站在外面。



    顾雪仪的目光微微下移,开口语速有些迟缓地道:“忘记取围裙了吗?唔,你脱下来,递给我。”



    宴朝却紧紧盯住了她的面容。



    脸颊绯红,唇也是绯红的,眼底水色轻动。



    他想起了几个月以前,他刚回国,和她一起赴简家家宴后回去的路上。



    她那时醉得还要厉害些。



    宴朝脱下了身上的围裙,又抬手解开了喉结处的那颗纽扣。



    他问:“我可以亲你吗?”



    江越坐在车里无端打了个大喷嚏。



    他越想今天宴朝的一系列操作,越觉得不爽快。



    “我得订花,……今天饭桌上,顾雪仪说了,她基金会挪到信阳大厦了对吧?明天老子要送一车花到信阳大厦!”



    “哥你记得附张卡片,上面就写一首情诗。”



    江越:……



    江越:“我他妈不会写啊,我语文都才拿三十三分。”



    “你傻啊!”江靖的指挥欲又来了,恨不得踩到车顶上对他哥指指点点,“你抄啊!”



    唉真爽啊!请牢记:,网址手机版m..  电脑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书友群qq群号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