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    第七十四章



    飞机平稳落地,当踩上机场大厅的地板时,顾雪仪还有一丝恍惚。



    宴文宏他脸色发白,拽着帽子,恹恹地走在顾雪仪的身侧。



    顾雪仪往他的掌心塞了一颗糖,他的表情这才放松了点。



    “一会儿到酒店,先喝一点热水。”顾雪仪说。



    宴文宏点了下头,面色依旧苍白,但嘴角却微微翘了翘。



    还得感谢曾经陪着宴文嘉跳了无数次伞的经历,不然顾雪仪也不一定能适应,这么长的飞行旅途。



    暗暗感叹科技进步的时候,顾雪仪仰头一看,看见了一张牌子。



    上面用中文写着几个大字:



    欢迎太太!



    宴朝的手下在背后说:“太太,就那儿!”



    指的正是举着牌子的男人。



    男人一头棕色齐肩发,向后梳起,红棕色眼珠,鼻梁高挺。他身穿灰色衬衣,纽扣开到了胸膛,腰间鼓鼓囊囊,像是揣满了东西。



    他左右探望着,然后终于锁定了顾雪仪这边。



    顾雪仪:“……是宴总安排的?”



    “是的太太。”手下在背后应声。



    说话间,男人已经三两步跨到了面前。



    他身上带着一点气质,和当初顾雪仪第一眼看见宴朝的照片时,感知到的那一点血气有些相像。



    男人咧嘴笑了笑,开口是流利的华国语:“是宴太太?”



    顾雪仪微微颔首:“是的。”



    男人话音落下,张开手臂就要拥抱顾雪仪。



    手下吓得立马就是一个飞踢。



    “草。”男人捂住了自己的后腰:“袁刚,你搞什么?”



    手下拉着脸:“这是我们太太!”



    “我知道,但是MR.宴说……”



    手下又踢了他一脚。



    顾雪仪缓缓眨了下眼,问:“宴总说了什么?”



    男人抿了下唇,避开了这个问题。他这下规矩了,只是朝顾雪仪伸出了手,说:“我叫哈迪斯。”



    “哈迪斯你听说过吗?”男人问。



    顾雪仪:“没有。”



    倒也不是没有,她在那本书里看见过。



    哈迪斯,似乎是女主郁筱筱的爱慕者之一。



    “哦,居然没有听说过,真是令人伤心。”哈迪斯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是看不出一点伤心的,他笑笑说:“是宴让我来接你的。车在外面……”



    顾雪仪转头看向身后的手下。



    为首的叫袁刚,是个混血。



    他点了下头,示意的确是这样。



    顾雪仪这才颔首道:“那走吧。”



    哈迪斯惊奇地看了看她,嘀咕了一句:“原来真的不认识我。”



    然后才带路走在了前面。



    机场外停了一排的车,一排黑色豪车,拥簇着最前方的黄.色小轿车,衬得它格外的骚.包。



    机场附近来往的人群都有意识地绕远了一些,免得和车队撞上。



    哈迪斯带着他们走近了那辆黄车。



    这时候顾雪仪听见了闪光灯的声音。



    “那是什么?”顾雪仪扭头看了一眼。



    人群以外,竟然蹲伏着一排高举着长.枪短炮的媒体。



    哈迪斯指了指自己:“拍我的。”



    顾雪仪没有再问,一手接过了宴文宏的书包:“你先上车。”



    宴文宏点点头,坐了进去。



    谁也没有拿那帮媒体当回事。



    哈迪斯这才注意到宴文宏,他再度惊奇道:“他是谁?宴的弟弟吗?”



    “嗯。”



    哈迪斯摇摇头:“真是怪了。”



    顾雪仪没理会他,也坐进了车里。



    哈迪斯一手撑着车门,也要往里坐,被袁刚抓了一把:“您坐前面,我得坐后头。”



    “在我的车上,会不安全吗?”



    袁刚没说话。



    “好吧,好吧。”哈迪斯应着声,坐进了副驾驶,他自言自语道:“我看上去才更像是个保镖。”



    司机“噗嗤”一声笑了。



    司机一脚踩下油门,一整支车队才跟着出了机场。



    那些媒体也连忙上了车,紧跟在后面追个不舍。



    哈迪斯居住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



    等车停稳,他打开车门走下去,说:“你住进去,能望见白宫。”



    面前是一座典型米国式装修风格的庞大建筑。



    宴文宏抬头看了一眼,低声问:“我们不住酒店吗?”



    面前的建筑看上去富丽堂皇,宴文宏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不讨厌也不喜欢这个地方,但他很不喜欢那个哈迪斯。



    他是有一点点贪心的。



    在家的时候,大嫂要关心的人并不止他一个。但至少在异国他乡,只有他。



    “嗯,不住酒店。”



    住酒店当然更自由更舒适。



    但顾雪仪也很清楚,宴家名头好用的同时,也难免带来危险。所以宴朝会将他的手下给她,又特地联系了国外的人来接她。



    “你们会喜欢这里的。”哈迪斯说着,抢过了手下的工作,拎过了顾雪仪的行李箱。



    一行人进了门。



    顾雪仪却是一愣。



    穿过门厅,里面却是衣香鬓影、推杯换盏,大提琴手与钢琴师坐在场中缓缓奏响乐曲,各种异域人长相的男女在场中低低嘻笑、交谈。



    只不过在他们踏进来之后,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那些人齐刷刷地朝顾雪仪一行人看了过来。



    “哈迪斯突然离开,是去接了她吗?”



    “……华国人?”



    “老天爷,怎么会是哈迪斯提着行李?”



    那些人交谈用的是英语,顾雪仪此道并不精通,只能零星听明白几个单词。



    唔。



    如果有需要的话,回国后还是应该请老师,系统性地学一学。



    “不用管他们。”哈迪斯说着,引着他们穿过了人群。



    顾雪仪穿着灰色西装裙,走在盛装的人群中丝毫不怵。身边的宴文宏也骤然放下了拽帽子的手,他抬起眼眸,面容冰冷,双眼阴沉,一改脸上的乖巧。



    那些人本能地敛了敛放肆打量的目光,避开了宴文宏的眼神,自然也就不再看顾雪仪了。



    “那个华国少年是什么来头?”



    “……看上去很可怕。”



    “他们是谁?”



    “不知道。”



    哈迪斯的宅子很大,内部装有电梯,他们乘坐电梯径直上了四楼。



    “整层楼,都划给你们使用。”哈迪斯说着,还叫来了管家,将钥匙交到了顾雪仪手中:“需要菲佣的时候,随时按房间的按钮。还有我的手机号是……”



    他一一都安排妥当了,然后才留下他们先歇息。



    “先睡一觉。”顾雪仪对宴文宏说。



    宴文宏乖乖应了,推开隔壁的门走了进去。



    宴文宏抬眼了看了一圈儿。周围的一切完全是陌生的,就好像几年前他第一次被迫离开胡家,被送入了淮宁中学的时候一样。



    宴文宏吸了口气,找到了挨着顾雪仪方面的那面墙,就着墙角的沙发沉沉睡下了。



    ……



    国外几乎不使用热水壶,只有咖啡机。



    而顾雪仪又恰好不喝咖啡,更不会使用这个东西。



    她按了按墙上的铃。



    没一会儿她的门就敲响了。



    “有什么吩咐吗?”顾雪仪一打开门,就又对上了哈迪斯那张脸。



    不是菲佣?



    顾雪仪挑了下眉,指了指咖啡机:“不太会用,能教一下怎么烧热水吗?”



    “当然!”哈迪斯三两下就挽起了袖子,凑了上去,弯着腰开始操作。



    顾雪仪站在后面,一边将他的动作收入眼底,一边问:“来的怎么是哈迪斯先生?”



    “噢。你好像不太擅长英语,和我交流比较方便。”哈迪斯说。



    他是怎么知道她不擅长的?



    是因为她一路上都坚持用华国语言交流?



    “好了。太太会了吗?”哈迪斯直起腰问。



    顾雪仪乍然听见这句话,还有一刹的怪异感。大概是因为宴朝总这样称呼她?



    顾雪仪掩去眼底的色彩,点了下头:“会了,谢谢。”



    这时候楼下的人忍不住频频抬头往上望去:“哈迪斯怎么急匆匆地又上楼了?”



    “哈?刚刚好像别墅里的菲佣铃响了。”



    “那为什么是哈迪斯去?”



    “那个华国女人到底是谁?”



    一群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哈迪斯这才又下了楼。



    顾雪仪将杯子仔细地洗净、烫过,然后才装了热水,敲开宴文宏的门。



    宴文宏意外地睡得不错,他双眼惺忪,将杯子捧在掌心,还有点烫,但他却舍不得丢开,只觉得脸上仿佛都有血液缓缓回流了。



    宴文宏惊喜极了。



    但仔细想一想,这就是顾雪仪的风格。



    就像是他从学校回到宴家,因为胃病被送到医院,她也是亲自陪在他的身边……



    “大嫂喝了吗?”宴文宏高高端着玻璃杯,黑白分明的眼眸,透过了玻璃杯的边缘,雾气氤氲后,看上去像是一只小奶狗圆圆的眼。



    “我一会儿回去喝。”



    宴文宏这才点点头,慢吞吞地抿着杯子里的水。



    “如果还有不舒服的地方,直接打电话叫我。”顾雪仪嘱咐了一句。



    宴文宏连连点头,目送着她走出去,然后才又躺了下去。他裹着薄薄的毯子,却仿佛裹在厚厚的棉花中,开心快乐地打了个滚。



    “咚”——



    宴文宏从沙发上滚了下来。



    “……”



    与此同时,国内。



    《明星》的票房已经破了四十亿。



    无数人为宴文嘉的演技落泪时,也有人为韩稳、苏芙的人设崩塌感到高兴。



    【红杏的工作人员被带走了大半,连那位宋太都被请走了,还有她几个儿媳,也因为参与其中都被带走了】



    【这个得坐牢吧?还是罚款?】



    【牵涉金额太大,搞不好要坐牢的,都属于诈骗了】



    【大快人心】



    【拉倒吧,宋氏那么有钱,那么牛逼,要捞个老板娘会成问题吗?这事没准过两天就抹平了】



    【我不关心这个,我现在就想知道宴太太能入账多少钱!】



    【电影还要上映一段时间才下映,宴太净收入十个亿应该没问题吧】



    【日,羡慕哭了】



    【最大赢家是宴氏和顾雪仪女士,啊啊啊!妻子是资方,丈夫是发行方,牛逼大发了!顾雪仪女士怎么牛逼!这么能给宴氏赚钱!】



    【↑大概这就是天生一对叭,害】



    石华坐在了审讯室里。



    这还是她第一次坐在这个地方。



    她再也维持不住那副和蔼的表情了,她问:“顾雪仪呢?”



    警察冷着脸:“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石华死死咬牙。



    开什么玩笑?



    顾雪仪还真和警局打好关系了?警局都得维护她这个“好市民”?哪个有钱人手里没点脏事儿?跟这里装什么铁面无?



    石华转头看向了门外的李辛梅,冷声说:“王太,我知道是顾雪仪蛊惑你举报我的。”



    李辛梅刚开始还有点害怕,但随即就坚定地摇了摇头:“是宋太先骗了我们,我们才报警的。”



    警察在一边都忍不住咋舌。



    这可真是京市最大的一桩诈骗案了。



    一位豪门太太,创办基金疯狂敛财,还诈骗了其他豪门太太的钱……



    石华这下是彻底恼怒了。



    她并不怕被带到这里,但王太太的表现,一下提醒了她,现在红杏里大部分的豪门太太都脱离她的掌控了……这个认知,让石华更恼怒,甚至心底还有一点惶恐。



    没一会儿,宋成德到了警局。



    他指了指身后的人,说:“这是宋氏的律师,我们申请保释石华。”



    宋成德年纪虽然大了,但面上却流露出了浅浅的威严。



    小警察根本不吃他这套,冷声说:“不准保释。”人宴太那么配合,宋家这帮人却想来耍什么特权!呵!



    宋成德没想到会得来这样一个结果,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留?



    宋氏在国内的根基虽然不深,但也不浅了!旗下产业更遍布全国……



    宋成德有种被捋了老虎须的错觉。



    他坐直了:“请你们仔仔细细看清楚……”



    “看得很清楚,很明白了。”年轻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他穿着规规矩矩的西装,长着一双桃花眼,胸前别着一张工作牌,宋成德眼睛有点昏,眯眼一看,就隐约看见“监察”两个字。



    “盛煦。”他指着自己的工作牌不紧不慢地说,像个大家族出来的公子哥儿。



    宋成德先前不以为意,但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



    他放缓了语气说:“这次的事,是有误会的,我也是希望诸位能查探清楚……”



    一番面子话说完,宋成德才让助理推着他离开,只留下了律师。



    等转过身往门外走。



    宋成德就听见男人在背后说:“这叫什么?前倨后恭,思之令人发笑。”



    宋成德脸色青了青,又忍下去了。



    男人也转身走远了。



    他走进了石华的审讯室。



    石华知道这人身份不一样,立刻抿住了唇。



    盛煦伸出手:“拿过来。”



    后面马上有人递上了一叠文件,盛煦开始懒洋洋地一条一条往下念,全是红杏的罪状。再后面,他突然顿住了:“后面是宋氏的了,咱们慢慢弄。弄个七八天吧,你也不用急,到时候没准儿宋成德就来陪你了。”



    石华脸色大变。



    她怎么甘心?



    稀里糊涂地就这样了!



    石华大喊一声:“我要和顾雪仪通电话!我要和她通电话!”



    警察冷声说:“你没有这个权利。”



    盛煦倒是顿了下脚步,说:“好啊,那你打吧。就在这儿。”



    说完让人把石华的手机给送了回来。



    石华一打开,先跳出来的是关于宋氏股票下跌,红杏丑闻等等的新闻推送。石华看得脑子里嗡嗡作响。



    她活到这把年纪,自以为手腕够用,甚至看其他的豪门太太,觉得她们蠢笨如猪……



    石华咬咬牙,拨了顾雪仪的号码。



    盛煦也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



    那头却传来了一道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会议室。



    宴朝、江越、封俞分三方而坐。



    红杏出了乱子,宋氏资金链很可能面临断裂。上面下来人调查,也会影响到宋氏的正常运转。宋氏足够大,要恢复起来也不难。但这个当口,光是这点麻烦,就已经是足够大的马脚了。



    局势要变了。



    这时候陈于瑾突然敲门而入,低声说:“我们跟踪到太太的飞机已经平安落地,哈迪斯也发了回执信。”



    陈于瑾的话音刚一落下。



    三个男人几乎齐齐掏出了手机。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刹那间,紧绷到了极致,都挺尼玛尴尬。



    顾雪仪的手机响了。



    她接起了电话,那头紧跟着传出了宴朝低哑的声音:“到了吗?”



    “到了。”



    “嗯,好。”



    宴朝扫了一眼另外两个男人的脸色,按住心头不知不觉浮现的一丝焦躁,将声音压得更低一些,说:“有一些话,我晚点再和你说。”



    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更显得低哑,像是轻轻拨动了大提琴的弦,勾得耳膜都跟着有点发麻。



    顾雪仪的手上动作顿了顿,有点疑惑,但还是应了声:“……好。”



    宴朝挂断了电话。



    江越目光冷了冷。



    封俞低嗤了一声。



    脑子里却炸了炸。



    宴朝还和顾雪仪有悄悄话?



    什么话不能当着面说?还得之后再说?骚话吗?



    宴朝果然不是什么好货!



    石华连拨了几次都是正在通话中,她越发焦躁。



    “顾雪仪去哪里了?”



    警察冷冰冰地道:“怎么?你还想加害她吗?”



    石华快气死了。



    这帮人怎么就觉得她要对顾雪仪不利?她还有办法害顾雪仪吗?顾雪仪的本事……可大多了!石华阴阳怪气地想。



    “给我。”盛煦伸出手:“我来。”



    石华迷惑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把手机递了出去。



    盛煦拨了号码,按下免提,然后放在了桌上。



    等了好几声,那头才终于响起了声音:“是宋太啊。”那头的语气不急不缓,甚至还有一丝慵懒。



    石华气得够呛,拼命才压住了冷笑的口吻:“宴太好本事啊。”



    “不比宋太聪明,这样的敛财法子,也不是谁都能想出来的。”顾雪仪说着,还抬手给自己倒了杯水。



    石华更气了。



    我还得谢谢你夸我怎么着?



    更可恨的是,她在审讯室,顾雪仪却在那头不急不缓地……像是在吃东西?



    “宴太这是何必呢?宴太做这么一出,其他人会感激你吗?不会。没有谁的手上是真正干净的。宴太这样的作风,只会让其他豪门,其他有权有势的大家族,感到唇亡齿寒,视你为洪水猛兽……宴太真的想好了要出这个什么都讨不到好的头吗?就说封氏,就会第一个先拿你当眼中钉。”石华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宋成德迟迟没有消息,她得自救。



    盛煦在一边不动声色地听着,竟然没有出声打断。



    顾雪仪不快地皱了下眉:“我希望宋太知道,搜刮民脂民膏,以骗养己,这样的事,是没有转圜余地的。”



    石华一噎:“……”



    顾雪仪还这么有正义感?



    感情她之前搞的警民合作,还真不是作假?



    顾雪仪却不想再浪费时间,她淡淡道:“这事还没完,宋太且慢慢享受吧。宋太本也是有手腕的人,却偏偏用在了这上面。真是可惜。”



    后半句彻底戳痛了石华。



    石华面色大变,正待说什么,那头却已经挂了。



    石华死死盯着桌上的手机,心底怒意憎意翻涌。



    她懂什么?



    顾雪仪懂什么?



    要弄钱哪有那么容易?



    想要壮大,不可避免就得使用手段!连宋成德都得敬畏她!



    盛煦站起身,拿走了手机。



    石华这才抬头重新看向男人,只见年轻男人脸上涌现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另一头,顾雪仪放下了手机。



    对面的哈迪斯又一次惊奇地道:“太太看上去和宴口中的不太一样!”



    而此时,国外相当畅销的一份报纸上,又刊登了一则新的八卦。



    《克里夫集团的花花公子又觅新欢?为其跑前跑后,惊爆眼球!》



    配图上面正是顾雪仪。



    一下震惊了大半个欧洲名媛圈。请牢记:,网址手机版m..  电脑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书友群qq群号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