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顾雪仪半夜三点被一通电话吵醒了。



    她坐起身,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小方”



    那是宴文嘉的经纪人。



    宴文嘉人都在宴家,他怎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顾雪仪目光一闪,接了起来。



    “呼……您接电话了就好!”那头的经纪人火急火燎地往下说着:“虽然我们这边团队的负责人还没有过去和您谈好,但我们的人已经在监控您的微博情况,以备不时之需。就这么巧!今晚在您微博底下看见了一条新留言,跟上次淮宁中学有关,我们知道您特别关心这个事,留言看着还挺严重的……我们已经把留言发到您的收件箱了,您先看一看?”



    经纪人说完,自己心里也有点没底。



    这事儿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但他们既然自荐给宴太太管理微博,那就得先拿出认真的架势啊。大半夜的打过来,也不知道宴太太是否接受?



    顾雪仪一手拧开了台灯应了声:“好。”



    “……”经纪人愣了下,心底同时松了口气。



    和宴太太这样明事理的沟通起来就是方便。



    顾雪仪暂时挂断电话,从页面跳出去打开了自己的收件箱。



    【wenwen19:看见的时候真的很开心,但是开心过后有点茫然吧。没有说您这样做不好的意思。只是客厅的灯光还亮着,我爸还在和亲戚讨论,没了淮宁之后,要把我送到哪里去。他们听说了您,怪您多管闲事。不过大概是抱着怕得罪有钱人的想法吧,聊到最后不了了之。但就算是这样,也足够让我感觉到窒息。好像我的人生就这样轻易别人操控着,我的开心难过都由他们决定。做个内向胆小的笨人有什么错呢?宴文宏说得对,人生应该由自己掌控。我也觉得是这样。我特别羡慕他有果决的手段,特别羡慕他有您能去拯救……我决定不羡慕别人了。缺失的部分看再多医生都弥补不了了,我会自己去把它填满!最后一次出现在网络啦!和其他人一样,祝您安康幸福!…】



    填满?



    她怎么倚靠自己的力量去填满?



    顾雪仪拧了下眉,自杀?亦或者是更极端的选择?



    人性复杂又多变。



    顾雪仪倒没想过,淮宁中学没了之后,所有家长都一夜醒悟了。



    否则她也不会先引出淮宁骗钱,再让江越去铲平地皮了,再开设基金了。



    但她没想到,有些人已经等不到医生去治愈了。



    顾雪仪的目光又在“宴文宏”三个字上,反复看了两眼。



    她重新把电话拨了回去:“打电话给我之前,你们应该已经在搜寻发评人的位置了吧?”



    “是的!……但是咱们团队里的黑客技术有限。”经纪人讪讪道:“不过毕竟人多力量大,大家都在翻这个号的过往微博,企图寻找蛛丝马迹。”



    “好,你们继续找,我现在打个电话。”



    经纪人松了口气。



    有顾雪仪的话,就说明他们这份儿工没白做了。



    顾雪仪立刻联系了小女警。



    小女警则转线到了网警那里去。



    为了不耽搁时间,顾雪仪也转手打给了陈于瑾。



    陈于瑾接到电话,坐起身,大致问了下是什么事,他倒也没质疑这么小的事也需要宴氏出力气。



    “宴氏有自己的黑客。”陈于瑾微笑着说:“不过侵犯私人信息是犯法的,这个得有警局的同意。”



    顾雪仪做中间人。



    警局很快和陈于瑾这边联系上了,就当是拿宴氏的黑客做了技术外援。



    双方达成一致,立刻就锁定了发评人的位置。



    只不过警局调出来的是天网资料,资料里登记了发评人的住址、主要活动场所。



    而宴氏黑客锁定的是一家酒店。



    这时候顾雪仪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下楼。



    女佣听见了动静,立刻打开了客厅的灯。



    整栋别墅一下变得灯火通明了起来。



    楼上本来就睡得不太熟的宴文嘉等人,也纷纷醒了过来。



    宴文宏最先走出卧室,长腿一迈,匆匆走到了楼梯口,问:“大嫂去哪儿?”



    “去一个地方,很快回来。”顾雪仪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宴文宏眨了下眼,突然有一点心神不宁,于是干脆挨着扶手楼梯坐了下来。



    女佣见状,连忙劝他:“地上凉,会弄脏您的睡衣,您还是先回房间吧。”



    宴文宏摇了摇头:“不了,我就在这里等。”



    女佣心下叹气。



    心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几个少爷小姐跟太太的关系就这么好了。



    正想着呢,宴文嘉也下来了。



    “怎么回事?”宴文嘉沉着脸问。



    “二少,太太刚刚出门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宴文嘉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沉郁。



    他看了看宴文宏一副被丢弃在墙角的模样,心底冒出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宴朝回来了?



    顾雪仪去接机了?



    接完机马上就签离婚协议了?



    宴文嘉的眼皮一跳,他马上抬手按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挨着在楼梯上坐了下来。



    女佣:???



    不是,少爷你们什么毛病?有沙发不坐的吗?



    这头顾雪仪上了车,立刻就接到了陈于瑾的电话:“有两个地址……”



    顾雪仪听完他的解释,立刻做了决定:“请警察同志们去住址和主要活动场所,我们的人去酒店。”



    陈于瑾应了声:“好。”



    他立刻将酒店地址发到了顾雪仪的手中。



    司机看完地址,说:“行,晚上车少,咱们过去就半个小时不到。”



    顾雪仪应了声。



    随着网络的发达,智能手机的普及,现在熬夜不眠刷微博的人实在太多了。



    从有第一个网民发现那条微博下的评论,再转贴到八卦论坛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件事。



    本来打算入睡的很多人一下都睡不着了。



    【真的还是假的?是要自杀?自杀还发什么微博评论?】



    【LS也太缺乏同理心了吧。很多陷入极端思维的人,其实会无意识地发出求救信号的啊。你可以把这看做是她最后一次尝试的自我求救。】



    【半夜发……感觉救回来的可能性很低了……】



    【已经联系网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处理啊啊啊,我好着急!我同理心太强,看见留言就崩了,怎么办!】



    【讲真,如果救不回来,明天会不会有很多人骂宴太?】



    【关她什么事?迷惑】



    【网络圣母指责人不腰疼的啊!如果再有营销号带带节奏,起个《如果她发现评论更早一点……》的标题,你信不信分分钟把节奏带跑?】



    【。。。草,我竟然觉得楼上说得有道理。】



    【害,保护我方顾雪仪吧……】



    八卦论坛的帖子都堆起了几千层的高楼,不知道有多少人无法入眠。



    而顾雪仪这边已经抵达了酒店。



    她走下车,陈于瑾已经等在那里了。



    顾雪仪惊讶道:“陈秘书也来了?”



    “嗯。”陈于瑾点了下头,跟在顾雪仪的身后,他们一块儿进了电梯上了楼。



    “电梯卡、房卡都已经拿到了。”陈于瑾笑了笑说:“有些时候,我的名头会比太太的名头要更好用那么一些。”



    顾雪仪点了头,表示认同。



    对于外界大部分人来说,她或许可以代表宴家,但她不能代表宴朝。而陈于瑾常年作为宴朝的代言人在外活动,他能代表宴朝。



    电梯很快停在了11层。



    酒店的隔音很好,他们走在铺着地毯的走廊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顾雪仪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她飞快地接起:“喂。”



    那头传出了警察的声音:“我们已经到他家里找过了,没有人。邻居被惊醒了,和我们说,自从淮宁中学的事被处置之后,他们家怕被邻居指责,好像就住酒店去了……会不会就是宴氏之前查的那家酒店?我们现在马上赶过来。”



    顾雪仪应声:“好的,我们已经在酒店了。”



    那头骤然松了口气。



    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了。



    警民合作,能先挽救一下生命就是好的。



    顾雪仪挂断电话,抬起头:“就是这里。”



    1109。



    陈于瑾伸出手就要刷卡。



    顾雪仪按住了他的手:“先想办法打个电话进去。”



    陈于瑾很快领会了她的意思,点了下头。他立刻联系了客服部。客服部很快就将电话打到了1109。



    “喂,您好,不好意思,刚刚我们检测到1109号房好像有电路短路的情况出现,给你带来不便,实在抱歉。您看要是方便的话,为您换个更好的房间,免除您三天的住宿费,我们的工作人员马上上来检修,行吗?”



    “……”电话是一片沉默。



    很快,电话“啪”的一声挂了。



    客服部的电话很快就打回到了陈于瑾这里。



    陈于瑾:“客服部说,电话接了,没说话,然后跟着就挂了。”



    “能接电话,说明没有正趴在窗户上。”顾雪仪点了下头:“那现在可以直接进去了。”



    虽然在她看来,对方跳楼自杀的可能性很小,倒是另一种更极端的做法,可能性最大。但顾雪仪没有急着说出来,她要考虑完全,不错漏任何一点可能性。



    话音落下。



    “滴”的一声。



    门开了。



    门内的人似乎惊了一跳,陡然尖叫了起来:“啊啊!”



    紧跟着有人喊:“救命!救命啊!她疯了!”



    所有人冲入房间内。



    见到的并不是趴在窗户上准备跳楼的场景,也没有烧炭,没有割腕,没有吃安眠药。



    而是一个短发少女,手里抓着一把水果刀,胡乱挥舞着。



    地上已经躺了一个中年男人,胸口乍一看至少有两处刀伤。



    刚才的尖叫声从一个中年女人的口中发出,她的发丝散乱,模样惊惶。瞪着少女,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置信又惊恐至极的事。



    所有人都愣了一秒。



    不、不是自杀?



    “把刀放下。”顾雪仪说。



    她的声音清冷平静,一下唤回了所有人的思绪。



    少女紧紧攥着刀,怔怔地看着她:“顾……顾雪仪?”



    “嗯。”顾雪仪应了声:“把刀放下,我看见了你的微博。”



    少女咬了咬唇,眼泪从脸颊上滑落:“我很感谢你的,在学校那次感谢你,看见微博也很感谢你,你来这里,我也很感谢你。但是没有用了……我也会死,死之前,先让他们知道痛苦是什么样的滋味好了……”



    中年女人听完,却反过来对着顾雪仪大骂出声:“都怪你!都怪你这个女人!你自己有钱,就不把别人家的孩子当人看!鼓动他们不上学!如果学校还在,如果囡囡还在上学!她肯定已经改好了,又怎么会这样……”



    顾雪仪根本懒得理她。



    倒是一旁的陈于瑾皱了下眉,连带身后的保镖也都纷纷表情一冷。



    陈于瑾不太擅长处理这样的场合。



    但他还是微笑着,试图和对方讲清楚亲者痛仇者快的道理。



    少女指了指男人和女人:“他们就是我最亲的人啊,是不是很可笑?我死了,不会有人为我难过的。”



    陈于瑾:……



    陈于瑾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



    顾雪仪一个大步迈上前,直接跨过了倒地的中年男人。



    少女惊慌之下,本能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刀。顾雪仪早有准备,掐住了她的手腕,一攥。少女只感觉到手腕处有根筋陡然一麻一痛,手指失去了抓携的能力。



    “当”



    刀落了地。



    “好了。”顾雪仪说。



    陈于瑾:“……”



    保镖:“…………”



    警察很快赶了过来,大家一块儿该去医院的去医院,该去警局的去警局。



    等坐上了车,顾雪仪才压低了声音,问:“是宴文宏教你的吗?”



    少女怔了怔,慢慢抬起头。



    她这才从刚才乱糟糟的思绪中脱离出来。



    杀人未遂。



    没了力气。



    她的报复、挣扎,都变成了最后一声虚弱的呐喊。



    她看着面前的顾雪仪,对方阻止了她。



    少女张了下嘴,却还是先流下了眼泪。



    “理解你的痛苦和绝望,但是以命换命没意思。”顾雪仪淡淡道:“恨谁,就要把他们踩在脚下,让他们看着你越爬越高,他们拼了命地想要接近你,攀附你,而你却不屑一顾。这才会让他们感觉到痛。”



    “你杀了他们,你再跟着自杀。他们会感觉到痛吗?不会。”



    少女有点懵。



    她头一次听见这样的话。



    毕竟哪怕淮宁中学被证实是一所糟糕的学校,但她身边的亲戚仍旧会对她说,只是你的爸妈被蒙蔽了,他们也是为你好。



    不管怎么样,都是你的爸妈。



    他们看不见她的痛苦,以伦理道德为界限,将她重重压在了下面。



    仿佛只要有亲情这条线拴在那里,无论做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她不敢直接了当地说出自己的恨意,大部分人认为父母恨孩子,孩子恨父母是不应该存在的……



    少女沉默半晌。



    才终于开了口:“不是他告诉我的,只是去年有一个月,他拿了全校第一,还给学校拿了很多奖。学校让他上台致辞。他说了一段话……那段话触动了很多人。我只是其中被触动的一个……我觉得他说得对,应该勇敢地拿起刀,斩断一切痛苦的根源。”



    顾雪仪轻抚了下她的头:“好,我知道了。”



    “宴氏会给你请律师,但要不要选择新的生活,取决于你自己。”



    少女抬起头,愣愣地望着她,望着她……



    少女很快去了警察做笔录。



    笔录里没有提起宴文宏。



    而顾雪仪则在将请律师的事,交给了陈于瑾后,坐车往宴家回去。



    这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



    《江氏为宴太与宋氏交情破裂》强势霸占了热搜。



    论坛里也还在等消息。



    【热搜怎么又把宴太牵连进去了?之前说宴太和江总CP好磕,只是胡咧咧的啊==媒体拿这个写新闻就很恶心了。】



    【。。。搞得好像江氏和宋氏决裂是因为一段私情一样。绝了。这些人就不能抛开女性独立行走吗?亡国也他妈赖妲己是吧!】



    【有这个新闻在前,那个女孩子要是真救不回来的话,得了,顾雪仪女士这回真的要被骂了。肯定有很多圣母要说只会作秀,长得漂亮当祸水。啊啊啊有些网民什么时候才能明白,长得漂亮不是女孩子的错啊!】



    【所以那个女孩子还没有消息吗?】



    【我好慌啊,要不我们给顾雪仪成立个反黑组吧?】



    【???】



    ……



    论坛里正热议不绝的时候。



    顾雪仪已经回到了宴家。



    她走进门,一抬眸,看见的就是宴文嘉、宴文柏、宴文宏、宴文姝,一个也没落下,全部穿着睡衣,坐在了楼梯台阶上。



    将楼梯挤了个满满当当。



    就差胸口挂块牌子“会暖床求包养,低价出售,三块五”了。



    顾雪仪:……



    “大嫂你回来了?”宴文姝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你去干什么了?”



    其他人也纷纷起身。



    顾雪仪径直走上楼梯,她的目光落到了宴文宏的身上:“你跟我过来。”



    宴文宏一颗心沉了沉,但面上还是丝毫不显。



    他乖乖地跟着顾雪仪往她的书房走去。



    宴文姝在后面气得翻白眼:“凭什么?”



    凭什么宴文柏有小课上?



    宴文宏也有?



    她怎么没有?



    宴文嘉倒是仍旧面色沉郁,一句话也没有说。



    顾雪仪先一步进了书房,宴文宏紧跟其后。



    “关门。”



    宴文宏乖乖关上了门。



    顾雪仪转过身,她差不多能看清宴文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是没有急于去捅破。因为她知道,宴文宏比其他人更麻烦。他已经在日复一日的折磨中,心理强悍,不畏惧疼痛,有自己的一套逻辑和行事准则。



    打他?



    灌鸡汤教化他?



    都没有用。



    顾雪仪目光一闪,开了口:“去年五月,你在淮宁中学做了一次演讲,讲给我听听。”



    宴文宏顿时如泼冰水。



    从头凉到了脚。



    她知道了?



    另一头。



    一架飞机刚刚停靠在了京市机场。



    年轻男人带着手下走了出去。



    旁边是阵阵尖叫声:“啊啊啊哥哥看看我!”



    “你好帅!”



    手下说:“那是给明星接机的粉丝。”



    年轻男人再转头看向另一边。



    不少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XXX学校接待”。



    还有一些是中老年夫妻的组合,他们焦灼地望着出口。



    年轻的女孩子也在打电话:“亲爱的你怎么还没出来啊?我等了好久了。”



    “老大?”



    年轻男人看向眼前的小轿车。



    除此以外,空空荡荡。



    一阵寒风吹过。



    ?



    宴朝头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人缘有多差。



    一个来接他的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宴总:?



    我来了我来了!这章比较长,所以来晚了!我离去APP书城首页栽培榜还差区区两千多瓶了!而且我看见我作收满三万八了,你们真牛逼!但是今天还是不太舒服,虚弱无力.jpg,只能勉强写写二更这样子!我明天三更叭!今天该你们啵啵我了!叉腰。



    :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