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校门内外刹那间,鸦雀无声。



    连王主任带来的那几个人,都结结实实地愣在了那里。



    他们还是头一次看见,二话不说先动手,动作比他们还快的!



    这帮家长,也终于清楚地认识到了一件事——



    这个女人连王主任都不怕!



    她有钱有势,还有几个帮着她为非作歹的保镖!……怎么对付?



    那些跟在家长身旁的学生们,倒是一个个终于有了点反应。他们微微瞪大眼,看向那个王主任。



    王主任奋力地大叫着,一边拼命扭动,像是一头挣扎蠕动的猪。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冲啊!”



    “这么多学生这么多家长看着呢!我们可是学校,怎么能保护不了我们的学生呢!”



    王主任声嘶力竭地大喊,听着倒是像模像样的。



    几个保安和那几个他带来的人,一下子惊醒了。



    他们赶紧越过大门,朝着顾雪仪这边飞扑过来,口中高喊着:“放开我们王主任!”



    顾雪仪轻轻推开了宴文宏:“站远点儿。”



    宴文宏动了动唇,想说他并不是她想象中那样的脆弱。但她以为他脆弱,又有什么不好呢?



    宴文宏乖乖地退后了几步。



    胡雨欣看着刚才自己怎么叫,都没使唤得动的宴文宏,却被顾雪仪一句话就使唤动了,一口气哽在了喉咙里,压着嗓子说了句:“这孩子……怎么是个白眼狼?”



    旁边的中年夫妻,也就是胡雨欣的大哥大嫂,一边心惊肉跳地往后面退,一边出声说:“所以才得教啊!”



    那对老夫妻,也正是胡雨欣的父母,气得直哆嗦:“这个宴太太是怎么回事?她想干什么……”



    话音落下。



    惨叫声此起彼伏。



    有两个人被保镖直接按在了大门上。



    那扇大门也挺奇怪,好好的大铁门,上面缠了一些细丝,他们一挨上去,就抽搐了两下……



    保镖赶紧松了手:“嚯!还有电呢!”



    “这什么鬼地方?一所中学,搞得跟什么秘密基地一样!”



    顾雪仪也惊讶地回了下头,她很快做出了决断:“全部按门上……”



    这是最快让他们失去行动力的办法。



    保镖得了令,挨个揪住,胳膊一别,就往门上摁。



    他们当然知道那铁门上绕的是什么东西,惊得从脖子到脸全白了,口中一声惨叫,下一秒就结结实实按上去了……



    保安慌急慌忙地转身去关设备。



    顾雪仪抬了抬下巴:“把人拦住。”



    保镖大步上前,把人按在了地上,脑袋磕着地面,发出了“嘭”的一声响。



    等把人磕懵了,他们再把人拎起来,往大门的方向走。



    保安吓得大喊:“不要!不要!别动我啊!”



    几个学生突然“噗嗤”笑出了声,笑着笑着,眼泪都笑出来了。



    旁边的家长又怒又急,不明所以,连忙拍了拍自己家孩子:“你笑什么?你们学校老师都受人欺负呢!尊师重道学哪儿去了?”



    “他们……算什么老师?”



    学生的声音被湮没。



    有个家长高举起手机,哆哆嗦嗦地说:“我、我报警了啊!我报警了!”



    王主任终于停止了挣扎,他冷笑一声,艰难地扭过头,往顾雪仪的方向看去:“这位太太,这里可不是法外之地,我劝你最后及时收手,否则你会后悔的……”



    顾雪仪仿佛听见了笑话:“不是法外之地?”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蒋梦是蠢又恶,裴丽馨是贪。



    这些人是又贪又恶,还要扯块遮羞布给自己做大旗。



    顾雪仪屈起腿,一脚踢在了他的头上。



    王主任痛得“嗷”了一声。



    “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们连大门上都装了电网?”



    “当然是防小偷啊!”王主任理直气壮地说。



    “防小偷,还是防门内的人出来?”顾雪仪的语气始终不急不缓。



    “封闭式管理,难道不应该严格一点吗?”



    顾雪仪:“唔,那如果他们翻门的时候,卡在上面了呢?就被电成一具焦尸吗?”



    “电不死的!”王主任据理力争。



    “是啊,人家学校能不比你清楚吗?学校还会害人吗?”



    “也不能这样说……还是有一点安全隐患的。”



    家长们的意见隐隐有了分歧。



    顾雪仪轻叹了一口气:“你现在后悔,让我进门去转一圈儿,还来得及。”



    王主任知道这个女人来者不善,又怎么可能放她进去?



    他大吼一声:“我是不会让的,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顾雪仪扭头说:“那咱们也报警吧。”



    保镖愣了愣:“啊?”



    心说这有什么区别吗?



    但保镖没有质疑顾雪仪的意思。



    顾雪仪把手机从手袋里摸出来,扔给了保镖:“打,里面有署名。”



    保镖接过已经解锁的手机一看,通讯录里还真有个“警察”,他愣愣地拨了过去……



    胡雨欣见状,忍无可忍:“你这是想把事情闹大?你还要不要宴家的脸面了?”



    顾雪仪:“丢脸先丢宴朝的脸,丢不到我头上。”



    胡雨欣:“……”



    顾雪仪不再看她。



    顾雪仪终于挪了挪,松了脚。



    王主任连忙爬了起来:“知道怕了?”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如果不是有这么多家长在这里,他已经遮掩不住面目的狰狞了。



    顾雪仪没有出声,揪住他的领子,把他也贴上了铁门。



    王主任立马就抽搐了起来:“你你你你你疯了?你你……你松……”



    家长群中也一下变得骚乱了。



    “你干什么?你这是杀人你知道吗?”



    “我怎么会是在杀人呢?”顾雪仪说着,拎着王主任又翻了个面,煎了A面煎B面。



    王主任的叫声都变得断断续续了,惊恐和疼痛,还有那种仿佛濒临死亡、两眼发黑、看不见希望的感觉,牢牢笼罩着他,他双腿一软,差点失禁。



    顾雪仪将他的模样收入眼底,淡淡道:“我是好心在帮你们啊。帮你们的孩子试一试,真的挨上了这道门,会不会真的如王主任所说,不会被电死啊。”



    顾雪仪指着他说:“你看,这就是你们的孩子。他现在什么样,你们的孩子就是什么样。”



    几个家长露出了惊惶的神情,抓着孩子往后退了退。



    他们有点怕她。



    但又忍不住仔细去看王主任的样子……



    顾雪仪在这时候松了手,王主任浑身无力,甚至还有点神志不清,“啪”地一下摔了下去。



    看着哪里还像是一个人?



    看着像是一团丧失了人格尊严的异形。



    他们的孩子……会是这样?



    就在他们也跟着恍惚,大脑思维搅成一团浆糊的时候,一阵尖锐的警笛声近了。



    警察很快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干什么?全部都聚集在这里干什么?”



    有个人恢复了力气,从地上爬起来,虚弱无力地说:“他们……他们来咱们学校闹事。非说我们老师虐待学生……说完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人。您瞧瞧,您瞧瞧我们这模样……”



    有些家长还在思考那扇门电不电死人的问题。



    他们想着想着,再听见学校工作人员这番话,心底隐约有了点不一样的感觉……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出现在这里的几个警察,并不是顾雪仪眼熟的那几位。



    他们应该是当地分局的人。



    刚巧前几天才出了学生家长报复性袭击学校,导致一死两伤的新闻,警察一听,也立马警惕了起来,环视一圈儿,问:“谁?你说的哪个他们?”



    那人指了指顾雪仪。



    警察愣了下:“你确定?”



    “是啊!就是她!我们王主任就是她打的!”



    好吧。



    人不可貌相。



    这看上去好看又有钱的人,没准儿就这么跋扈。



    警察盯着顾雪仪看了几眼,却越看越觉得眼熟。



    “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底下有家长正要说,那不就上新闻那个宴氏的宴太吗?



    顾雪仪却更先一步开口了,她说:“嗯,你们内部网站吧。上次刚协助你们警方破案,还领了面锦旗。”



    “噢……”警察恍然大悟:“对!”



    他更纳闷了:“那怎么回事啊这?”



    王主任慢慢也回了口气儿,他气急地喊道:“就这么回事!她仗着有钱有势,叫了几个保镖,就对我们动手了……她还拿脚踹我,我这脸上鞋印儿都还在呢!”



    这时候却是又听见一阵警笛声近了。



    分局的也正愣呢。



    怎么又有同事来了?



    那边车一停,车门一开,几个总局的警察走了下来。



    “接到群众举报,这里聚众诈骗、非法融资开办学校,还有虐待学生的嫌疑……”



    分局和总局的打了个照面,一下面面相觑。



    “这怎么又是一个新说法?”分局的愣了。



    顾雪仪站在中间,丝毫不受侵扰,风姿依旧。



    她缓缓回过头,看向了王主任,轻声说:“我说了,现在让我进门,还来得及。”



    如果不是为了警醒这帮家长,将事情公之于众,她连报警都不必,大可以直接抄了这个学校。



    王主任挨上她的目光,浑身一颤,本能地有点怕她。



    保镖走到门边,捡起了刚才掉落的电棍,笑笑说:“这玩意儿,警察同志应该也不陌生吧。这不就是电棍改的嘛?刚才这个王主任带着这东西下来,拿这指着我们太太呢。”



    总局的小女警气愤地瞪大了眼:“他怎么能这样!”



    宴太太那么好一人!



    保镖看向分局的警察:“估计拿你们当他后台呢。”



    分局的也懵了:“不是啊,真没有……真没关系……”



    “怎么回事,进学校看看不就清楚了。”顾雪仪轻声提醒。



    分局的一点头:“对,得拿证据说话!”



    总局的也立马在前面开了道。



    “那得有搜查令对吧?”王主任慌忙说:“那得有这个才能进去吧?”



    顾雪仪歪了歪头:“你自己报的警啊,你忘了?”



    王主任一口气差点没吸上来。



    前面的警察抬手就要去推门。



    顾雪仪:“等等。”“有电。”她说着,拿手里的LV手包垫着推得更开,然后指挥一旁的保镖:“带个保安去,把电关了。”



    “好嘞!”



    警察连忙回头冲她笑了笑。



    心说这宴太,光看为人处世,也不像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啊。



    “咱们得请人做个向导吧,学校这么大,怎么走呢。”顾雪仪说。



    “是这个道理,就这个王主任……”



    顾雪仪转过身,随意点了几个学生:“你们来做向导。”



    “学生啊?”



    “嗯,他们生活在这里学习在这里,他们很了解这里。”



    警察一想也是,就点了头:“咱们得听取多个人的意见嘛。”



    那些家长当然不肯。



    顾雪仪扫过他们:“你们也跟着进来啊,刚才不是很想进门吗?”



    家长们被一激,纷纷跟了上去,要看这个女人究竟玩什么花样。



    那些学生目光闪烁,看了看顾雪仪,又看了看身后的家长,再看了看王主任等人……



    顾雪仪问:“你们不敢吗?”



    有几个学生对上她的目光。



    她的眼眸平静,没有怒意,没有悲伤……只有种强大的平静。



    “我敢。”有个个子高,长得有点憨的男生站了出来。



    他的父母看上不去并不太有钱,拼命去抓他的胳膊,嘴里还说着带口音的普通话:“你干什么去,你敢什么……”



    封闭了太久的世界。



    当你想逃离,当你拼命呼救,当你跪地哭求……最后却都没有任何意义。



    你的父母成为了帮凶,他们每次接到学校的电话,都会不理解地将你一次又一次重新送进封闭的世界……



    正因为他们年轻,尚且稚嫩,不甘驯服。



    所以当光又一次重新照进这个封闭世界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忍不住拼命地去抓住它。



    “我来带路。”男生说。



    王主任没想到这时候还有学生敢出声,他气得鼻子都歪了:“警察同志,你们不知道啊,这些学生平时很不服管教的,爱撒谎,爱逃课,所以才被送来了这里。他们的话怎么能信呢?”



    顾雪仪曼声道:“所以我们多选几个学生来听他们的话……他们在这里被你们教了这么久,难不成还个个都是谎话精吗?那你们这里高昂的学费,有什么意义呢?你们毫无教学水平,一个学生都扳正不了?”



    王主任所有的话,一下全被堵在了喉咙里。



    反驳?



    不管怎么反驳,要么就是承认这些学生不是个个都谎话精,要么就是承认自己教学水平差,打着噱头,却一点作用都没起……



    承认哪个,都让王主任不甘心。



    而那个男生,却已经开始了他又一次小心翼翼尝试的反击。



    他指着不远处的那面墙。



    墙下面是一排水龙头。



    这样的设施并不常见。



    但男生说:“如果有人上课的时候,露出了困意,就会有专门的老师,把人带出来,把他们的脑袋按在水龙头底下,打开水冲,一直冲……每隔半个小时问一句,醒了吗。”



    “京市的冬天,最冷的时候,零下十三度,你会觉得整个头都被冻掉了一样……”



    “胡说……八道。”王主任喉头哽了哽。



    顾雪仪又点了个女孩子:“你说。”



    女孩子小声道:“如果还是不服输的,就有人拿衣架抽大腿……”



    “艹!”有警察绷不住骂了句脏话,扭头看向王主任:“到底真的假的?”



    王主任讷讷开口:“当然,当然假的……我们怎么敢呢对不对?”



    “封闭式管理,大门一关,有什么不敢呢?”



    顾雪仪轻笑一声,说:“今天18度。”



    她说:“我再帮你们的孩子试一试,这个水能冲死人吗?”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她揪着王主任的领子,将他往水池子里一按,打开了水龙头。



    水龙头被开到最大,对着王主任的脑袋哗啦啦就滋了出来。



    因为水压很强,喷出来的水,就好像一个个摔炮在头皮上炸开了,王主任口中嗷呜喊叫,很快从头湿到了脚……



    他变成了落汤鸡。



    喉中的惨叫,很快变成了嗬嗬的声音……



    十八度也足够冷了。



    王主任想哭都哭不出声了。



    办这事儿的又不止是我!受伤的怎么老是我!



    “好了好了,宴太太……”小女警连忙劝:“万一死人了,你要坐牢的。为这种人,不值得,不值得……我们处理,我们处理!”



    顾雪仪倒也十分给面子,她轻轻撒了手。



    王主任啪嗒一下向后倒了下去,身体抽搐两下,他的脸因为呼吸不及涨成了紫红色,耳朵被冻得通红,脖子却是白的。



    看着像是又变成了一个没有人类尊严的异形。



    顾雪仪转过身,口吻还是轻柔的,她问:“你们也要来替你们的孩子试试吗?”



    “……”所有家长站在那里,浑身发冷,别说吱声了,连动都不敢动。



    宴文宏抿起唇,轻轻笑了下。



    世间一切都是浑浊黑暗的,她站在那里,便像是浑浊黑暗里唯一开出来的那朵雪白的花,光芒耀眼。



    宴文宏往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挨了挨顾雪仪的手腕。



    她的手也好冷啊。



    宴文宏掏出了一块帕子,一点点给顾雪仪擦起了手。



    他细声说:“脏了……擦一擦。”



    胡雨欣匆匆挤进人群,看见这一幕,差点气晕过去。



    她这个当妈的,还比不上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大嫂吗?



    但周围一片寂静,胡雨欣是个惯会看气氛的,突然一下也就说不出愤怒指责的话了。



    那些学生们,却纷纷动了。



    他们抬起头重新看向了那个美丽优雅的年轻女人。



    仿佛向日葵终于等来了太阳。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一共9800,榨……干……了……



    你们呢?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