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其他类型故筝
        第三十九章



    苏芙是五年前进入娱乐圈的,参加了一档选秀综艺后出道。一人奶全团,最后单飞拍戏,演技一般般,但却圈了不少粉。



    再后来又爆出她的父亲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她本人其实是个富二代,就更圈粉了。



    她在慈善晚宴上,拍卖出自己的画,以一个高价傲视了在场的其余明星。



    粉丝也正兴高采烈狂吹不已。



    【我芙芙真的多才多艺啊啊啊!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画绝美!可惜我没钱,QAQ只能看着别人拍走芙芙的画。】



    【芙芙还是个新人,卖出了一百七十八万的高价,还当场捐给了希望小学,真的炒鸡厉害又炒鸡心善了!】



    下面还有不少表示路人被圈粉的。



    但另一个热搜强势冲上前三后,#苏芙的画#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



    @娱乐扒一扒:在华悦酒店每年一次举行的慈善晚宴上,#宴太太的画#以九百九十万的高价拍出……现场气氛热烈,众人纷纷出价,想要拍得这幅画……截至目前,这幅画是全场拍卖价格最高的单品。宴太太真的666了。宴总他知道您这么厉害吗?



    评论区飞快地涌入了大量网友。



    【我来了我来了,我又来偷窥有钱人的生活了!】



    【今晚的顾雪仪也好美!!!】



    【九百九十万一幅画……限制我的想象。呆滞.jpg】



    【哭了,我只会对着宴太大喊666!】



    【顶着宴朝太太的名头就是不一样,就这么一幅破画也能卖到这么高?世风日下。有钱人真是做什么都行!】



    【楼上是哪里来的酸鸡???人家有钱也碍着你了。专业眼光看这幅画也很棒啊!】



    【卧槽这幅画?我学长画的!卧槽卧槽!竟然拍出这么高的价钱!我要去告诉他他火了!】



    【怎么感觉营销号有点阴阳怪气?】



    【不是阴阳怪气啦,_(:з」∠)_LS的姐妹可以去了解一下华悦酒店每年一次的慈善晚宴是什么东西。emmm宴太出现在这里,是真的蛮让人吃惊的。不少金融界的都得惊掉眼珠子吧。】



    【请问宴太太是要进入娱乐圈了吗?买了多少热搜?】



    【前脚有人刚因为画上热搜,某人马上跟上,还力压人家,的确是666。一个豪门太太,有这种炒作能力,可不是666吗?有功夫炒作,不如先回家看看您丈夫活着回来了吗?天天在外面蹦跶,看着烦死了。】



    【+1,宴总死了,您可就没这样的待遇啦~还是回家等您丈夫的消息吧~】



    【评论区突然混入了什么妖魔鬼怪???怎么地,女人嫁了人就该待家里不出门了?什么鬼逻辑。】



    【谢谢,以我们宴太的本事,以后一样能过得很好哦。】



    【sf粉来了?人宴太根本不想进娱乐圈,人有钱有地位过得好好的,可爽了OK?以己度人笑死我。】



    【不是,顾雪仪还能有粉丝?惊了。一个靠下三滥手段嫁入豪门的女人,还有粉丝?她有什么本事?看着宴总回不来了,立马掉头勾引人江总的本事吗?】



    ……



    评论区的画风一下变得奇怪了起来。



    不少本来只是随便吃个瓜的网友,也被带了下水,就这么吵了起来。



    倒是越吵,反倒把这个话题吵得越火了,牢牢霸占了热搜第一,怎么也下不来。



    宴文嘉这边刚中止了录制,所有人原地休息。



    经纪人就捧着手机,悄咪咪地递到了他的面前。



    “什么?”宴文嘉懒洋洋地问。



    “宴太太,热搜上……”



    宴文嘉拿过了手机。



    “第一了。”经纪人这才把后面半句话说完了。



    “原哥怎么手机不离手啊?”对面有个小鲜肉突然笑着问。



    说着,他还伸长了脖子,一副口吻亲近的样子:“女朋友啊?”



    宴文嘉冷冷淡淡一抬眸,气势有一瞬格外压人。



    对方勉强笑了下,闭了嘴。



    宴文嘉飞快地翻动着热搜,以及热搜的评论区。



    之前提及“顾雪仪”的热搜,评论区大都是和谐的。毕竟这两年随着国民素质的提高,以及百姓安居乐业的发展,大家早就不仇富了。



    提起有钱人都是崇拜、向往和调侃。



    但今天却不太一样……



    评论区吵起来了。



    比上次蒋梦的粉丝浑水摸鱼进来吵得还厉害。



    宴文嘉飞快地皱了下眉,动了动手指想回点什么。



    经纪人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他。



    “您这是要干什么?”经纪人压低了声音说。



    “回评论。”



    经纪人都快急秃了:“那是别人的评论区啊!您去回什么评论啊!”



    难不成还打算和这帮人吵一架?



    那还不得明天立马上热搜!



    宴文嘉:“你说得有道理。”



    经纪人松了口气。



    真好,现在原哥变得越来越通情达理了。



    宴文嘉挣了两下。



    经纪人收回了手。



    然后下一刻,经纪人就眼睁睁地看着宴文嘉点了转发。



    @原文嘉:这幅画挺值的,我喜欢。/@娱乐扒一扒:在华悦酒店每年一次……



    经纪人:???



    经纪人抓了抓头:“您这又是搞什么?”



    宴文嘉抬了下下巴,姿态倨傲如贵族:“我在我的评论区和他们吵。”



    经纪人脑壳一晕。



    您可真是个逻辑鬼才!



    而此刻的华悦酒店里。



    裴丽馨已经撑不住了,她交代了裴智康几句,不得不先匆匆退场下去休息……



    裴智康还没察觉到不对,他倒是真心疼这个姐姐的,忙出声说:“好,你去休息吧,我留这里就行了。”



    “嗯。”裴丽馨应了声,想说你提防着点。



    但想了半天,她又想不起来该提醒裴智康提防什么。



    算了。



    裴丽馨吐出一口气:“剩下的待会儿再说。”



    等转过身,裴丽馨就立刻给裴智康发了条短信。



    【一会儿别管顾雪仪说什么,都别再给她拍东西了!】



    裴丽馨一想到裴智康的大方,就想吐血。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他们是从宝鑫捞了不少钱,可手里的现金流并不多……



    等收到裴智康回复的短信,裴丽馨才放心走了。



    封俞离他们太近,中间种种对话自然全都听在了耳中。



    裴丽馨这个蠢货!



    被人耍了还不自知。



    还以为自己能和顾雪仪合作,给顾雪仪洗脑,让她去偷宴朝的东西?



    本来封俞想的是,以传说中那位宴太太的智商,别说是偷宴朝的东西了,就算是想要对外营造宴朝已经死得透透的假象,恐怕都会被陈于瑾一双手按下来……



    现在看来,顾雪仪或许办得到。



    但裴丽馨却压根操纵不了顾雪仪。



    整桩自以为是的阴谋,从根子上一开始就错了!



    封俞嘴角向下撇了撇,弧度冷锐。



    顾雪仪抬起手指勾了勾。



    守在座位两旁的礼仪小姐立刻走了过来:“宴太太,您有什么吩咐吗?”



    顾雪仪淡淡道:“一会儿也不用请裴总写支票了,就请裴总直接转账吧。”



    礼仪小姐愣了下:“是。”



    然后就去提醒裴丽馨了,并且带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卡号。



    裴丽馨只能打了个电话,让公司财务立刻去办了。



    要是单独面对顾雪仪,她还能想办法赖账。



    但现在无数双眼睛盯着,再赖账就显得她输不起了。



    “好了。”裴丽馨说。



    礼仪小姐正准备回去。



    裴丽馨目光一冷,脸上却挂起了笑容:“对了,刚刚宴太太没有捐款,那就请你们代我将那幅画捐出去吧。”



    她特地踩了一下顾雪仪。



    就等明天看媒体们抓不抓得住这个点了。



    礼仪小姐愣了愣,随即露出大方美丽的笑容,说:“裴总大气!我为山区的孩子感谢您的慷慨。”



    裴丽馨听了点恭维的话,这才觉得舒服了点。



    而这头,裴智康转过身,立刻就享受起了周围投来的敬佩的目光。



    宝鑫砸了九百多万出去!



    这些人自然会见识到宝鑫的实力!



    要知道,裴智康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希望自己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掷千金,引得无数人来争相跪舔。



    拍卖会转眼就进入到了后半程。



    封俞突然回头:“江总今天不拍一件东西吗?”



    江越漫不经心地笑着说:“我想要的,都让人拍走了,还拍什么?心灰意冷,不拍了。”



    封俞:“……”



    顾雪仪这时候突然转过头问:“江总今天带来的藏品是什么?”



    江越看向台上:“这不马上就来了吗?”



    台上很快有礼仪小姐托着一只盒子出来了,盒子中摆放的东西经过仪器一放大,立刻就进入了众人的视线中。



    那是一枚乌黑圆润,仿佛被人盘过无数遍的……纽扣。



    江越说:“从我衬衫上掉下来的扣子。”



    封俞:“……”



    江二真他妈一如既往的流氓啊。



    江越笑着转头看了看顾雪仪。



    所以啊。



    他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套路,并且愉快地配合了起来。



    主持人拿着那个盒子,神色平静地宣布:“起拍价,十万。”



    那些感叹着又来了又来了的富商,已经麻木了。



    而另一些想要博得江越另眼相看的,正犹豫着想要举起牌子,他们犹豫的倒不是这个东西不值价,而是在思考出什么价合适。



    “二十万。”顾雪仪举起了牌子。



    江越回头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很快,江越就反应了过来:“宴太太不用这样感谢我。”“就那盒子里的玩意儿,我有一把,您要喜欢,我明天给您送一盒上门。”



    顾雪仪淡淡道:“一码归一码。”



    江越轻叹了口气:“宴太太这么不想欠我人情?”



    “人情应该用在大事上,而不是用在这样的小事上。”顾雪仪毫不掩饰地道。



    江越感叹:“太太聪慧。”



    封俞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如果是他,他也会这样做。



    越是强悍的人物,越是不愿意欠下人情。



    不过裴丽馨大概没想到吧?



    她在顾雪仪的嘴里,也就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



    裴智康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只是看着江越和顾雪仪相谈甚欢的模样,心底有点不大舒坦。



    顾雪仪脾气看着傲,但离开了宴朝,这不还是在逢迎江二吗?



    台上的主持人呆了下,然后继续喊:“二十万一次,二十万两次……”



    “五十万!”有个想要讨好江越的人,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宴家家大业大,宴太太不需要讨好江家。可他却得靠江家吃饭啊!



    顾雪仪眼睛不眨:“六十万。”



    江越无奈道:“宴太太何必呢?用别的方式一样能还。”



    那头又有人喊了声:“七十万!”



    这下顾雪仪不开口了。



    最终对方以七十万拿下了这件奇葩藏品。



    江越:……



    江越忍不住开口:“你不拍了?”



    她拍吧。



    他又有点舍不得看她吃亏。



    她不拍吧。



    他又有点诡异的失落,感觉自己跟抹布似的,人擦完转头就丢垃圾桶了。



    “嗯,不拍了。”顾雪仪点了下头。



    江越也聪明,马上就回过味儿了:“……宴太太还真是一点亏也不吃啊,用同样的招数,给我还回来了。”



    他给她抬价。



    她就扭头给他抬价。



    谁也没真心买。



    但江越想想还是又觉得好气又觉得好笑:“宴太太那件藏品拍了九百多万,我这件就拍了七十万,宴太太觉得公平?”



    “相当公平。那幅画是真的值价,江先生的纽扣却不太值。”



    江越把自己气笑了。



    封俞听得有点爽。



    说起来,封家、江家、宋家都和宴朝不对付,外人也常常将他们三家,乃至其他一些与宴朝不对付的都视为一体。



    但他们又怎么可能真的是一体呢?



    江二的流氓作风,终于栽了。



    ……



    拍卖会终于走向了尾声。



    最后一件藏品是封俞的,是一件古董,最后拍出了一千六百万的高价。



    再这么一比较,那幅画的价格还真就有点扎眼了。



    “拍卖会结束后,还有晚宴,晚宴上会分发慈善徽章。”江越说:“宴太太一会儿应该要参加吧?”



    “不了。”顾雪仪捏着手包,缓缓起身。



    封俞这才回过头:“宴太太现在知道怕了?”



    拍卖会的时候大家不过都是规规矩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真等到后面的晚宴开始,她作为宴家人,那真跟羊入虎口没什么两样。



    他还很想看她怎么挣扎,怎么无措呢。



    顾雪仪淡淡道:“我仔细想了想,刚才封总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我在封总的地盘上待久了,被宴朝知道的话,总是不太好的。”



    封俞:……



    你现在知道不好了?刚才干吗去了?耍完裴丽馨就走了?



    偏偏顾雪仪拿的是他刚才的话来搪塞他。



    难道他要说,啊,我说的话没有道理吗?



    封俞勾起唇角,笑容冰冷阴沉:“宴太太真懂事。”



    “不敢,不比封总懂事。”顾雪仪顿了下:“那天晚上封总更懂事。”



    你这他妈也要跟我谦虚?



    封俞的表情裂了裂。



    江越倒是抓心挠肺快他妈挠死了。



    到底哪天晚上?



    怎么回事?



    什么仆人不仆人的?他们还玩儿什么主仆游戏了?



    裴智康在旁边听得眼皮直跳。



    顾雪仪说走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其他人当然也拦不住她。



    等裴丽馨回来的时候,才知道顾雪仪已经走了,当下又是一口血哽在了喉咙里。



    而拍卖会结束后,负责人也来到了封俞的面前。



    “封总,宝鑫的裴总把那幅画又捐了。您看这个怎么处置?咱们再进行二次拍卖吗?”



    封俞脑中闪现过顾雪仪的模样,又闪现过399戴着面具的模样。



    封俞:“留着,放我办公室。”



    顾雪仪。



    顾雪仪……



    封俞在心底将这个名字来来回回滚了几遍,然后才和399连上了线。



    助手,也就是曾经会所里的93以为他生气了,正想说点什么话。



    封俞突然伏在桌上笑了起来:“哈哈哈,真有意思!比宝鑫有意思多了!”



    气……气出毛病了?



    顾雪仪刚一出门,就接到了电话。



    “宴文嘉?”她惊讶地出声。



    他给她打电话的频率,突然一下变高了。



    宴文嘉打完就又挂了,一声没吭。



    顾雪仪:?



    那一头,宴文嘉攥了攥手机,然后扔给了一边的经纪人:“好了,可以继续录制了。”



    其余人终于松了口气:“继续,继续!”



    对面的小鲜肉却忍不住露出了嫉妒的目光。



    宴文嘉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凭他长得好吗?



    宴文嘉重新坐回了位置上,心想。



    她应该会明白吧?接到电话,她就会去看短信了吧。她都跑去卖画了,肯定是没钱了。



    ……



    手机发出嗡嗡一声震动。



    这次大汉正准备照旧念短信,年轻男人突然间劈手拿了过来。



    他垂下目光去看手机屏幕,一边漫不经心地想。



    再让这群脑袋缺根筋的念下去,他头上绿帽子都得摞七八顶了。



    “您尾号****卡10月28日11:11收入(宝鑫股份有限公司)9900000.00元……”



    年轻男人一下怔在了那里。



    宝鑫?



    宝鑫往他的副卡里打钱?



    是因为她?



    他将手机放了回去,面上神色平静,但却陷入了思忖中。



    很快,他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这次他的手下又拿了起来。



    而年轻男人没有再拿过来,他淡淡道:“念。”



    手下连忙清了清嗓子,念:“收入银行卡转账……200000.00元……”



    手下念完也愣了愣,还连忙翻了翻上面那条:“收入九百九十万,收入二十万……卧槽!太太还带往家里赚钱的啊!这么牛逼!”



    手下说完,连忙抬头去看老大的脸色,却看老大依旧平静无波。



    “您不觉得牛逼吗?”



    宴朝淡淡道:“是挺牛……厉害的。”宴朝从不说脏话。



    ……



    另一头。



    又艰难熬过几个小时的青年,推开门,走出去,手抖着从兜里掏了掏,掏出来一个盒子。



    他从中取出一根烟,然后盯着盒子看了看。



    盒子已经空了……



    就像他的钱包一样,空了……



    青年正茫然盯着过道,思考哪里能卖血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疯狂响了起来。



    他摸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号码。



    陌生又熟悉,好像是高中同学?



    他接起电话,吸了口气,想着如果说是同学聚会又或者婚宴邀请,他该怎么推掉……



    “我艹冬子啊你牛逼大发了!你出名了!你的画都他妈卖到九百九十万了!”



    ……



    顾雪仪回到了宴家。



    女佣接过了她手中的包。



    紧跟着,顾雪仪一抬头,就看见了沙发上的宴文宏。



    他乖巧地坐在那里,脚边放着一幅巨大的画框,他笑了下,像是有点腼腆羞涩,问:“您喜欢画吗?”



    作者有话要说:    我带着加更来了!快,躺下让我啵啵!



    还没看够的话,我给大家安利一下基友的文叭!请去收藏收藏她鸭!



    《娇娘子》by水晶翡翠肉



    姜页本是静宣伯府的二姑娘,四岁时因道士一句“命中带煞”,被送至城外水云庵十年,再次回到静宣伯府,内心充满怨愤,时时带着敌意,不想却中了继母的陷阱,声名狼藉,无人敢娶。



    不想这时候身份显赫的宸王爷上门提亲,就在她以为自己可以离开伯府之时,却惨遭毁容,后在寻医的路上坠崖死亡,……她以为自己就这么死了,再次睁开眼睛回到毁容的前一刻,一切都还来得及……



    姜页挽起袖子准备这辈子打脸虐渣靠自己,绕着宸王走。



    宸王又来提亲了。



    姜页:王爷,我们不熟吧?



    宸王:……



    无人知晓,京中人人爱慕的宸王将人人厌憎的姜二姑娘,偷偷放在了心尖尖上。



    一句话简单:重生后,我成了他的心尖宠。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