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蒋梦的谋算
        第四章



    等家庭医生给宴文柏处理好了伤口,宴文柏再抬起头,已经没有顾雪仪的身影了。



    宴文柏皱了下眉,犹豫一下,叫来了女佣,问:“楼下那个……叫蒋梦?”



    “是。”



    “就是之前狗仔爆料的,说那个和我大哥一前一后出酒店的女人?”



    “是。”



    宴文柏面色沉了下去,冷声道:“我大哥都失踪半个月了,那个子虚乌有的绯闻也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她现在跑上门来干什么?”



    女佣哪里答得上来,只好愣愣地看着宴文柏。



    宴文柏站起身就往楼下走。



    真欺他大哥失踪,宴家无人了?什么货色都能上门来撒野?



    谁知道,等下了楼,楼下客厅里却已经没了蒋梦的身影。



    宴文柏皱眉问:“人呢?”



    “几分钟前走了。说是不舒服,得去医院。”



    宴文柏皱着的眉头没有松开,他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方向。顾雪仪住在三楼。



    “顾……顾雪仪呢?”宴文柏又问。



    他过去总是直呼顾雪仪的名字,但这会儿再这么叫,宴文柏心底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可要他叫“大嫂”,他又是不肯的。



    女佣没察觉到四少话音里的僵硬生涩,回答道:“太太回房间休息了,还让我们不要打扰她。”



    他们也真就不敢再去打扰了。



    谁想挨抽呢?



    谁也不想。



    宴文柏没有再问,他只是不自觉地低下头,默默抬手按了按额角的伤口。



    口子很浅,是碎裂的玻璃划上去的。



    一按,有点疼,和药品火辣辣的感觉交织在一起……



    这头顾雪仪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房间。



    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陌生却并不复杂。这至少说明,她能在这里很好地活下去。



    而她对原来所在的王朝,是有不舍和思念,但顾雪仪的性情里从没有犹豫不决、沉湎过去这八个字。



    她死时,刚得封一品诰命,盛家、顾家都正是最强盛的时候。他们的君王贤明,王朝强大。



    她的家族,和她的国家,都没有需要她去挂念的地方。



    这样想着,顾雪仪回到了桌前坐下,翻开了那本印着《强宠甜心妻》的书。



    要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就应当多阅读书籍。



    就先从这本书开始看起好了。



    ……



    蒋梦回到车里,才觉得气喘匀了。



    顾雪仪太可怕了!她竟然说打就真的打了!万一自己也被她打了,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蒋小姐,我们现在去哪儿?”司机问:“去医院吗?”



    “去,去医院……”本来蒋梦是装的,但在听见那一声又一声皮带抽下去的“噼啪”声后,蒋梦就有种说不出的心慌。怕自己这颗鸡蛋,在对方那颗石头上碰碎了。



    这下好了,她背上全是汗,浑身都不舒服,真得去医院了。



    司机应了声,一脚踩下了油门。



    蒋梦缓了缓,从包里摸出了手机,调到拨号界面,输入了熟记于心的号码,拨通,挂断,然后再拨通。



    那边大约等了一分钟才接起。



    “我不是说了,最近要少给我打电话吗?”那头传出了男人疲惫的声音。



    “事情……不太顺利。”蒋梦嗓音生涩地说。她心底也觉得委屈,但面对那头的男人,又不好发作。



    “不顺利?就一个没脑子的顾雪仪,你也哄不住?”



    蒋梦更觉得委屈了。



    谁知道这个顾雪仪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啊!



    “简家人要从海市回来了。”那头的男人沉声道。



    蒋梦也有点慌乱:“怎么这么快?”



    “宴朝失踪这么久了,简昌明是他的好友,当然会赶回来查看情况。”男人的声音更显烦躁了:“简芮肯定会和他一起抵达京市。”



    蒋梦的冷汗“唰”地就下来了。



    简芮,大鲸娱乐总裁的正房夫人,出自赫赫有名的简家。



    简家和z坛的关系密切,现任的掌权人简昌明更是有着雷霆手腕。简芮,则是简昌明最疼爱的侄女。



    大鲸娱乐的总裁曹家烨,在娱乐圈业内是有名有姓的大佬,但在简家面前却显得不太够看了。



    曹家烨有许多情人,多是圈内的女星、女模特。而这些情人,没一个逃过简芮“毒手”的。



    蒋梦怕简芮怕得要命。



    因为她也是曹家烨的情人之一。



    而且一个月前,她刚刚怀上了曹家烨的孩子。



    保不住这个孩子,她就会和曹家烨过去的那些情人一样,什么都捞不着不说,最终还会落得个雪藏的下场。



    可如果保住了这个孩子……曹家烨拼命也会想办法给她钱,让她养大孩子。当然比她在娱乐圈打拼轻松!如果她运气足够好,熬到简芮死,她也许还能做正牌的曹太太。



    碰瓷宴朝,是她从曹家烨那里得知宴朝失踪的消息后,灵光一闪想出来的办法。



    三个月前,她到酒店参加活动,恰好和宴朝一前一后离开酒店。那些狗仔知道她给一个大佬做情人,蹲她蹲了很久了,却没能收获一点有用的东西。她也没想到,那些狗仔居然会以为宴朝是她的秘密情人。



    可现在,这则胡编乱造的绯闻成为了她最好的掩护。



    只要坐实宴朝情人的身份,简芮哪怕对她有所怀疑,也会看在简宴两家的交情上,漏过她。



    蒋梦舔了舔发干的唇:“……真的,真的不会出事吗?如果宴朝活着回来了……”



    那她会比得罪简芮还要惨!



    “宴朝在非洲失踪,那里正在爆发埃博拉疫情。他不可能活着回来。”曹家烨在电话那头斩钉截铁地道。



    说到这里,曹家烨也有点不耐烦了:“办法是你想的,现在你又后悔了?好,既然后悔,那你去打掉这个孩子。”



    “不,我不是后悔。只是顾雪仪……顾雪仪她有点不对劲。”



    “她能有什么不对劲?她气得发疯了?发疯最好。她越发疯,看上去才越真。简芮才会对你的身份毫不怀疑。”



    “是疯了……但是这次不是砸宴家摆着的古董了,也不是叫嚣着要雪藏我了。她会打人……”



    “我还当是什么呢。”曹家烨轻嗤道:“宴家要脸面的。更何况宴朝眼看着是回不来了。如果你说你怀了宴朝的孩子,宴家肯定会拼命保护这个‘宴朝唯一的血脉’。怎么可能让她打得着你?你怕什么。”



    “可是宴文柏都挡不住她。”



    “……”



    “宴家的保镖呢?”



    “她连宴文柏、江靖都敢打,保镖更拦不住了!我怕……你知道她手里拿的什么打人吗?皮带,比我手指头都粗。她要打在我身上,你儿子就没了……你真的不心疼吗?”蒋梦说到这里,是又怕又委屈,又带了三分演戏的意味,低声哭了起来。



    蒋梦会来事,哭起来柔弱可怜。



    曹家烨这才缓了缓口吻,说:“你哭什么?多大点事。她打了江靖是吧?行。这件事我会告诉江家的。等江家找上门,她也没工夫打你了。”



    蒋梦抽抽噎噎地应了声,又温声软语和曹家烨撒了几句娇,奉承了几句还是他有办法,然后才挂了电话。



    等收起手机,蒋梦立马也就收起了哭的表情。



    她给了司机一张卡。



    司机立马会意地点头道:“蒋小姐放心,我是曹先生的人,我肯定不会往外乱说话的。”



    蒋梦缓缓舒了口气。



    这场战役,她一定不能输!



    别的女人没能做到的,她一定能做到!



    ……



    顾雪仪终于翻完了面前的这本书。



    虽然有些字体缺胳膊少腿,但结合上原主的记忆,阅读起来并不困难。



    而当她合上最后一页的那一刹,这本书竟然凭空从她面前消失了。



    消失了?



    顾雪仪皱了下眉,倒也没觉得如何惶恐。



    她重新活过来,本身就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了。



    顾雪仪拿起手边的杯子,抿了一口水,缓解了一下唇舌的干燥。



    杯子里的水已经凉了,但她并不在意,她现在更在意自己从那本书里获知的讯息!



    那本书的女主角名叫郁筱筱,男主角名叫宴朝。



    是的,男主角和原主的丈夫的名字一模一样。



    而那本书里,男主角有一个死缠烂打、刁蛮恶毒的前妻,名叫顾雪仪。



    也和她的名字一模一样。



    书里的男主在失踪后,遭遇了女主郁筱筱。郁筱筱单纯可爱,每一个笨拙的举动,在男主和配角们的眼中,都是动人的。



    男主从初期的看不上眼,到后期慢慢被她所打动。



    男主归来时,将郁筱筱一并带回,震惊了全世界。而书中的顾雪仪,不满和男主离婚,扮演起了恶毒的配角,开始频频找郁筱筱的麻烦,最终人人厌弃,被忍无可忍的男主男配们联手灭掉……这时候这本书的剧情才行进到三分之一。



    原来她是重新活在了一本书里!



    并且还是一个注定早死的角色!



    顾雪仪有点惊讶,忍不住感叹这个世界的神奇。



    人的灵魂竟然能进入一本书。



    而这本书竟然能自成一个鲜活的世界。



    但她并不想做别人爱情的垫脚石。



    顾雪仪想了想,决定继续大量阅读书籍,尽快掌握这个世界的常识……



    丈夫未来想不想离婚,关她屁事。



    她顾雪仪无论到了哪里,都应该精彩地有意义地活下去!



    顾雪仪就这么在卧室里待了好几天。



    宴家女佣当然不敢慢待她,三餐定时送来,也会定时来打扫房间,收走衣服清洗或扔掉。



    一转眼就是五天后。



    宴文柏头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拉下了额上绑着的带子。



    那里只剩下了一个浅浅的白色的印记。



    他走下楼,正好看见女佣端着托盘走过。



    “顾……顾雪仪还没出来?”



    女佣小心答道:“是,太太还在休息。”



    休息?谁休息需要休息这么久?



    宴文柏皱了皱眉。



    她不会是因为见到了蒋梦,所以想不开,自己躲起来哭呢吧?



    但宴文柏又怎么都没办法将这样的猜想和顾雪仪那张面容对应上。



    过去的顾雪仪不会哭。



    现在的顾雪仪更不会。



    如果是因为蒋梦的事生气,那么大概找上门将蒋梦拆成八块,而不是自怨自艾,才更符合她的风格。



    正巧,这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女佣飞快地接起来。



    很快,女佣的脸色就白了。她小心地托着听筒递到宴文柏的面前:“四少,是江先生。”



    “哪个江先生?”



    “江靖江少的二哥。”



    江靖这傻.逼还真告家长了?



    宴文柏面色一冷,接起了电话:“喂。”



    “宴四少?”那头传出了冰冷的声音:“麻烦宴四少将电话交给宴太太。”



    宴文柏攥紧了听筒。是他沉不住气和江靖打了起来,才引出了后面的麻烦,……他又怎么会要顾雪仪来给他收拾烂摊子?



    他的骄傲不允许。



    宴文柏将听筒攥得更紧,压着怒火,冷声道:“江先生找她有事吗?如果是江靖的事,江先生找我就行了。”



    那头江二的声音丝毫不留情:“你做不了主。”



    “江靖嘴上放屁,竟然敢编排我大哥,所以我和他打起来了。他是瘸了吗?还是躺进icu了?江先生这么急着找上门为他出气?”宴文柏也毫不客气地开起嘲讽,拉足了仇恨。



    “宴四少!”江二在那头厉喝了一声。



    顾雪仪从楼上走下来,刚刚好听完整段对话。



    宴文柏还是太嫩了,完全没有能独立处理麻烦的本事。



    她想也不想伸出手:“听筒给我。”



    宴文柏乍然听见背后的女声,他的表情僵了僵,转过身,手里的听筒攥得更加紧了。



    给顾雪仪有什么用呢?



    她能下得去手揍江靖,……可江二不一样。她……她说不定会怕的。对,她会怕的。她一怕,就会露怯,就会丢宴家的脸。



    我就是不想让她丢宴家的脸!



    “宴四少。”那头又一次传出了江二的声音。



    宴文柏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少年仿佛长成了一座坚硬的雕塑。



    顾雪仪见他不动,倒也不和他多费口舌,直接伸手夺过了听筒。



    宴文柏猝不及防之下,竟然没能抓住。



    反倒是顾雪仪光滑温热的手指,擦过他的手掌,宴文柏惊得整个人都僵硬了。



    “我是顾雪仪。”她直接了当地对着电话那头道。



    那头顿了顿:“宴太太,你打了江靖?”



    他之所以会问一遍,是因为有人言之凿凿地说,顾雪仪打了江靖。宴家的人打了江家的人,没摆到明面上,那也就是小孩子打架。可摆到明面上,就等同于将江家的脸面扔到了地上,那当然不能轻易姑息。



    可怪也就怪在这里。江靖竟然说自己没挨打。



    让家庭医生检查他身上的伤,表皮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



    也就是拿手去按压,江靖才会疼得龇牙咧嘴。



    “是。”这头顾雪仪垂眸应声,丝毫不露怯。



    这下电话那头的江二愣住了。



    顾雪仪竟然就这么承认了?



    是该说她胆大,还是她压根就没将江家放在眼里?



    “那我少不得要上门拜访一下了。”



    “恭候。”



    江二噎了噎。



    也不知道顾雪仪表现出来的是真镇静还是假镇静。



    那头江二挂断了电话,但心底却总觉得不是个滋味儿。



    明明是他打电话来问责,怎么一通电话打完,一点出气的畅快感也没有?



    秘书等到他挂了电话,弯腰问:“您真的要到宴家拜访吗?”



    “嗯。”



    “下午三点您看怎么样?我重新排一下您的行程。”



    “嗯,就三点。”江二掐灭了指间的烟:“宴总杳无音信,也正好该去宴家看一看。”



    这头,宴文柏却有点激动。



    他一把扣住了顾雪仪的手腕:“你怎么就承认了?你就不怕他找你麻烦?”



    宴文柏身高足有一米八五,顾雪仪不得不抬眸看他。



    “所以你就想替我揽下?”顾雪仪道:“那一鞭子没有白抽。有了长幼尊卑的意识,懂得维护家里人是极好的。但有些事,小孩子是担不起的。得大人来担。”



    谁是小孩子?谁是大人?



    她也才二十几岁。



    宴文柏喉咙里堵满了反驳她的话,但最后挤出来的,只有一句:“……我没有,我没有要维护你。”



    顾雪仪也并不打算在这样没意义的事上,和他争论出个结果。她淡淡应了声:“嗯,我知道了。”



    宴文柏听到她毫无情绪起伏的回答,心底并没有松一口气,反倒感觉到了更大的压力。



    她知道了?



    她知道什么了?



    她因为他打了江靖,他转头却又说这样的话,她听了心里会怎么想?



    不,不是,我管她怎么想干什么?



    宴文柏不自觉地收紧了手指。



    然而触手温软。



    指腹底下仿佛还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手指,也敲击着他的心脏。



    宴文柏连忙收回手,不敢去细想刚才的感觉。



    只从喉咙里又挤出了一句话:“……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嗯。”她依旧应得淡淡。



    宴文柏顿时有种所有情绪全部被蒙在了一面鼓里的憋闷感。



    不管他想什么,说了什么,也许顾雪仪压根都不在意……



    “吃过早餐了吗?”顾雪仪问。



    宴文柏不想回答她的,但一下又想到了顾雪仪说的,要有礼貌。宴文柏咬了咬牙:“……还没。”



    顾雪仪转头吩咐女佣:“准备早餐。”



    女佣这才从恍恍惚惚红红火火中回过了神:“好、好的太太。”



    宴文柏破天荒地和顾雪仪坐到了同一张桌上,共进早餐。



    顾雪仪似乎不太擅长用刀叉,但她的姿态却是无可挑剔的优雅。宴文柏目光怪异地看了看她,忍不住又一次开口了:“你也担不起。”



    “我打他的时候,当然就想好了后果。谋定而后动,这也是你下次遇见麻烦的时候,处理的准则。”顾雪仪头也不抬地道。



    从顾雪仪的嘴里说出“谋定而后动”五个字,有点滑稽。



    但宴文柏笑不出来。



    他只是忍不住道:“江二是江氏现在的掌权人,他出面来处理这样的小事,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他对宴朝失踪的事很感兴趣。”



    宴文柏一愣。



    “并不是什么大事,你不需要过分担忧。有忧患意识是好的,但并不需要畏惧敌人。”顾雪仪放下了叉子。



    这个东西沉甸甸的,拿着压手,不舒服。



    “你不担心他趁我大哥不在,对付宴家吗?”宴文柏虽然还是忍不住反驳顾雪仪,但他的确没刚才那么焦躁了。



    顾雪仪不急不缓的口吻,还是影响到了他。



    “你大哥是很厉害,但他不是神。宴氏整个商业帝国的运转,并不是靠他一个人撑起来的。再换句话说。你的大哥如果足够厉害,那么他就应该有相当强的风险意识。他会有意识地培养出一支强悍的队伍,以确保宴氏在短暂地离开他之后,还能正常的运转。”顾雪仪顿了下:“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些都不是我们需要去忧虑的。”



    家族和家族之间对上,从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没有人比顾雪仪更了解了。



    宴文柏:“……”



    他竟然被说服了。



    只是顾雪仪一口一个“你大哥”,让他觉得有那么一点的怪异。



    好像她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分外疏离一样。



    ……好吧,本来也没亲近过。



    “江二上门,正好。”



    “好什么?”



    “拿出宴家的强势,让外面的人知道,哪怕宴朝不在,宴家也并不是谁都能来欺上脸的。”



    顾雪仪的口吻明明只是平静的表述,但宴文柏的心跳就是怦怦快了起来,连四肢百骸的血液都跟着沸腾了起来。



    宴文柏舔了舔唇:“他们对宴氏造成不了任何影响。但如果只是出手对付我们呢?”



    也许正如顾雪仪说的那样,宴氏已经是一座庞大的商业机器了。



    擅自挑衅的人,会付出代价。



    可他们并没有入职宴氏,宴氏只牢牢攥在他大哥的手里。



    那他们的安全呢?



    顾雪仪惊奇地看了他一眼。



    宴文柏被看得心跳又快了快。



    顾雪仪反问:“你觉得他打得过我吗?”



    宴文柏:“……”



    作者有话要说:    发出灵魂一击的反问。



    宴四少:是我输了。



    评论随机发红包。这是今天的第一更。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