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封俞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才露出了一点阴沉的笑:“原来那天是宴太太。”



    那天?



    哪天?



    裴丽馨和江越更迷惑了。



    倒是裴智康慢慢从“七十九”这个编号上,品出了点什么……



    会所搞活动那天!她在?



    顾雪仪神色淡淡,微一颔首:“是。”



    封俞脸上的表情更加讽刺、冰冷:“如果宴总知道,宴太太去过封家的地盘,那他应该会……”



    “他应该会很高兴吧。”顾雪仪截断了他的话:“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封总的主人的。”



    封俞:“……”



    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怕他。



    倒是和那天的399如出一辙。



    封俞狠狠咬住了后槽牙。



    裴丽馨惊奇地看了顾雪仪一眼,这女人都知道封俞是谁了,怎么还是一副刁蛮倨傲的口吻?



    难道她真以为,自己顶着宴太太的名头,就谁也不怕了?



    主持人并没有注意到台下的暗潮涌动,他按照本来的节奏,对着台本宣读了开场白。



    “下面拍卖会即将开始……”



    周围有太多的商界人士,有与封家、宋家、江家交好的,也有在中间摇摆不定,至今还没有站队的……



    不管是哪一种,封俞都不想在别人面前丢了面子。



    封俞压了压脸上的冷色,朝裴丽馨看了一眼。



    裴丽馨被这一眼看得,魂儿都飞了一半。



    封俞这是在警告她?



    等着看她的成效?



    裴丽馨动了动唇,无声地叫了一声:“封总。”



    封俞转过了头,不再往后看。



    他沉着脸,面上再看不出一点喜色。



    不过大家一想,封总好像也没多少面带笑容的时候,也就觉得没毛病了。



    顾雪仪也没有再出声。



    周围似乎就只剩下了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声音。



    “下面,让我们先展示一下苏芙小姐的藏品……”主持人说着,很快有礼仪小姐抬上来了一幅画。



    “这是苏芙小姐亲手画的,自己家中的庭院……技巧娴熟,画面美丽。苏芙小姐将它捐给了咱们今天的慈善拍卖,希望能为贫困山区的儿童带去一抹温暖。”



    “它的起拍价是:十万!”



    苏芙……顾雪仪隐约记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她抬头望去,就见一个年轻女人走上了台。



    而身边的裴智康已经盯着对方,连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裴丽馨倒是压根不关注什么苏芙不苏芙,她压低了声音,问顾雪仪:“宴太太准备的藏品是什么?”



    “也是画。”顾雪仪顿了顿,说:“她的起拍都是十万,那我的也不能低。你去让主办方改价……”



    裴丽馨的表情僵了下。



    心说顾雪仪脑子是有问题吗?



    “太太想……改成多少?”



    “在她后面加个零,一百万起拍吧。”



    裴丽馨噎了噎,委婉地道:“……如果价格太高的话,可能会出现冷场的局面。到时候您会很尴尬的。”



    顾雪仪嗤笑一声:“做慈善还要讲究一个价格高低?”她面上一冷,露出一点高高在上的神色:“这么抠门做什么慈善?抱着他那点钱,苟活余生,不行吗?倒也有脸跑到这里来?”



    裴丽馨表情又僵了下。



    总觉得顾雪仪仿佛拐弯抹角地在骂自己。



    但一想,顾雪仪这么嚣张,从来不知道收敛……她还会懂得拐弯抹角?她还有必要去拐弯抹角?



    裴丽馨整了整脸色,还准备再劝。



    顾雪仪已经不高兴地踹了下前面封俞的椅子,高跟鞋踹上去发出了“哒”的一声。



    “还不快去改!”



    封俞:?



    他转过头,目光阴冷地看了一眼顾雪仪。



    她敢踹他的椅子?



    裴丽馨:“……”



    顾雪仪的脾气实在太糟,连封俞也照样下手。



    裴丽馨不想在这时候和顾雪仪逆着来,只好起身去招呼拍卖负责人了。



    裴丽馨心底甚至还忍不住冷冷地想,一会儿冷场了,顾雪仪就会尝到教训了。



    自己可不是没提醒过她……



    想一想,裴丽馨还有点期待那副画面了。



    最后苏芙的这幅《我的庭院》,被拍出了一百七十八万的高价。



    她当场将那张拍卖单放入了捐款箱,现场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现场媒体很快就将这一幕转播到了网上。



    #苏芙的画#很快就上了热搜。



    而这时候裴丽馨也回来了。



    拍卖负责方倒是没有为难她,毕竟提出这样要求的多了去了,有没有人买账,那不归他们来管。



    接下来又拍卖了一些书法作品,一些旧物,一些古董藏品,一些宝石……其中有那么一些,它们的起拍价高到令人匪夷所思。



    裴丽馨悄悄转头打量了一眼顾雪仪的表情。



    她似乎对这些一点也不敏感,半点不对劲的地方都没发觉到。



    终于,主持人拿着手卡愣了一秒,然后才接着道:“下面让我们请出顾雪仪女士的藏品。”



    “一幅名为《病床上的女人》的画。”



    当主持人话音落下的时候,大家根本就没注意到那幅画,他们的注意力全到“顾雪仪”三个字上面去了。



    顾雪仪不仅来了!



    她竟然还参加拍卖了!



    封总准了?



    顾雪仪这时候缓缓起身:“让让。”



    封俞气笑了:“我还挡着你了?”



    “嗯。”



    封俞转过身,踹了一脚裴智康的椅子,沉声道:“让开点。”



    裴智康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



    他目光一闪,心底倍觉屈辱,但也只能站起来,往旁边挪得远一点。



    裴智康侧过身子,语气还是阴沉沉的:“宴太太,请。”



    顾雪仪大步向台上走去:“多谢封总。”



    江越看了看顾雪仪的背影,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顾雪仪来到了台上,台下顿时一片哗然。



    哪怕刚才已经知道她来了,但就这么公开站上去,那还是不一样的。



    也不知道宴朝在外面会气死吗?



    哦不,也许已经死了……



    顾雪仪抬了抬下巴:“你还没有说起拍价。”



    主持人咽了咽口水,说:“这幅画……这幅画的起拍价是,……一百万。”



    现场又安静了一瞬。



    一百万?



    就这幅画?



    “是宴太太自己画的吗?”有人出声问。



    顾雪仪连看也不看他:“自己看,上面有落款。”



    那人哽了哽,顿时气势更矮了一头,小心地往那幅画看去。



    同时,其他人也因为这句话,一下将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那幅画上。



    画上的署名是,冬夜。



    一个丝毫没有文艺气息,也从来没听过的名字。



    近代的,他们只知道什么范曾、崔如琢、张其翼……这算个什么东西?



    “这幅画设计之巧妙,笔触之震撼……拍下的人,还可以听到这幅画背后的故事。一百万都低了。”顾雪仪淡淡道:“做慈善么,既要捐钱给需要钱的人,也要为大家考虑。”



    什么意思?



    怕他们掏不起钱?



    顾雪仪说完就将麦克风还给了主持人。



    封俞定定地看着她。



    女人的身影渐渐和会所里的399相重叠……一样的傲慢、高姿态。



    和他像是同一类人。



    顾雪仪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直接扭头对裴丽馨:“你第一个出价。”



    裴丽馨对这种颐指气使的口吻感到了愤怒,但她的愤怒实在不值一提。



    顾雪仪冷声说:“裴总想让我丢脸吗?”



    裴丽馨还就是这么想的。



    但这个想法一旦被顾雪仪戳破之后,她就不能这么干了。



    裴丽馨忍了忍怒火,笑着说:“怎么会呢?”



    台上的主持人开口道:“好,现在开始竞价……一百万起拍!每十万加一次价!”



    大家都有点蠢蠢欲动。



    他们还真想让顾雪仪看看,他们究竟掏不掏得起这个钱。



    区区一百万?



    他们做不起这个慈善吗?



    只是他们多少都得看封俞的脸色。



    如果这时候出价了,封总会怎么样?



    裴丽馨一看,周围果然没人出价。



    她心底又忍不住嘲讽顾雪仪,但一边又觉得生气。毕竟现在第一个出价的冤大头是她自己!



    “一百一十万!”裴丽馨举牌。



    她的出声打破了沉寂。



    周围的人开始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顾雪仪转头扫了一眼江越。



    江越冲她轻笑了一下,举牌:“两百万!”



    场下哗然。



    裴丽馨刚要松口气,顾雪仪就又出声道:“再举。”



    裴丽馨:“什么?”



    “再举,两百万太低了,而且我不想卖给江先生。”顾雪仪扫了一眼江越。



    江越笑了下:“我倒是很想买到宴太太的这幅画。”



    顾雪仪轻嗤一声,催促裴丽馨:“快点。我要卖个高价。”



    裴丽馨都快吐血了。



    顾雪仪是真的贪啊!



    就这幅名不见经传的画,她还想卖个高价?



    想到江越刚才那句话。



    有江越兜底就行……



    裴丽馨再次举了牌:“两百一十万。”



    江越哈哈一笑,嘲讽道:“宴太太请的这个人,似乎不太行啊。连加价都只敢往十万上加……”



    江越再次举牌:“三百万!”



    场下再度哗然。



    裴丽馨气极。



    江越不是想要吗?



    行,他想当冤大头就让他当!



    反正只是举个牌而已!



    谁不敢喊价呢?



    裴丽馨又一次举牌:“四百万!”



    主持人脸色都微微变了。



    江越蔑视看了一眼裴丽馨:“五百万!”



    眼看着价格都抬到这么高了,其他人也有点坐不住了。



    这幅画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独到之处?



    被宴太太拿来卖,其实就有些独特了。现在连江越都下场出牌了!



    再看封总也没什么别的表示……



    谁也不想落个“误把珍珠当鱼目”的笑话,于是渐渐地,其他人也跟着加入了进来。



    “五百五十万!”



    “六百万!”



    裴丽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心底直呼,疯了,这群人疯了!



    就这么一幅画,有什么值得的?



    顾雪仪难道还真要达成所愿,高价卖出去了?



    同一时刻,江越又举牌了:“七百万!”



    顾雪仪冷冷地看着江越:“江先生钱多得烧得慌吗?”



    江越笑了下:“是啊,江某不才,别的不多,就钱多。我今天还就想要宴太太的这幅画。”



    顾雪仪面上涌现了怒意。



    她转头看向裴丽馨:“再加!”



    裴丽馨忍不住出声:“太太,现在这个价格不好吗?”



    顾雪仪冷冷道:“江越不是钱多吗?那就抬到一千万卖给他。”



    裴丽馨倒吸了口气。



    您可真敢想。



    江越隐约听见了声音,他笑着说:“宴太太别生气,您刚才说的,做慈善么。江某又怎么会小气呢?”



    裴丽馨夹在两人中间,有点左右不是人。



    但一想到刚才封俞警告的眼神。



    能不能拿下顾雪仪,就看今天了!反正她也只是喊个价……江二可不缺钱。说不定价格越高,才越符合江氏家主的身份呢。



    裴丽馨举了牌:“九百九十万!”



    场内突然就安静了。



    其余人疑惑地看了看裴丽馨,那是宝鑫的裴总吧?她刚才就一直在出价?哦,是了,最近不是才刚有了新闻吗?



    她这是想讨好顾雪仪啊!



    那就让给裴总吧。



    宝鑫哪怕又回头做了宴家的狗,但人家封总还没表态呢。前段时间,宝鑫裴总可是封总身边的红人啊……



    众人都默契地收了声,还向裴丽馨投去了一个“我明白,让你先”的眼神。



    裴丽馨:?



    主持人擦了擦额上的汗,也觉得今天有点刺激。



    他清了清嗓子,出声:“九百九十万一次……还有人出价的吗?”



    裴丽馨连忙去看江越:“江总不举牌了吗?”



    江越叹了口气:“宴太太不肯卖给我,我有什么办法。”



    “江总不是一定要买吗?”



    “该放弃时放弃,才是聪明人之选。”



    “……”



    裴丽馨在心底骂出了三千条和谐词。



    “九百九十万两次……”



    裴丽馨有点慌了。



    “太太,您看这个……”



    顾雪仪微微一笑:“这个价格不错,我很满意。”



    “九百九十万三次!成交!这幅画归属宝鑫的裴总!”



    裴丽馨一口血哽在了喉咙里。



    她想看顾雪仪的笑话,结果没想到最后看了自己的笑话。



    很快有礼仪小姐捧着拍卖单子到了裴丽馨面前,请她填写。



    裴丽馨强忍着呕血的冲动,一点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就当……就当最后一次大出血了。



    而且如果顾雪仪肯当场捐献的话,说不定这笔钱她还能捞回来。



    裴丽馨心想。



    主持人问:“宴太太您不当场捐吗?”



    顾雪仪挑了下眉:“宴氏有自己的慈善基金,我捐你们干什么?”



    裴丽馨眼前一黑。



    顾雪仪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低头看去。



    一条新短信。



    江越:【宴太太这次怎么谢我?】



    与此同时。



    #宴太太的画#也出现在了热搜上,并且力压之前那条热搜,一路冲上了前三。



    作者有话要说:    每个男人都觉得顾姐很像他们自己,觉得顾姐简直是知己。



    我甩开倒数第二四千瓶了!虽然离去书城首页还差五千多瓶。但是已经很牛逼了!你们超棒!我也超棒【不是】



    按住你们就是一顿啵啵。虽然今天更晚了!但加更还是会搞个粗粗的!相信你们一定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