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虽然这段时间下来,顾雪仪已经看了不少书,但她对眼前这座城市,实在了解不多。



    让宴文姝来当向导,就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宴文姝提供了地点,顾雪仪告诉司机后,司机直接载着她到了画廊的门口。



    “这里!”宴文姝连忙挥了挥手。



    顾雪仪走上前,抬头看了一眼画廊的名字——卿卿。



    名字倒是起得有些文艺。



    “这里是我一个朋友的哥哥开的,专门卖一些小众画家的画,很符合你的要求……”宴文姝一边陪着她往里走,一边说。



    顾雪仪倒没有急着先去看画,而是问:“这两天住在哪里?”



    “酒店。”宴文姝说完,又反应过来自己说得不够详细,连忙又补充了一下:“在爱丽丝酒店。就离你上次去的那家商场比较近。”



    “嗯?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哪家商场?”



    “看了新闻。”宴文姝小声说。这句话说完,她的声音一下又拔高了不少:“那个裴智康是不是去骚扰你了?我都看见热搜了。”



    宴文姝撇了撇嘴:“他真像一条狗。也就只配给你拎拎东西。”



    顾雪仪抬头看向楼梯的方向:“人来了。”



    宴文姝立马闭了嘴,恢复了名媛淑女的模样。



    来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穿着卡其色休闲装,他先和宴文姝打了招呼,然后是顾雪仪。



    “宴太太,早有耳闻。”男人笑着把人往里引:“听说您要来买画……您喜欢什么样的?”



    顾雪仪开门见山地道:“画廊里哪副画最便宜?”



    “啊?……啊。”男人愣了下,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秒:“最便宜?”



    “嗯。”



    宴文姝也傻了眼。



    几秒钟过去,宴文姝回过神,连忙小心地抓了抓顾雪仪的袖子,低声问:“你是不是……是不是没钱花了?”



    宴文姝犹豫一下,还是出声说:“我还有存的一点零花。……一百万够吗?”



    现在的顾雪仪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听了自己的话,应该不会生气吧?



    顾雪仪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宴文姝看着她的笑容呆了一秒。



    一时间,画廊里其他的人都忍不住往这边多看了两眼。



    “谢谢,我不需要。”顾雪仪说。



    宴文姝:“不然你用宴文嘉的钱?他比我们都有钱。你让他拿五百万给你,他肯定掏。”



    顾雪仪抬手轻拍了下她的脑袋:“好,知道了,但是真的不用。”



    宴文姝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说话了。



    男人笑了下:“好吧,那我让我的助手去把这里最便宜的画找出来给你。”



    没一会儿,就有个女助手艰难地抱着一幅画出来了。



    男人说:“这是我之前看一个青年画家挺可怜的,急需用钱,就让他在我这儿寄卖了。跟其它画完全不是一个价位的……就这幅,三千就行了。”



    顾雪仪低头看了一眼。



    这幅画,画的是“病床上的女人”,女人的身形倒伏在床上,身体如同蜡烛一样慢慢融化……



    落款是“冬夜”。



    “好,就这幅吧。”顾雪仪利落地刷了卡,付了钱。



    当然,用的还是宴朝的副卡。



    宴文姝这才看清顾雪仪掏出来的是什么。



    “这个卡……和我们的不太一样。”宴文姝说。



    顾雪仪点头:“嗯,是你大哥的副卡。”



    宴文姝:???



    宴文姝:“哦。”她脸上的表情更尴尬了。



    原来!不是没钱!



    她拿着大哥的副卡,怎么会没钱呢!



    不过也不对……



    宴文姝挺了挺胸膛,咳了咳,清了一下嗓子说:“嗯,不过副卡好像都是有限额的。如果哪一天花完了,你就告诉我,我还是有一点钱的……”



    顾雪仪应了声:“好。”



    宴文姝开心地眯了下眼,有了种不一样的被需要的感觉。



    仿佛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顾雪仪拿了画,就直接去了一趟造型工作室。



    工作室还是陈于瑾提前打电话约好的,也依旧还是上次那一家。



    这家工作室和顾雪仪打过交道了,这次也算熟门熟路了。



    这边工作人员刚把顾雪仪迎进去,顾雪仪的手机就响了。



    她低头扫了一眼。



    宴文嘉。



    这倒是有点稀奇了,宴文嘉会主动给她发短信,但却没有主动给她打过电话。



    顾雪仪接起了电话:“喂。”



    那头传出的却是宴文嘉经纪人的声音,经纪人有点紧张,还结巴了一下:“宴、宴太太。”



    “嗯,是我。他出什么事了吗?”



    “不不不,不是。”那头的经纪人又咽了下口水,然后才接着往下说:“您今天是要去参加什么活动吗?刚刚我们从安云路走过,看见您进一家造型工作室。”



    “嗯,是,怎么了?”顾雪仪一边应着声,一边抬头接过了工作人员递来的水。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



    手机好像被谁拿走了。



    紧跟着那头传出了宴文嘉的声音:“你找的themoon?谁给你找的?陈于瑾安排的?……这家太垃圾。”



    旁边正弯腰收拾桌面的themoon的工作人员:“……”



    明目张胆说坏话真的好吗?不过那头好像是……好像是原文嘉的声音?卧槽??!



    那头,宴文嘉用力抿了下唇,语速缓慢,但一个字一个字都格外的戳人:“陈于瑾懂什么?他或许懂公司的事。但他懂什么时尚?”



    “让我的经纪人去找,会帮你约到更好的。”



    顾雪仪捂了捂手机,侧过脸对工作人员低低说了句:“不好意思,回去我教训他。”



    工作人员:???



    卧槽我吃到了个什么瓜!



    顾雪仪这才又松了手:“好我知道了。”



    宴文嘉:“……”



    宴文嘉:“你不出来?”



    顾雪仪直接跳开了这个话题:“你离开剧组过来参加什么活动?”



    宴文嘉一下就被带走了,本能地顺着答道:“当一期友情嘉宾。”



    “嗯。”顾雪仪说:“好好当。”



    “……嗯。”



    顾雪仪挂断了电话。



    宴文嘉在那头攥着手机,顿了好几秒,才发现刚才那个问题被敷衍过去了。



    宴文嘉打开手机,来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近三个月,还是只有那孤零零的一条……



    顾雪仪完成造型后,就接到了裴智康的电话。



    “宴太太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接您。”



    “好啊。”顾雪仪报了个地址。



    另一边,裴丽馨已经提早到了慈善晚宴的现场。



    她先将自己的慈善拍品交给了拍卖会主办方,然后才去见了封俞。



    “封总现在在会客,不方便见裴总。”对方冷冰冰地拦住了她。



    裴丽馨脸上的表情僵了僵。



    宝鑫这些年虽然渐渐从大众的视线中消失了,可随着宴氏的壮大,它承接的业务只有多没有少。



    外头的人但凡知道宝鑫究竟是干嘛的,都会对她裴丽馨另眼相看。



    她依旧很久没尝过这种滋味儿了。



    哦不,最近尝过,是顾雪仪带给她的。



    想到这里,裴丽馨的表情就狰狞了一瞬。



    但封俞不是顾雪仪。



    她可以想办法收拾顾雪仪,却没办法收拾封俞。



    裴丽馨只能老老实实地等了。



    这一等,就是足足半个多小时。



    面前的那扇门终于开了,一个秃头胖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裴丽馨看了一眼,并不是个熟面孔,可见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



    ……封俞是故意的。



    裴丽馨勉强扬起笑容,看向了房间里的男人:“封总。”



    封俞勾唇笑了笑:“哦,这不是宴家养的狗吗?”



    裴丽馨的表情一下就裂了。



    “封总……这是什么意思?”裴丽馨心底气得都快炸成烟火了,但脸上还得拼命维持平静。



    “就是这个意思,当狗当久了,连人话都听不懂了吗?”封俞丝毫不给她留面子。



    “封总是不是听说了什么谣言?这中间一定有误会……”裴丽馨竭力保持着冷静解释道。



    封俞慢慢从沙发上起身,拔腿朝她走近。



    “如果不是知道你们和宴朝有仇,我根本懒得帮宴勋华那个老东西。”封俞身高一米八六,驻足站在裴丽馨面前,一下就带给了人极强的压迫感,还有种说不出的高高在上。



    “封俞!你别欺人太甚!咱们之间难道不是互惠互利?”裴丽馨把话说出口就后悔了。



    封俞冷冰冰地看着她:“你信不信我现在让人把你扔出去,以后你就再也混不进这个地方了。”



    裴丽馨咽了下口水,说:“不,刚才是我太激动了。封总,您听我说,您是不是看了网上的新闻。是,我是让我弟弟去接触了顾雪仪,就是宴朝的太太。但那是为了拿到宴朝的章,为了把宴朝彻底弄死在国外……”



    封俞转过身,随手拿起一旁盘子里放着的飞镖,扔向了墙的那一面。



    他根本没有认真听。



    但裴丽馨却不得不继续往下解释。



    等裴丽馨讲得口干舌燥,已经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她站在那里,累得近乎脱力。



    封俞之所以能和宴朝成为对头,当然是因为他本身也足够强大。



    裴丽馨在他面前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我说完了。”裴丽馨舔了下唇,连自己后面究竟说了些什么,其实都不太能记得起来了。



    封俞嗤笑一声:“好,那就让我看看,你们裴家是真的喜欢给人当狗。还是真的能弄死宴朝。”



    裴丽馨从封俞的房间退出来,走进电梯。



    电梯门开合,一阵风吹过,裴丽馨一摸,一身汗。



    比起封俞,裴丽馨现在不得不说,顾雪仪都好对付多了。



    如果早知道请记者拍的那几张照片,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打死也不会那么做。但现在已经做了,封俞已经对她有怀疑了,他根本不听她的辩解。



    如果她现在立刻和顾雪仪撇清关系,只会显得她心虚,又像墙头草。



    那就只有一条道走到头了!



    她一定得搞定顾雪仪!



    没一会儿,裴智康就到了造型工作室。



    他见到了顾雪仪,惊艳了几秒,然后才反应过来,上前和顾雪仪说话。



    顾雪仪刷卡付了钱。



    并没有理会裴智康。



    两人下楼上了车,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太太准备拍品了吗?”裴智康问:“我之前忘记提醒宴太太了。”



    “准备了。”



    裴智康遗憾地说:“可惜迟了,拍品要提早送过去,让拍卖会先鉴定的。”



    顾雪仪看了他一眼:“你们裴家参加过几次慈善晚宴了?”



    “……六次。怎么了?”



    “那连这点事都办不了吗?”



    裴智康吸了口气:“办,办得了。”



    “宴太太的东西,他们也不敢拖延。”裴智康笑着说。



    但只有他心底明白。



    这个慈善晚宴看上去裴家参与度高,但实际上都他妈是封俞说了算。



    也不知道他姐和封俞说过了没有?



    封俞那么讨厌宴朝……没准儿光一看宴太太三个字,就立马炸了。



    一路上裴智康都有点焦灼烦闷,也就没空再频频和顾雪仪搭话了。



    顾雪仪懒得应付这么蠢的人。



    蠢就罢了,蠢还不是宴家的人,又怎么能耗费她的时间呢?



    顾雪仪满意地转过了头,看向窗外的风景。



    车很快抵达了慈善晚宴的门口。



    这次晚宴是在华悦酒店,和思丽卡酒店同为京市最奢华的酒店。



    晚宴门口已经铺起了长长的红毯。



    记者也已经蹲守在了两旁。



    前面的车陆续打开车门,穿着西装的男人和穿着长裙的女人相继走上了红毯。



    其中不乏一些娱乐圈眼熟的一线明星。



    裴智康看着那些明星,不屑地道:“这些只是来热热场子的。”



    顾雪仪没理会他。



    裴智康也只好自己讪讪闭了嘴。



    顾雪仪在从前就对戏子没什么偏见,更何况是在这个时代,戏子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归入下九流了。



    更别说,宴文嘉就是“明星”。



    裴智康自告奋勇,先扛着顾雪仪的画去找了主办方。



    他没让顾雪仪跟去,是怕一会儿万一不行,出了丑,就让顾雪仪看见了。



    裴智康一边扛着画,一边给裴丽馨打电话。



    幸好裴丽馨就在附近,立刻来接了他。



    看见他的样子,裴丽馨没好气地骂了两句顾雪仪。



    “她拿你当佣人使唤呢?你怎么不知道交给别人?”



    裴丽馨不免又想起来那些网友,连带封俞也讽刺他们是顾雪仪的狗。



    “我怕一会儿过不了,那丢脸的不还是我们吗?”裴智康也挺生气。



    要是裴丽馨能再厉害点,他也不用这样啊!



    每到这样的时候,裴智康都会陡然意识到,自己虽然有钱了,但还远远算不上有权有势。遇见那些厉害的,他一样得低头。



    裴丽馨也不好再说什么,连忙把画交到了主办方那里。



    主办方倒也没说什么。



    裴丽馨和裴智康狠狠松了口气。



    “我去接顾雪仪。”裴智康说。



    裴丽馨差不多已经想到了一会儿的尴尬状况了,但这时候要撇开关系,只会更尴尬。



    “去吧。”裴丽馨深吸一口气,以确保自己一会儿不会因为太生气而憋死。



    前面的镁光灯照亮了红毯铺成的路。



    各路明星在镜头前搔首弄姿,但又在看见大佬们出场后,纷纷识趣地避让。



    这时候,顾雪仪才从车上下来。



    下来之前,她又善用百科,了解了更多关于各种慈善晚宴的知识。



    “宴太太,等等。”



    裴智康想和顾雪仪并肩走,这样不会显得他像个拎包小弟。



    顾雪仪顿了顿脚步,转头斜睨他一眼:“这里是宴朝站的位置。”



    裴智康咬了咬牙,只能憋着退后了。



    他当然没法和宴朝比。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裴智康目光变幻,盯着顾雪仪的背影,露出了阴鸷的神情。



    顾雪仪很快走入了媒体的镜头之中。



    媒体们一怔,然后突然间集体疯狂了起来,拼命地按快门。



    草!



    宴朝的太太居然出现在了这个慈善晚宴上!



    这不就等同于之前江二出现在思丽卡酒店的大门前,一样令人震撼吗!



    倒是那些明星愣了愣,他们回头看了几眼,却被灯光晃得视线有点花,一时间没认出来顾雪仪。



    “哪个明星啊?”



    “难道是那位大花旦?”



    “不知道……”



    很快,顾雪仪走到了门口。



    刚刚走进门内,正和其余人攀谈的各路商界人士,骤然一回头,就看见了顾雪仪。



    得益于最近的新闻,他们差不多也都认识这位是宴太太了。



    可问题是……宴太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后面还跟着裴智康。



    果然跟之前新闻上写的一样,裴家又滚回去给宴家当狗了?



    一时间个个都脸色复杂。



    而这时候,有人高喊了一声:“江总!”



    镁光灯闪烁不停。



    江越长腿一迈,快步走过了红毯,很快就追上了顾雪仪。



    江越忍不住笑出了声,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你也在这里。”



    顾雪仪淡淡应声:“是的。”



    江越笑得更起劲了:“是啊,就没有你不敢去的地儿对吧?”



    江越说着,回头扫了一眼后面的裴智康:“这人就是个傻.逼,你怎么让他跟着你?”



    顾雪仪连目光都没分给他,随口道:“你猜。”



    江越:“……行,我知道了。”



    江越气笑了:“一样的招数对吧?”



    顾雪仪轻点了下头,仪态端庄:“江先生真聪明。”



    江越自嘲道:“是比后面那个傻.逼聪明。”



    江越整了整神色,道:“或许我还得谢谢宴太太手下留情,没把我也变成宴家的走狗。”



    顾雪仪这才转过头,颔首微微一笑:“那得江先生自愿才行。”



    江越顿了一秒。



    记者陡然见到这一幕,又疯狂抓拍了起来。



    后面跟着的裴智康差点被甩开。



    偏偏因为周围太吵,他还听不太清顾雪仪和江越说了什么,就看见江越大步跟上了顾雪仪。



    裴智康差点气死。



    不是说旁边是宴朝的位置吗?



    就因为江越有权有势?所有够资格站在那里?



    顾雪仪和江越很快进门,来到了大厅中央。



    裴智康连忙追赶了上去。



    大厅中的宾客,一时间内心写满了卧槽。



    上次江二去参加思丽卡晚宴,他们就已经很震惊了。



    这次江二又和宴太太同时出现在了这里,二人还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还有裴家人……他们一时间有吐不尽的槽。



    而这些在拍卖会主持人走出来之后,场面才得到了短暂的遏制。



    封俞已经落座在第一排了。



    后面是宋家的位置,江家的位置,裴家的位置……



    裴丽馨远远看见江越和顾雪仪说话,心底不由警惕了一下。



    顾雪仪现在对宴朝没了感情,不会和江二有一腿了吧?



    裴丽馨连忙笑脸迎上去:“太太,这边请。”



    裴丽馨将顾雪仪迎到了自己身边,请她坐在了自己和裴智康的中间。



    江越转头看了一眼,嗤笑一声,落了座。



    封俞坐在前面听见了一声“太太”。



    太太?



    裴丽馨口中的太太?



    那只能是宴朝的太太了。



    封俞心底冷笑一声,想到那天那个侍应生的话,回了个头。



    而顾雪仪也正在打量前面的那位“封总”。



    他独自坐了一个位置。



    他不觉得周围空荡荡的挺冷吗?



    封俞的目光猝不及防地和顾雪仪相撞了。



    顾雪仪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封俞脑中飞快地掠过了什么,却没能抓住。



    裴丽馨也在这时候,悄悄转过了头去打量顾雪仪。



    ……她不怕?



    裴丽馨一愣。



    她不怕封俞?



    不过很快,裴丽馨就找到安慰自己的借口。



    顾雪仪应该不认识封俞吧。



    不认识,当然也就不知道他有多厉害,当然也就谈不上多害怕了。



    裴丽馨立刻说:“这位……是封总。”



    顾雪仪轻点了下头,还是带着点天然的倨傲,她说:“我知道。封总,七十九。我的仆人。”



    裴丽馨:???



    裴智康:???



    江二:???



    封俞眼皮一跳。



    草!



    非洲。



    大汉抓着手机念:“……支出135000元……themoon工作室。什么东西?”



    “一个造型工作室。”年轻男人头也不抬地道。



    “哦,老大我明白了,就是那种弄头发化妆的呗。”



    大汉接着念:“……支出3000元……卿卿画廊。这名字挺难念还。”



    年轻男人这次没出声评价。



    大汉对着手机盯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老大,不好啊!这又做头发又化妆的,又去买画的!那不是……”



    大汉的声音突然哽在了喉咙里。



    年轻男人掀了掀眼皮:“什么?”



    大汉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脉搏,才壮着胆子说完了下面的话:“那太太不是要和人约会吗?”



    大汉说着看了看年轻男人的头顶。



    年轻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了!我骑着小摩托嘟嘟嘟来了!我爱你们!晚安啵啵



    然后这章提到的这幅画现实里有!我之前在微博上看见了!很牛逼的创意!在@中国美术精选的微博上能看见,搜索关键词是“病床”。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