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宴文柏走进了会所大门,但最后还是顿住了脚步。



    他之前也荒唐过,开着游艇出海办party,party上无数小模特、小明星作陪,他冷眼看过同行的富二代左拥右抱玩女人,年纪轻轻就没了节制。



    但这个会所又不同。



    它玩儿的东西更……高级,也更见不得光。



    如果是过去,宴文柏已经无所谓地踏进去了。



    但现在,他还是停住了。



    万一顾雪仪知道的话,……他大概率得挨揍。



    宴文柏扭头问:“你们这儿有台球吗?”



    侍应生愣了下,还没见过人来这里纯玩台球的。



    但能进这里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侍应生当然不敢得罪他,于是连忙领着宴文柏去了另一层楼:“您跟我来……这里不仅有台球,还有射箭、飞镖、保龄球……您挑着玩儿。您要是想去玩枪,咱们还修了个户外靶场。”



    宴文柏点点头,随手拿起了台球杆:“你陪我打。”



    这层楼还真没什么人。



    宴文柏在楼下看见了一个活动的立牌,估计人都去参加会所的新活动去了。



    侍应生当然不会拒绝,就在一边陪着了。



    这头保镖始终保持着和顾雪仪通话。



    顾雪仪坐在沙发上,慢悠悠地翻着书页,一边缓慢地消化着书上的信息,一边问:“还没有出来吗?”



    “太太,没有。”



    电话那头又安静了好一会儿。



    等顾雪仪差不多翻过了二十来页,保镖突然出声了:“太太……我看见了……”



    “嗯?你说。”



    那头的保镖似乎是迟疑着拿捏了一下,这该不该他来管,该不该说。



    最后保镖还是开了口:“我看见了封总。”



    封总?谁?



    “从封总的车里,下来了裴总的弟弟。”保镖在那头接着说。



    “裴智康?”顾雪仪问。



    “是。”



    裴智康不是才从宴家离开不久吗?



    唔。



    顾雪仪倒是一下就想起来那个封总是什么人。



    当初简昌明在提到和宴家不对付的家族的时候,就有提到封家。也许就是这个封总所在的封家。否则保镖不会特地提起。



    “好,辛苦你了。”顾雪仪说着,收起书往楼上走。



    等把书放好,顾雪仪才换了一身衣服,叫了司机和保镖,开车往那个会所过去了。



    裴丽馨是两手准备?



    一边来哄她,一边又去勾搭宴朝的对头?



    还是说,裴家早就和宴朝的对头有来往了?裴丽馨并不出面,而是让自己的弟弟去接洽……



    可惜裴智康是个蠢货。



    如果裴丽馨真是这样打算的话,那就注定要失算了。



    “太太,您说的是这里吗?”司机问。



    顾雪仪调下车窗,朝外面瞥了一眼。



    会所的名字就叫“无名”,像是起名字的人实在起不出来了,脑袋一拍,就选了这个。



    顾雪仪走了下去。



    门口的保安立刻拦住了她,保安看她穿着打扮不俗,也有些脸熟……这是……这不是宴朝的太太吗?



    保安立刻躬身道:“宴太太您能进去,您身后的保镖不能进去。”似乎是怕顾雪仪误会,他还又补充了一句:“来到这里的客人都是这样的,大家都不带保镖。咱们会所里是很安全的,您放心。”



    顾雪仪还有点惊讶。



    保镖在电话里说,这家会所就是封家开的。封家又和宴家是对头。那封家就这么放她进去?



    顾雪仪身后的保镖当然不同意,立刻冷声道:“别人怎么做,那是别人的事。宴家和别人当然不同的。”



    保安搓了搓手,他一个小人物也做不了主。



    他尴尬地看向了顾雪仪。



    顾雪仪抬手按了按,示意保镖别乱动:“到了一个地方,就入乡随俗。你们在外面等吧。”



    她倒是不怎么怕的。



    与其担心自己,倒不如担心宴文柏在这里吃亏。



    但她觉得,宴文柏多半是进来了就后悔了,这会儿还说不好是在哪里呢。



    现在跟着顾雪仪的保镖,就是那天跟着顾雪仪去蒋梦家里的那四个。



    他们见识过了顾雪仪的厉害,虽然心里还是不怎么放心,但顾雪仪都发话了,他们也只有听从地等在了那里。



    “带路吧。”顾雪仪抬了抬下巴。



    保安按了铃,立刻有侍应生出来,领着顾雪仪往里走。



    那个侍应生弄不清顾雪仪的身份,忍不住频频往顾雪仪身上看:“您是……客人吗?”



    顾雪仪反问:“不然呢?”



    侍应生咋舌。



    哪有这样美丽的客人,还来这样的地方玩儿的?



    长得漂亮的女孩子来这里,那都是“货物”。



    侍应生带着她径直上了三楼。



    三楼是一个宴会大厅。



    两扇豪华大门拼在一块儿,上面雕着两只兽头,带给每一个站在门下的人以无形的压力。



    顾雪仪只抬头扫了一眼,然后就若无其事地敛住了目光。



    “您等等。”侍应生说着,从兜里拿出钥匙,弯腰打开了一旁的柜子。



    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面具。



    那个面具上画着彩绘,整个面具很大,足以将人脸包裹得丝毫不露,只能看得见一点眼睛和嘴。保密性做得相当好。



    顾雪仪的头很小,戴上面具后,就有点像不太协调的大头娃娃。



    她对着镜子照了下,倒也并不挑剔。



    就是面具上的彩绘有些丑,丑得仿佛古代祭天时,巫者跳起舞时戴的面具。



    侍应生又往她的手腕上挂了一只手牌。



    手牌编号是399。



    侍应生说:“这就是您今晚的名字了,大家都用这个来称呼彼此。”



    顾雪仪点了下头,这才伸手推开了大门。



    门内相当热闹,昏暗彩色的灯光从天花板投射下来。衣香鬓影,酒气与香水气混在了一块儿,有种靡靡的氛围。



    顾雪仪踩着高跟鞋走了进去。



    她穿了一条白裙子,前面的裙摆及膝,后面的裙摆却长及脚踝。随着她的走动,裙摆轻轻扣着她的脚后跟,仿佛是一条巨大且洁白的尾巴坠在后面。



    离她最近的人,刚一转过身,就正好看见了她。



    对方猛地顿了下,本能地朝顾雪仪伸出了手。



    顾雪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男人立刻钉在了原地,这才讪讪一笑,说:“哦,原来也是这里的客人啊。”



    男人往前走了一步,问:“你叫什么?”



    尽管知道不可能,但他还是抱着一点希冀。有的第一次来这里的客人,总是会忘记规矩,这时候就难免会暴.露出自己的真实信息。



    顾雪仪晃了晃手腕。



    男人定睛一看,遗憾地道:“哦,399啊。”



    顾雪仪环视了一圈儿,觉得有点麻烦。



    大家的头都被裹得很严实……很难分辨谁是谁。



    不……顾雪仪猛地顿了顿。



    倒也不是很难。



    比如这个和她搭话的男人,身材矮胖,不超过一米七五。



    他们挡得住脸,却挡不住他们的身躯。



    高矮胖瘦一目了然。



    顾雪仪甚至可以从他们的身形,加上走路的姿势,大致推算出他们的老少。



    面具下,顾雪仪轻轻挑了下眉,一下就不觉得麻烦了。



    ……更像是一个挑战。



    顾雪仪从侍者的手中挑了一杯酒。



    她戴着黑色的皮手套,与装载着金色酒液的玻璃杯身,还有她身上的白色裙子,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顾雪仪径直越过人群,往比较居中的一组沙发走了过去。



    本来大家都沉浸在各自的快乐中,这时候却是多多少少被吸引了,朝顾雪仪多看了好几眼……



    这时候,有个戴着青面兽面具的男人上了台。



    本来有些喧闹的环境,一下就安静了不少。



    男人拍了拍手里的麦克风,等确认是有声音的之后,才开口说:“今天会所的活动主题是,不允许说No。这里的熟客已经很多了,相信大家也明白,这个规则定死了,就不允许更改了。活动截止到12点,规矩才作废。”



    这时候,有几个模特抱着抽奖箱下来了。



    男人说:“里面放着在场所有人的编号。”



    “现在,你们进行任意抽选……抽的人,可以要求被抽中的人做任何一件事,而被抽中的人不能拒绝。”



    荒唐又相当大胆的规则。



    顾雪仪心想着,转头扫了扫身边的人。



    其他人有兴奋得微微战栗的,似乎也有担心自己运气不够好,连脖子都白了的人。



    顾雪仪这个时候再走也来不及了。



    那就……既来之则安之。



    看看这个会所,还能玩什么花样。



    “现在……开始!”男人喊了一声。



    其余人蜂拥而上,飞快地抽走了编号。



    顾雪仪坐在位置上没有动。



    抽奖箱很快就递到了顾雪仪的面前。



    捧着抽奖箱的女人有些紧张:“您请。”



    顾雪仪伸出手,随意抓了抓。



    结果因为戴着皮手套,她的指尖并不太灵敏。顾雪仪一抓抓了两张,她随手弹走了一张:“……好了。”



    女人惊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走开了。



    顾雪仪将纸张翻了过来。



    上面写着97。



    接下来是从中间开始,每个抽的人站起来念出自己抽到的编号。



    有个没戴面具的女人,站起来,小声念了编号:“112。”



    然后一个戴面具的男人无奈地站了起来。



    女人脸上紧跟着涌现了狂喜之色,立刻就开口说:“我已经想好我的要求了,我要你给我一百万!”



    男人点了下头:“你把卡号写到纸张上。”



    女人开心地答应了。



    顾雪仪看得惊奇。



    这样也行?



    难怪刚才有的人很兴奋,有的人却很担心。是怕对方提出自己无法执行的要求吗?



    “下一个!”台上的男人喊。



    麦克风就这么递到了顾雪仪的面前:“请问您抽到的是什么?”



    顾雪仪将纸条对准了所有人。



    拿着麦克风的女人俯下身,念了出来:“九十七……”



    同样坐在大厅中间位置,有一行人拥簇在一块儿的队伍中,缓缓站起来了一个男人。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身形高大,脸上戴了个同样挺丑的面具。



    周围一下诡异地安静了。



    女人紧张地把麦克风又往顾雪仪面前递了递,结结巴巴地问:“您……您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说了……”



    周围更安静了。



    顾雪仪攥着那张纸条,缓缓站起身,朝那边走近了一点。



    围绕着男人坐下的,有很多人……顾雪仪一一扫过,然后目光滞了滞。中间有一个,是裴智康。连衣服都没有换。



    顾雪仪挑了下眉,问:“到12点结束是吗?”



    “是……”



    顾雪仪口吻轻松地道:“那让他给我当几个小时的仆人,一直到12点为止。”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啵啵。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