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宴文嘉玩儿起命来惊天动地,挨起打来悄无声息。



    “人要找死的方式有千万种,不给别人添麻烦是基本道德。你觉得生命无趣,想要找到活下去的意义,不应该是这样去找……这样你一辈子也找不到。也许有一天,你就真的死在某个丛林里,某个沙漠中,某个悬崖下……所有人只觉得松一口气。没有人会缅怀你。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有些人死了,他们称得上是活过。有些人死了,那就是只是死了。剥下宴家的外衣,你算什么?”



    顾雪仪不急不缓的声音落下时,宴文嘉正盯着她的背影,脑子里不受控制地想,明明清瘦的身体,又怎么能在跳伞的时候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



    宴文嘉觉得胸口被什么堵住了。



    他慢吞吞地消化了顾雪仪的话,越是反复放在大脑中消化,越是有种密密麻麻的刺痛,扎在他的身上。



    这是我要的结果吗?



    我算什么?



    我算……



    没等宴文嘉从丧气、压抑中挣脱出来,找到一个明白的答案。



    顾雪仪突然转过身,从桌上抽出了一条皮带。



    “现在我先教教你基本道德。”



    “咻”的一声。



    宴文嘉躲了躲,但她的手法太巧妙,他闷哼一声,被抽在了下巴上,他死死咬着牙没再发声,跟着摔下去,在桌子上磕了脸。



    要不是顾雪仪从后面提了一把他的领子。



    宴文嘉就真该死得轻易又荒谬,比一把鸿毛还要不如了。



    正襟危坐在椅子上的宴文嘉,慢吞吞地动了动眼睫,将顾雪仪的话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想要找到活下去的意义,不应该是这样去找。



    那应该怎样去找?



    “原哥您真的不再想想了吗?”经纪人聒噪的声音在耳边喋喋不休。



    宴文嘉按住了思绪,抬头看向经纪人:“不想了。”



    他可以流血,可以疼痛,但要他嘴上认输示弱是不可能的。



    经纪人的声音一下全被按在了喉咙里。



    当他触到宴文嘉的目光,就知道他是认真的了。



    面前过分俊美的青年,好像有哪里变了,但又有点说不上来是哪里变了。



    经纪人抬手抹了把脸,麻木地想,可能就是脸肿了带来的错觉吧……



    顾雪仪结束了一天的笔记本学习。



    她走到门外:“给我准备一套笔墨纸砚。”



    她还没能完全习惯这个时代用水性笔来写简体字的方式。



    女佣面露一丝惊讶,但很快就下楼给顾雪仪找去了。



    只是心里忍不住嘀咕,太太要这个东西干什么?



    纸墨笔砚很快就送来了。



    顾雪仪扫了一眼。



    不算差,但也不算好。也并不是不能用。



    顾雪仪捏住墨条,加入清水,悬腕在砚台中慢慢研磨起来。



    女佣见状,连忙出声:“太太,我来吧。”



    顾雪仪习惯这样的事都自己亲自来做。



    “不用了。”



    这样也是训练腕力的一种方式。



    顾雪仪抓着墨条不急不缓地研磨着,越发感觉到这具躯壳和她的契合度,在一日一日地变高。



    磨好墨之后,顾雪仪就让女佣先出去了,自己则提笔慢慢根据记忆梳理宝鑫的信息。



    这一梳理,就是足足三个小时。



    等顾雪仪再回过神,已经是晚上了。现在很显然不适合再去找陈于瑾了。



    顾雪仪将厚厚一叠纸折好,打开了梳妆台上放置的小保险柜。



    小保险柜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首饰,顾雪仪看也没有多看一眼,全部倒进了抽屉里,转而将那叠纸放进去,锁好。



    半小时后,陈秘书收到了今天的第二条短信。



    【明天陈秘书有空吗?我会到宴氏一趟。】



    陈于瑾望着厨房里刚刚熬干的锅,按了按额角,又重重咳了咳。



    【有。】



    他动手回了条短信,然后又重新来了点力气,把锅洗净,重新架上,熬姜汤。



    顾雪仪得到确切的回复后,就去洗漱了。



    陈于瑾则是在目不转睛地盯着锅,等待了几分钟后,终于得到了一碗姜汤。



    他低头喝了一口。



    烫、辣,……但的确很暖。



    顾雪仪从浴室出来,打了个电话给宴文柏。



    “……”



    宴文柏接起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绷着脸,电话里一片死寂。



    他这几天都有按时回家。



    他也没有再和江靖起冲突。



    她就睡在他的楼上,她打电话给他干什么?



    宴文柏抿紧了唇。



    “你有宴文姝的电话吗?”顾雪仪问。



    宴文柏:……



    宴文柏挂断了电话。



    等过了几秒钟,宴文柏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他才迟缓地想起了皮带的滋味儿。



    宴文柏马上又拨了回去。



    “……你要宴文姝的号码?我发给你。”语气里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屈辱。



    她打电话给他就为了宴文姝的手机号?



    “刚才……”宴文柏吭哧吭哧憋出了一句谎话:“不小心挂到了。”



    顾雪仪没和他计较,低声说了句:“晚安。”



    然后就去信箱里查收手机号了。



    宴文柏倒是抓着手机愣了几秒,然后才又躺了下去。



    顾雪仪给宴文姝打了通电话,没打通。



    就只发了条短信过去。



    【点到即止,别做蠢事。】



    这时候是晚上九点三十三分。



    宴文姝胸中憋着怒火。



    她冷冷盯着蒋梦:“在我面前演了那么多戏,怎么?现在让你去医院做一次产检,你都不肯去了?”



    蒋梦发丝散乱,模样憔悴,看上去柔弱可怜。



    反倒衬得宴文姝咄咄逼人。



    经纪人看她没带别的人,顿时胆子大了点,掏出手机,悄悄打开录像功能,对准了蒋梦。



    只要剪辑一遍……就能将局面换一个样子。



    宴文姝一扭头,却发现了。



    她混的名媛圈子,整天都和国外记者的镜头,还有那些街拍摄影师打交道,她对这个东西太敏感了。



    宴文姝顿时更加火冒三丈,一把抢过来,往墙上砸了过去。



    经纪人瞪着宴文姝的眼珠子都红了。



    宴文姝的脾气是冲。



    太冲了!



    就没有这位大小姐顾忌的事……



    她们哪能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



    现在被逼到这里来了……



    今天的事肯定不能善了了。



    “蒋梦,你给那个人打电话。”



    “哪个人?”宴文姝冷声问。



    房间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晚上十点。



    曹家烨戴上帽子、口罩,带了保镖,趁着夜色开出了别墅区。



    简芮听见动静下了楼,问:“先生人呢?”



    女佣讷讷道:“先生说公司有点急事。”



    当晚,宴文姝一直没有回顾雪仪的电话和短信。



    顾雪仪第二天早上八点就起来了,等用过了早餐,她一边往宴氏大楼去,一边又给宴文姝打了个电话。



    还是没有接。



    顾雪仪忍不住皱了下眉。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没将蒋梦这号角色放在眼里。



    蒋梦的演戏也好,逼上门也好,去找宴文姝也好……都说明了她的焦急,同时也能看出她的手段拙劣。



    宴文姝连这样的人,都拿不下?



    很快,车抵达了宴氏大楼。



    顾雪仪没有再继续无意义地拨电话,她径直上了楼。楼里的工作人员纷纷向她打了招呼:“宴太太。”



    经过思丽卡酒店举办的那场宴会,现在谁还能不将这位宴太太放在心上呢?



    上到陈于瑾所在的楼层,一早就有小秘书等在那里了。



    小秘书立刻带着顾雪仪去了小会议室。



    门推开,门内的男人抬起了头。



    “简先生。”顾雪仪打了声招呼。



    “宴太太。”简昌明喉头动了动,推了下眼镜,也打了招呼。



    这一幕和他们上次在宴氏大楼见面的时候分外相似。



    但心境却全然不同了。



    简昌明已经能更客观地意识到顾雪仪身上的改变,以及改变后的优秀了。



    顾雪仪落了座,几分钟后,陈于瑾也到了。



    “宴家有在各个家族成员的手机上安装GPS定位吗?”顾雪仪问。



    陈于瑾的感冒已经好了大半,一看见顾雪仪,他就想起了舌尖微烫、微辣的感觉。



    “有是有,但得看您要找谁。毕竟有一些人总是不那么愿意配合的,他们会选择自己拆掉定位。”陈于瑾说完,又追问了一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听见这句话,简昌明不由抬头多看了陈于瑾一眼。



    陈秘书的话好像变得多了一点。



    “麻烦陈秘书让人查一下宴文姝的定位。”



    陈于瑾也不再问为什么,立刻应了声:“好。”



    他转身出去吩咐了一番,然后才又回到了小会议室中。



    顾雪仪取出了那叠纸,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撒了个谎:“我写成了这样,看上去比较更像是我的练字帖。”



    的确,谁也无法将这东西和宝鑫联系到一起。



    陈于瑾双手接过,缓缓展开。



    简昌明的目光也跟着落了上去。



    字体端庄秀美。



    只有横撇勾隐隐透出点铁画银钩的气势。



    这手字……相当漂亮。



    好像她已经写过无数遍了一样。



    但接下来更让人惊叹的是,他们发现,她的记性也相当不错。



    或者说,她在去记忆的时候,相当有技巧。一条一条整合下来,也都是逻辑清晰的。



    她身上还有多少是大家从未见过的东西?



    顾家真的教得出来这样的她吗?



    在陈于瑾和简昌明盯着那叠纸,看得目不转睛的时候。



    顾雪仪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来自某浏览器的新闻推送。



    【宴文姝转发微博疑似讥讽蒋梦,你怎么看?点进即看—】



    顾雪仪看见这条消息,立刻就警觉了。



    她点进去看了看。



    宴文姝在去的路上,就发了微博直接了当地嘲讽蒋梦。



    评论区有不少都是讽刺蒋梦的。



    对于需要靠人气维系地位的蒋梦来说……无异于直接割断了她的命脉。



    真是鲁莽。



    至少也应该多带两个保镖在身边再去问罪。



    顾雪仪的手指滑动了一下。



    看见了另一条微博。



    @宴文姝:看清楚了,这是宴太太。[图]



    顾雪仪微微挑了下眉。



    果然还是孩子的思维方式……



    ……鲁莽得倒也有几分可爱。



    她站起身:“简先生和陈秘书先看,我得离开一会儿……”



    “太太去哪里”,话到了嘴边,又被陈于瑾咽了回去。



    这些轮不到他管。



    顾雪仪冲他们微微一颔首,礼节依旧无可挑剔,然后她打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她来的路上只带了一个保镖。



    这当然不算少了。



    更何况她曾经还跟随父兄去过战场,比起寻常女子,她已经强了太多……



    但顾雪仪不会肆意将自己置在危险之中,她的步子一顿,扭头又推开了门,问:“陈秘书有保镖能借我用一用吗?”



    简昌明动作一顿:“我的能借给宴太太。”



    开口开慢了的陈于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了!我带着2更来了!大家早点睡,晚安(づ ̄3 ̄)づ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