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高门主母穿成豪门女配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大家都是聪明人。第二天,那位在宴会上和顾雪仪搭过话的金太太就主动打了电话,想要约顾雪仪去上花艺课。



    顾雪仪婉拒了。



    之后又有其他的什么王太太、张太太打电话来邀约。



    这大概是原主从未体验过的受追捧。



    可顾雪仪却从来不缺。于是她一一都拒绝了。



    比起这些,她更想要先解决掉宴家要紧的事。宴家是她适应这个世界的平台,是她暂时的栖身之所,她花的钱也来自宴朝。



    顾雪仪换了身衣服往楼下走。



    楼下,宴文柏坐在沙发上,正低头盯着自己的掌心微微出神。等听见脚步声,他立刻不动声色地收起了手。



    顾雪仪却早就已经看清了他手中的是什么。



    是那枚胸章。



    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那是昨天晚宴结束后,顾雪仪在酒店附近的一家冰淇淋店,买冰淇淋的时候赠送的。



    东西很廉价,但顾雪仪却觉得这个时代的工艺很有意思,就留了下来。



    “今天不用上课?”顾雪仪问。



    “嗯。”



    “我出一趟门。”顾雪仪说。



    宴文柏张了张嘴。



    你跟我说干什么?



    话到了嘴边,宴文柏却又没能说出来。



    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就好像是日剧里,每次返回家中,都会对家人说上一声“tadaima”一样。



    很怪异,且陌生,但又带着一股浓厚的从前从不存在于宴家的生活气息,骤然闯入了他的视线中。



    等宴文柏回过神的时候,顾雪仪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顾雪仪坐上车,就打了电话给陈于瑾。



    陈于瑾这时候正坐在会议室里,主持一场高层会议。



    昨天的宴会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宴氏当然也要作出相应的配合,以将效果发挥到最佳。



    这时候陈于瑾的助手敲响了门,递出了一支手机:“陈总,简先生的电话。”



    陈于瑾刚接了过来,放到耳边,那头传出了简昌明的声音:“陈总方便的话,下午一起去一趟宝鑫……”



    简昌明的话没说完,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又响了起来。



    会议室里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将目光一致锁定在了陈于瑾的身上。



    是陈于瑾的私人手机在响。



    而刚才助手递过来的那一支,是陈于瑾用于公务的电话。



    陈于瑾答应了那头的简昌明,然后拿出了私人手机,刚一接通,那头就传出了顾雪仪的声音。



    “我要到宴氏了。”



    外放的。



    陈于瑾:……



    他左手拿着一支手机,右手也拿着一支手机。不小心就碰到了公放键。



    会议室一下就安静极了。



    那是……宴太太吧?



    宴太太有陈总的私人电话?



    他们哪里知道,陈于瑾处理公事的号码,都是留给了打电话他必须要接的人物。



    那些无足轻重的,连他的号码都拿不到。



    而当初顾雪仪问他要号码的时候,她的身份特殊,可他又很不耐应付这位宴太太。于是为了能方便地掐断电话,不错挂掉公事号的来电,就留了私人号。



    陈于瑾这几天接惯了顾雪仪的电话,倒没觉得哪里不对,顺手就接了起来。



    气氛微妙了一瞬,但很快这点微妙就消散了。



    大家更多想的都是,陈总果然是宴总的得力助手之一啊,连宴太太那边都不怠慢。



    陈于瑾点了个小秘书下去接顾雪仪,然后才继续开起了会。



    开完会后,陈于瑾在公司的咖啡厅见到了顾雪仪。



    “我们来聊聊宝鑫。”顾雪仪开门见山地道。



    陈于瑾的动作顿了顿:“太太怎么对这个感兴趣了?”他不得不承认,比较起过去,她不知道像是被什么上了身一样,变了很多。



    她变得很聪明了。



    但那依旧和宝鑫是两个世界。



    顾雪仪回答得相当的简短有力:“我不希望宴氏倒闭。我过不了贫穷的生活。”



    陈于瑾:……



    真是……令人无法反驳。



    以前的顾雪仪把野心都写在了脸上,但嘴里却从来不提宴家为她带去的种种好处,甚至总是要将自己包装成受害者,对宴总的冷待提出抗诉。令人厌恶至极。



    而现在的顾雪仪,大大方方从口中说出了出来……反倒让人产生不了一丝的恶感。



    “太太可以放心,宴氏不会因为一个宝鑫倒闭。”



    “我从来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东西。”



    陈于瑾目光一动。



    他也是这样想。



    陈于瑾蓦地又想到了那天登宴家的门,看见的那本《人间椅子》。现在的顾雪仪,倒是总有和他相同的地方。



    “巡视宴氏的产业,这是您的合法权益。”陈于瑾说。



    顾雪仪微微笑了下,站起身,问:“宴氏大楼的食堂,有什么值得推荐的食物吗?”



    两人都没有再提宝鑫,因为顾雪仪已经从陈于瑾的话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陈于瑾引着顾雪仪往食堂走:“可以试一试松鼠桂鱼。如果您吃辣的话,还可以再试试水煮肉片。喝汤的话,可以试试佛跳墙……”



    宴氏的员工们看着顾雪仪与陈于瑾并肩出入,这才终于有了,宴氏有个老板娘的真实感。



    顾雪仪坐在员工食堂里用餐的时候,热搜上正在聊她,连带各个八卦论坛,也都以一副恨不得将她祖宗十八代都扒出来的架势在聊她。



    【来聊聊顾雪仪多厉害?】



    【江二给她面子这一点就很厉害了。江二什么人?脾气是真的浑。说不给面子就不给,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好使。穿上西装是商人,脱下西装是流氓。两年前,在商贸会上,某个姓林的商人发表了分裂言论,他挽起袖子就把人从台上揍到了台下……】



    【?也许是对待男女不一样?】



    【拉倒吧,上次在枫国,有个当地女记者追着他的车跑,问他江氏挤压枫国当地企业生存空间,是不是黑心资本家作风。江二油门一踩,把女记者的车别飞了。】



    【。。。】



    【确认过眼神,skr比较狠的人。】



    【而且江二和宴朝是真的不太对付,看江靖总和宴文柏打架就知道了。江二能去参加宴家的宴会,差不多就等同于每天互黑的YF两国首相突然睡一张床上了……】



    【?楼上JOJO的神奇比喻?】



    【感谢科普,渐渐明白这场宴会的牛逼之处了……】



    【讲道理,顾雪仪真的是直男斩,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那种。】



    【歪个楼,走顾雪仪旁边的好像是宴朝的秘书,叫陈于瑾。简历很牛逼,搜搜有惊喜。人也好看。】



    【所以顾雪仪其实根本就不惨吧……?帅哥环绕,有钱有地位,哪里惨了?】



    【顾雪仪惨不惨,都不影响蒋梦是个恶心的臭傻.逼。】



    【不觉得最牛逼的其实是宴总?顾雪仪怎么嫁给他以后,就变了个人了!以前出现在媒体面前完全不是这样的啊!】



    【小声说,其实我觉得宴总和蒋梦的绯闻,可能就只是单方面炒作。宴总工作狂,真·工作狂,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他的新闻,你会发现他全世界各地跑,随时随地都在工作。而且宴总真的很……怎么讲,几年前在某会议上,我是去打杂的。有幸见过一次。真的很……君子如玉。他真不太像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头一次前排吃到豪门瓜,可我怎么越吃越柠檬呢,顾雪仪太好命了叭】



    【不是,你看看她那张脸,你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她的本事。】



    【害,她怎么不去当模特呢,我想看她走红毯。】



    ……



    网友们吃瓜聊天聊得津津有味。



    到了中午十二点。



    却是蒋梦在思丽卡晚宴上,被保镖驱逐出门的新闻,彻底引爆了热搜。



    【想脱粉了、、、她疯了吧?真的。爆出怀孕的时候,我都没这么生气。毕竟宴朝是挺牛逼的。她可能就一时走错了路。但你他妈一个小三啊!你跑人原配办的宴会上去干什么?你是真的不怕被戳脊梁骨,你没脑子吗?】



    【?牛逼,还盛装打扮上门!被扔出门不冤。没挨打那都是轻的了。】



    【宁以为自己是野鸡吗?害觉得自己挺美的是不?结果让顾雪仪压得死死的。我要是宁粉丝我都觉得丢脸。】



    评论区俨然成了一个大型脱粉辱骂现场。



    圈里和蒋梦撞了型,总是在抢资源的另一个女星纪明明,发了条微博:



    @纪明明=3=:某人终于玩脱了。



    一下又引爆了网络了。



    蒋梦原本设想好的脱身之计,却一步错步步错,当她再睁开眼醒来,才发现自己已经陷进舆论的泥潭了。



    而这时候顾雪仪和陈于瑾前往了宝鑫。



    简昌明则是独自前往的。



    简昌明的蓝牙耳机里,传出了简芮的声音:“小叔,您去宝鑫了?”



    “嗯。”



    “我没记错的话,那好像是宴氏的子公司吧?”



    “是。”



    “您要去那里帮忙?”简芮惊异道。



    “还人情。”简昌明言简意赅地道。



    难怪。



    简芮听完,一下想起了在宴会上,包括在宴家的时候,腆着脸凑上来的顾学民夫妇。



    顾学民的妻子张昕,当年无意中帮助简昌明打了一通很重要的电话,于简昌明有恩。



    后来顾雪仪想要嫁给宴朝,顾家知道简昌明和宴朝交好,就拿这件事来做了交换条件。



    简昌明看不上顾家,也希望一次斩断和顾家之间的情谊牵扯,就选择了欠下宴朝一个人情。



    结果现在看来,顾家成了宴朝的姻亲,拼命想要从宴家获取利益的嘴脸也实在难看。



    她小叔自觉欠宴先生的人情更大了。



    简昌明和简芮通完话,陈于瑾的车就近了。



    简昌明下了车,陈于瑾也很快从车上下来了,但他却没有立刻和简昌明打招呼,而是先转身走到另一边,拉开了车门。



    然后简昌明就看见顾雪仪走了下来。



    今天她穿了一条莫兰迪风的镉绿色长裙,一头长发用墨绿的飘带简单束起,耳畔垂下几缕。



    微风轻轻吹拂,拂动她的裙摆,也拂动了她脑后的飘带和耳畔的发丝。



    纤细的身影飘飘欲飞。



    刹那间,简昌明竟然生出了一种抓不住她的错觉。



    “简先生下午好。”顾雪仪和他打了个招呼,还递出了一个保温袋:“宴氏食堂的特产小吃,简先生尝尝?”



    简昌明目光一闪,骤然回神。



    他的目光落到了那个保温袋上,外面印着“宴”字。



    还真没人给简昌明带过这样的小东西。



    因为那些但凡想要讨好他的,都会拼命精心准备昂贵又独特的礼物。可那些昂贵的礼物,又有几个能做到独特呢?



    简昌明神色平静地接过了纸袋:“谢谢宴太太。”



    这东西倒是独特。



    他不缺钱不缺地位权势,不缺昂贵的宝石黄金,乃至各种藏品。她随手带来的宴氏食堂特产,显得蕴含心意,仿佛她时时刻刻都惦记着对方,连这样的小东西也记得与人分享;却又显得并不那么郑重,代表着送这样的东西不带一丝目的。



    会让人感觉到满足的同时,也会感觉到舒服。



    三人打过了招呼,也就一块儿往前面那栋大楼走去。



    他们刚一走近,顾雪仪的手机响了。



    她接通电话,那头传出了李导做贼般的声音:“顾,不,宴太太吗?我是间谍剧组的导演。刚刚我们发现,二少的助理在网上定了平谷的跳伞票。”



    平谷跳伞啊!



    从11000英尺跳下去啊!



    他真怕自己的电影还没拍完,重要配角的演员人就没了!



    顾雪仪面色不改:“好,我知道了,今晚我会赶到剧组的。”



    陈于瑾和简昌明一听,就立刻知道怎么回事了。



    “宴文嘉又失踪了?”简昌明出声问。



    陈于瑾犹豫一下,还是出声提醒了:“太太不用在意,二少失踪是常事。”



    “不是失踪。”顾雪仪顿了顿:“他要去平谷跳伞。”



    “平谷。”陈于瑾顿了顿:“上个月有五名游客差点死在那里。”



    简昌明一听,再想到刚才顾雪仪对着电话那头说的,“今晚我会赶到的”。



    简昌明心底顿时又涌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还有三两股的愧疚。



    宴家上下也没什么好东西。



    就这么一段婚姻,害了宴朝,也害了顾雪仪得给宴家那几个小混球收拾摊子。



    简昌明觉得自己欠出去的人情,变得更更多了。



    简昌明:“我让保镖去把他抓回来。”



    “不用。”顾雪仪拒绝了。这些人似乎一点也不擅长教养家族中的子弟。



    顾雪仪:“这么简单粗暴就能解决问题的话,那我不如就地把他扔平谷里摔死。”



    “……”



    作者有话要说:    所有人都觉得:顾雪仪好累,我要帮帮她。



    顾姐:调.教人挺爽的。【捏手腕



    三更补上了。明天更新也不会比今天少的。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