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表妹万福 64.第 64 章
        v章12小时后正常显示。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身影渐近,脚步越来越快,几步跨上台阶,踏入门槛,灯影一阵微微晃动,那人从楹门后转了进来。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如玉般明亮,如松般英逸。走的近了些,灯光照出了他的肤色,是血色不足般的微微苍白,但这丝毫不曾减损他眉宇间的那缕逸气,反越发显他眉如墨画,目光清明。他比嘉芙高了一头还不止,略清瘦,肩背笔直,走了进来,两道目光,看向嘉芙身畔的那扇门,越走越近,从她面前经过,与她相隔不过半臂的距离。



    嘉芙看的清清楚楚,霜露湿了他的鬓发,他肩上那件与夜同色的氅衣,也透出了几分湿冷的潮寒之气。



    方才第一眼,她就认了出来,他便是裴右安。



    她莫名竟感到紧张,几分自己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激动,一颗小心脏有如鹿撞,双眸一眨不眨地望着他。跟随他的身影移动,等他来到面前,下意识地脱口叫了出来:“大表哥!”



    裴右安原本似乎并没留意到她的存在,人已越过她了,闻声转头,视线拂过她的面庞。



    他没有回应,目光只在她的脸上定了一定。



    他的双瞳里,沉着夜色般的漆黑,灯火映照之下,却又清的像水般透明,虽然无法触摸,但那种微凉的冷淡之感,扑面而来。



    嘉芙脸庞发热,有点难堪。



    他根本就没认出她是谁。



    她张了张小嘴,还在犹豫要不要提醒他自己是谁,面前这男子仿佛终于认出了她,挑了挑两道好看的眉,朝她略略点头,以此作为回应,随即转向跟了上来的玉珠:“祖母可在里头?”



    他的声音温凉而低醇。



    玉珠点头,压低声道:“就在里头呢,这么晚了,方才还是不肯去睡……没想到大爷竟真的赶了回来。老夫人不知该有多高兴……”



    她的眼圈红了。



    裴右安转过了身,停在那道门帘前,顿了一顿,朝里道:“祖母,不孝孙儿右安回了。”



    屋里寂静无声。



    裴右安撩起衣摆,玉珠忙要给他递跪垫,他已双膝下跪,隔着门帘,朝里三叩道:“右安来迟,未能及时替祖母贺寿。祖母福海寿山,堂萱永茂,年年今日,岁岁今朝。”



    门帘里还是没有声音。裴右安以额触地,长跪不起。



    良久,玉珠道:“老夫人……地上凉,大爷想是远道赶来,身上还是湿的……”



    片刻后,裴老夫人的声音响了起来:“给我起来!你是想再惹上病气,叫我再替你操心不成?”



    裴右安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嘉芙屏住呼吸,慢慢地从门口退了出来,站在外屋门槛里,犹豫了下,正想叫了檀香一起去找母亲,却听见脚步声纷至沓来,抬眼,院里呼啦啦地来了人,辛夫人,裴荃,孟氏,以及裴修祉,裴修珞等匆匆入内,涌到老夫人那间屋的门前,停住了。



    “娘,方才下人说右安回了?”



    辛夫人背对着嘉芙,嘉芙看不到她的神色,只听她的声音绷的很紧,像是一根两头被拉住的皮筋。



    裴荃和孟氏并没说话,只是等在一旁。



    裴修祉看见嘉芙,目光一亮,走来站在她的近旁,欲言又止,嘉芙朝他点了点头,便转向和自己打招呼的裴修珞,他露出微微失望之色,随即,视线也投向了那扇门,目光带了些飘忽,神色也和平常不大一样,唇角紧紧地抿了起来。



    “芙妹。”



    裴修珞年底就满二十了,学业一向不错,文质彬彬,笑着和嘉芙点头。



    做亲没成,姨妈孟氏似乎有点不快,嘉芙这趟来,对她也没从前那么嘘寒问暖了,但这个亲表哥看起来和从前还是一样,应该没怎么放在心上。



    “娘——”



    辛夫人提声,又叫了一声,里头随即传出一阵脚步声,裴右安扶着裴老夫人走了出来。



    裴老夫人眼睛略红,脸上皱纹却舒展了开来,点头:“是右安回了。”



    辛夫人仿佛错愕了,望着对面那个已然完全成年男子模样的裴右安,目光一时定住。



    裴右安转向她:“见过母亲。我离家多年,母亲身体一向可好?”



    辛夫人回过神,脸上露出笑,但是就连嘉芙也看的出来,她的笑容分明有些勉强。



    “好,好,”她点头,嘴唇翕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她的眼睛看向裴老夫人,“年年到了今日,我都叫人打扫你的院子,就是盼着你回。今日总算回了,好,好……”



    “有劳母亲,多费心了。”裴右安朝她行了礼,又转向裴荃和孟氏,同样见礼:“侄儿见过二叔,叔母。”



    裴荃忙叫他不必多礼,孟氏更是笑容满面:“右安可算回了!你一去多年,你二叔和我哪天不在念你!方才乍见你,险些认不出了!比从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心里实在欣慰!你回来就好,再不要走了,一家人怎可少你一个?”



    裴右安道:“累叔父叔母为我牵挂,右安十分感激。”



    孟氏嗐了一声:“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感激不感激。珞儿,快来见过你大哥!你大哥比你大不了几岁,文章学问和你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可是天禧朝?



    慕浚竺xΓ蹦昴昙退湫。恼伦龅目峙铝闾Ю锏姆蜃游幢囟急鹊霉≌饣厮乩戳耍阋嘞蛩e鲅剩头乘锬憧次恼拢鞯哪忝鞘切值埽庋幕幔馊饲蠖记蟛焕矗  ?br/>



    裴修珞朝裴右安见礼,恭恭敬敬道:“见过长兄,还盼长兄拨冗,不吝赐教。”



    “我已多年未碰文章事了,于笔墨早已生疏,如今恐怕远比不上三弟你了。我这趟回来,在家中预计停留时日也不会久。你若有文章疑难,我陪你切磋切磋,倒是可以。”



    一直没作声的裴修祉走了上去,笑道:“大哥!回来都不说一声的,原本我该出城迎你的!怠慢了大哥,大哥勿怪我才好。”



    裴右安转向他,微笑道:“二弟客气了。我不在,祖母和母亲都累你事孝,该我向你言谢才是。”



    “哎呀,都是自家亲兄弟,哪里来的那么多见外!”孟氏笑着,上前打量了眼裴右安,叹道:“嫂子你看看,右安为今夜赶回,路上这是吃了多少的苦。娘这里既拜过了,快些带去换身衣裳,吃口热饭,其余话明日说也不迟。”



    辛夫人转向裴老夫人:“娘,那媳妇先带他去歇了……”



    忽然,偏屋里传出一阵孩童的哭嚎之声,声音尖利无比。



    辛夫人脸色一变:“全哥!”



    “夫人!老夫人!全哥又不好了!”



    乳母匆匆跑了过来,看见这么多人在,一愣。



    “全哥怎的了?”



    辛夫人厉声问。



    乳母醒悟,慌忙道:“方才全哥睡醒,要找夫人,我便抱他过来,耍了片刻,困了,又睡了过去,我怕抱来抱去吹了风,就和玉珠姑娘一道,在老夫人这里安置哥儿睡了下去,不想方才好端端的,突然又发了前次的病!嚷着浑身痛痒,哭闹的厉害!”



    辛夫人脸色大变,急忙跑向偏屋。



    裴修祉顿了顿脚,命人速去请医,裴老夫人也露出焦急之色,叹道:“怎的好端端又病了?”



    嘉芙压下歉疚之感,慢慢地吐出一口气,忽听一个声音道:“祖母稍安。祖母也知,我少年时曾习医,也算略通医道,侄儿病的急,我先去瞧瞧,看太医来前,能否先帮他止些痛痒。”



    裴老夫人松了口气,点头:“是,祖母怎忘了!你快去吧。”



    裴右安朝嘉芙方才待过的那间偏屋快步而去,裴老夫人,裴荃夫妇,全都跟了过去。



    嘉芙很是意外,没想到裴右安竟也曾习医。



    他口中虽只说自己略通医道,但既然主动提出去给全哥看病,医术绝不可能真的只是粗浅。



    不知为何,嘉芙忽然感到心里有点忐忑,见众人都去了,迟疑了下,也慢慢跟了过去,并没往里,只站在门口,看了进去。



    全哥仰面躺在榻上,周围都是丫头婆子,他头脸皮肤红肿,哭的嘶声力竭,见祖母曾祖母都来了,哭嚎声更是尖锐,手脚胡乱舞踢,力气竟大的异乎寻常,几个婆子想一齐稳住他的手脚给他脱衣,都被他给挣脱开了,一个婆子不小心还被踹到一脚,哎呦一声,后退了两步,险些坐到地上。



    辛夫人心疼万分,眼睛里也含着泪。



    裴右安命人都散开,自己上前,按住了那孩子胡乱踢动的两条腿,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屈起拇指,指节在那孩子的脚底心顶了几下,那孩子浑身便软了下来,只躺在那里哭哭哒哒,顺利脱去衣裳,只见身上皮肤冒出了一颗颗的红疹,脸庞红肿,眼皮和嘴唇也肿了起来。



    “前几日就曾莫名发了一次,当时请了太医,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今日原本已经好了,不想好端端的,竟又发了病了……”



    辛夫人在旁念叨。



    裴右安翻起全哥眼皮,观察片刻,又俯身,闻了闻全哥的衣服,眉头微蹙,若有所思,忽的仿佛想到了什么,抬起眼睛,转头竟看向立在门口的嘉芙。



    嘉芙一时闪避不及,对上了他的目光。



    他的两道目光,泠泠如水,又锐利如电。



    他为什么突然看自己?



    难道被他发现了什么?



    嘉芙心头一阵乱跳,就在这一刹那,手心竟就冒出了一层冷汗。



    “怎样,可看出来什么?”



    辛夫人追问。



    裴右安转回视线,扯被将全哥盖住,道:“无须过虑。勤将门窗打开通风,给他泡个澡,里外衣物全部换掉,我再开一副祛痛止痒的药,慢慢便会自愈。”



    后来她委身于萧胤棠。在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可能摆脱他的掌控之后,她只能学会去接受。她告诉自己,这样的生活其实也很好,他真的已经对她做到了他的极致,倘若她还敢有所不满,那就是不知好歹了。



    惟死过,又重活,才知从前的她何其可怜,又是何其的可悲。



    自那日睁开眼,发现自己从地宫返至人间,她就固执地相信,一定是父亲亡灵的保佑,才能让她回到了将嫁之前的现在。



    这一辈子,她再不要嫁给裴修祉,更不想和萧胤棠有任何的关系了。



    这两个男人,无不口口声声地说爱她。



    裴修祉将她拱手献让,因为他有苦衷,迫不得已。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