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表妹万福 107.第 107 章

107.第 107 章

        殿内寂若死灰,惟鎏金卷耳瑞兽香炉的兽嘴顶盖之上,静静地泛着白色的香烟,袅袅如缕不绝。



    “倘若我不应呢?”裴右安的声音传来,沉郁而顿挫。



    “朕知你天生反骨,无君无父!”



    萧列脸色紧紧地绷了起来。



    “慈儿是你的儿子,你若强行将他从朕这里带走。朕确实奈何不了你,也治不了你的罪!只是右安,有一件事,你大约还不知道。今日献俘典礼上的荡寇将军,你可知他是何人?”



    皇帝身体坐的愈发笔直,一字一字地道:“他便是董承昴!”



    裴右安的眸光倏然定住。



    “你很吃惊?”皇帝笑了笑。



    “右安,这几年你在关外,很多事情,你大约都不清楚了。朕告诉你,不但董承昴为朕所用,便是你从前为了他不惜掉脑袋的萧彧,如今也在朕的手里!”



    “朕也无须隐瞒,他是四年之前在你去往关外后不久,自己入京面朕,称再不欲连累他人。朕敬他骨气,但天无二主,朕原本当初便应杀他的,并非出于恩怨,乃天下社稷之需。朕当初却顾念于你,这才留他于世。”



    “朕以大魏国运为誓,朕不杀他,放他远走海外。只要他和他的后裔子嗣,有生之年,不再踏上大魏国土一步,从今往后,朕便绝不再为难他半分!”



    “朕退让了一步,朕要你也向朕退让一步。慈儿认祖归宗,改姓萧,为我大魏储君。”



    “立皇太孙之日,便是萧彧自由之时。你应否?”



    “你若不应,现便可带你妻儿出宫,朕于宗室另择人继位。”



    “朕杀萧彧,永绝后患!”



    皇帝的声音,沉甸甸,冷冰冰,回荡在殿内四角。



    裴右安的十指慢慢地紧捏成拳,指节碰擦,格格作响。



    “这个天下,乃是朕的天下,朕要给谁,便是谁人所有!何况,朕如今是要把天下交给朕的孙儿,天经地义!”



    裴右安目下泛出隐隐一层血丝,咬牙,朝着皇帝,一步步地走了过去。



    萧列岿然不动,冷笑:“莫非你想弑君?”



    他拔出案上搁的一柄龙泉宝剑,将剑递送而去:“你若无胆杀朕,那就给朕跪下,请罪,谢恩!”



    裴右安一手握了剑柄,一手握住剑刃,身影如同石化。



    良久,那道白色剑刃,在他双手之间,慢慢地弯成虹拱之状。



    突然,伴着蓦然而起的一道刺耳的短促锵音,剑身从中暴折,生生地断为了两截。



    鲜血如注,沿着裴右安的那只掌心,不断溅落,淅淅沥沥,溅在他脚下的地上,染红了一片。



    “我临出素叶城时,胡人已有异动,不日便要赶回。无罪可请,无恩可谢!”



    “你于黔庶,是为明君。然我这一生,所恨莫过于身上流了你的血脉!”



    他松开双手,伴着“当”的绵长一声,剑柄剑刃,齐齐跌落在了地上。



    裴右安转身,朝外便去。



    萧列的两道视线,从地上的那滩血迹里,慢慢地抬了起来,落在裴右安的背影之上。



    他的手渐渐颤抖,脸色发青,突然间,猛地站了起来。



    “你给朕站住!你这个不孝的逆子!”



    轰的一声巨响,萧列面前那张沉重的檀木边松花玉石御案,竟被他推翻在地,桌上物件,瞬间滚落满地。



    “朕至今记得,你十六岁那年,朕将你从死人堆里翻出的一刻,朕曾是何等欢欣感恩!莫说补偿,便是要朕拿己命去换你命,朕亦心甘情愿!你却让朕一再失望!非朕逼迫你至此地步,乃是你迫朕不得不如此行事!你不认朕便罢了,朕要将这江山传给朕的孙子,你竟也要和朕忤逆?好,好,你走……”



    嘉芙赶到殿外之时,恰听到里面传出一阵桌椅倾覆似的轰然之声,又隐有皇帝的咆哮之声,殿外空荡荡的,宫人早被李元贵驱走,此刻只他一人,在门口焦急来回走动,忽看见嘉芙赶到,急忙迎上。



    嘉芙心惊肉跳,不顾一切,一把推开了紧闭的殿门,疾步入内,被看到的一幕给惊呆了。



    裴右安侧身站在殿室中央,脸色苍白,一语不发,面上带了冷笑,左手手心,一滴一滴不住地往下淌血。



    皇帝立于那张被推翻的御桌之后,怒目圆睁,鼻翼急促张翕,面色更是一片瘀青,大口大口地喘息。脚下掉了柄剑刃染血的断剑,其余纸笔砚台,连同大小印玺,滚了一地的狼藉。



    “大表哥!”



    嘉芙惊叫一声,飞快跑到裴右安的身边,一把抓起他那只流血的手,见手心被横割出了一道几乎深可见骨的伤口,血还在不停往外涌,立刻撕下一片裙角,将他手掌伤口紧紧绕缠止血。



    “我没事,你莫怕。你先出去吧……”



    裴右安仿佛终于反应了过来,转身,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轻扶嘉芙肩膀,轻声说道。



    嘉芙一言不发,推开了他,跪在地上。



    “万岁!夫君!我为人母,方知母心。姑母当年决然不悔,难道便是为了今日如此场面?她在天若是有灵,何以能安!求万岁,求夫君,便是有天大的怨气,也要三思而后行,免得覆水难收,日后追悔莫及!”



    她朝着皇帝重重叩首,又转向裴右安,待要叩下去,裴右安一个箭步上去,将她扶住。



    “芙儿!”



    裴右安眼角泛红,将嘉芙从地上扶起。



    嘉芙再次推开他,走到依然僵立在那里的皇帝面前,下跪。



    “万岁,他平日对慈儿颇是严厉,慈儿才三岁,有时犯错,他便加以苛责,以致慈儿在他面前,常拘束本性,不复亲近,然他心中对这孩儿,实是爱极,只是慈儿尚不知事,不知他严父苦心罢了。想来天下为父者的苦心,皆都如此。万岁爱屋及乌,要将慈儿认祖归宗,此原为慈儿莫大洪福,我夫妇二人,当感激涕零。但从今往后,他父子分明骨肉相亲,相见却再不得以父子相称,天伦不复,此切肤之痛,想来非亲历过骨肉分离、相见不能相认者,难以体察。他也是仓促之间,一时难以接受,这才冒犯天颜。”



    “臣妇恳求万岁,此事再斟酌一二。即便万岁圣裁不改,臣妇亦恳求万岁,可否再容他多些时日?世间人以亿兆计,能生而成为父子,亦是上天眷顾,人非草木,父子之情,血浓于水,怎可能说断就断?”



    嘉芙说完,潸然泪下,朝着皇帝再次叩首,额触于地,久久不起。



    殿内再次沉寂。



    裴右安定定望着嘉芙跪于地的背影。



    皇帝身影亦凝如岩柱,只听他喘息声慢慢小了下去,面上那层原本骇人的淤青之色渐渐褪去,脸色变得灰白,整个人仿佛失去了力气,慢慢地坐回到了那张御座之上。



    裴右安走了过来,将嘉芙从地上扶起,带着她,出了殿门。



    ……



    皇帝五十万寿庆典上的余声尚未消散尽,不过数日,一封来自剑门关守将的八百里急报,便送抵至了皇帝的御案之上,



    探子得报,胡人于王庭集结了数十部落三十万骑兵,歃血盟誓,疑不日出兵南下。



    倘若消息确实,这将是继三十年前那场大战之后,大魏和北方胡人之间的再次雄兵对决。



    这几日,大臣们原本都在揣度那日午门城楼上关于那孩子的各种传言,千方百计想从宫中打听出更多的□□,但宫中竟无半点消息流出,大臣们便只好等着皇帝,但皇帝那里,自大典那日后,却静悄悄不再有任何动静了,大臣们费解之时,突然之间,战报传来,一时注意力都被转移,兵部、户部急召御前会议,拟调拨大军,筹粮草军饷,以备大战。



    整个朝廷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



    裴右安那日来蕉园,父子见了一面,出宫后,这几日,嘉芙依然带着慈儿住在西苑蕉园里。



    她已经知道了他明日便要回往关外领军备战的消息,心情低落。



    虽然皇帝这几天,没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但却也不放她母子出宫,并且,那日过后,她便再没见到裴右安的面了,应是不再被允入宫。



    夜渐渐地深了,慈儿睡了,嘉芙躺在儿子身畔,又如何睡得着觉?正辗转反侧,忽然听到庭院里传来一阵步伐之声。



    这脚步声,她再熟悉不过。



    嘉芙心跳加快,立刻披衣下床,连灯都来不及亮,趿了鞋,飞快出了内殿,来到外间,打开门,看到门口一道人影立在那里。



    “大表哥!”



    嘉芙惊喜地低低娇呼一声,一头扑到了他的怀里。



    裴右安将她抱住,低头吻她,压在了门框之上,忽将她整个人横抱而起,送到围屏旁的一张坐榻上,放了下去,再度压上了她。



    他急躁,迫不及待,极其有力,



    甚至有些弄疼了她,仿佛还是个未怎么经历人事的毛糙少年。



    幽阒的夜色里,黑暗中,传出嘉芙低低的娇喘之声,却又仿似怕惊醒了睡在内殿里的儿子,声未出喉咙,便生生抑住,化为无限缠绵。



    终于,裴右安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抱着嘉芙,就这么和她挤在那张稍显狭窄的榻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个春夜,终于变得叫人心里充满了安宁。



    嘉芙闭目,在他怀中,慢慢也睡了过去。



    下半夜,她醒了,发现自己已躺在内殿的那张床上,身畔是儿子睡梦中的小小身影。



    她爬坐起来,下床,走了出去,透过那扇半开的门,看见裴右安坐在门外的一道石阶之上,下半夜的月光,映出他一道月白的背影。



    嘉芙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畔,拿起他那只受伤的裹了伤布的手,轻轻慰吻。



    裴右安将她抱起,靠坐到自己的怀里,随即脱下外衣,罩在了她的身上。月光下的两人身影,重合成了一团。



    “芙儿,白天我见了董将军。他对我说,当初彧儿不告而别,只给他留书一封,说一切事因他而起,也当由他而终,叫董将军和他的兄弟们再不要牵系于他,可四海为家,亦可为朝廷效力,再不必过那种刀头舔血的日子。董将军追到京中之时,已是晚了一步……”



    他顿了一下。



    “当初我以为我盘算周全,再无遗漏。我却没有想到,先是你不顾一切追我到关外,我也没有想到,彧儿会自己回京……”



    “他如今也当是弱冠之年了……这个傻孩子……”



    他低低地叹了一声。



    嘉芙眼前仿佛浮现出了许多年前,她在泉州自家码头的海边,刚救下那个少年之时的一幕。



    那少年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即便身陷泥沼,奄奄一息,亦无法埋没眸中的净澈光芒。



    “大表哥,当初倘若我不追随你而去,你便是替我安排下了一辈子的锦衣玉食,我亦寝食难安。萧彧想必也是如此。倘若那时候他就此而去,他这辈子便是活到终老,心中也将一生难安。他之所求,想来亦是心安。”



    “明日你便回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你也放心,我留在这里,照顾好咱们的慈儿。”



    裴右安低头,唇轻轻碰触她脖颈上那日留下的那道伤痕,无限爱怜,慢慢地,双臂将她一寸寸地抱紧。



    “芙儿,我亦不知是我上辈子做过了什么,修来了福分,这辈子竟能得你相伴……”



    嘉芙凝视着月光下的这男子的面容,唇边慢慢地露出笑容。



    “大表哥,你上辈子救过我的,这辈子我牢牢记得,所以虽然你忘记了我,但我却赖上了你。”



    裴右安微微一怔,随即以为她玩笑,虽心中苦闷,却也笑了起来,将她抱的更紧。



    “大表哥,我们进去吧。那日你出宫后,慈儿念你,今早读书,还写了篇字,说要给你看的。”



    裴右安和嘉芙入内,点了灯,在灯下看了儿子写的字,放下,轻轻来到床边,望着床上还沉沉入睡的那个小人儿,伸手过去,轻轻摸了摸他的小脸蛋。



    次日清早,慈儿得知父亲要独自回素叶城去打坏人,自己和母亲却要继续留下,不能像以前那样和父亲在一起,伤心不已,却又牢牢记住父亲从前教导过他的,男子汉不可轻易哭泣,双眸包泪,擦着红通通的眼睛,和父亲挥手告别。



    裴右安将妻儿一道纳入怀中,紧紧抱了一抱,随即松开,转身而去。



    ……



    裴右安临行前,向萧列留了一道折子。



    那折子,一直放在御案角落,皇帝没有展开,直到第三天的清早,皇帝熬夜,连夜批完了户部昨晚于深夜赶送而至的战事预算奏折,将那长长一道多达数十页厚的折子丢下,放下了笔,揉了揉眉心,目光落到桌角那道折子上,盯了许久,终于伸手过去,拿到面前,展开。



    几列龙飞凤舞的草字,上书一首偈颂。



    “哭不彻,笑不彻,倒腹倾肠向君说。



    父子非亲知不知,抬头脑后三斤铁。”



    萧列定定地望着,良久,将那折子合上,闭了闭眼睛。



    “李元贵,去将慈儿领来。”



    ……



    来到京城,短短才数日之间,却接二连三,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件件都叫嘉芙措手不及,裴右安匆匆赶至,又因战事匆匆回了关外,自己却无法同行,夫妻如此分别,下回不知何日再能见面。



    嘉芙心中忧虑苦闷,但在慈儿面前,却不显露,对慈儿发问的为何不和父亲一道回去,只解释说,因为边关战事,父亲是怕自己和他在素叶城里有危险,这才让他们继续留在皇宫之中。等父亲打完了仗,他就会来接他们。



    慈儿当时乖乖点头,但或许是他也感受到了父母离别时的那种异样气氛,从裴右安走后,这两日,便不再像刚来时那般活泼,对周围一切都充满好奇。慈儿话少了,总跟着嘉芙,晚上入睡也要攥着她的手,仿佛生怕醒来,就会看不到她似的。



    一早,慈儿醒来,穿衣洗漱完毕,吃了东西,便坐上桌子,拿起裴右安从前为他编撰的识字书,开始完成父亲留的功课,就像从前在素叶城的节度使府里一样,嘉芙坐在旁边,陪着他写字,忽见崔银水进来,说皇爷爷叫慈儿过去。



    这几日,因北关突发战事,皇帝异常忙碌,慈儿也已经几天没见到皇爷爷的面了,听了,转头看着嘉芙。



    崔银水忙道:“万岁昨夜看户部预算,熬了一宿,今早也睡不着,是想叫小公子过去,陪他下棋,下完就送回来。”



    嘉芙默默帮儿子换好衣裳,目送儿子抱了棋盘,被崔银水牵着离去,想了下,追了上去,道:“慈儿,皇爷爷无论问你什么,你都和他说自己的心里话,知道吗?”



    慈儿眨了眨眼睛,点头。



    嘉芙微笑,亲了口儿子,让崔银水带他过去。



    皇帝抱了慈儿上榻,自己坐到他的对面,看着慈儿摆开棋子,道:“慈儿这几日可有想皇爷爷?”



    慈儿点头。



    皇帝伸手,慈爱地轻轻抚摸了下他的小脑袋,目露欣色:“慈儿这几日,都在做什么?”



    “皇爷爷,昨天我射了弓箭,今早在读书。”



    皇帝笑着点头:“很好。慈儿若是累了,便休息。你还小,再大些,皇爷爷再替你寻个好的老师。”



    慈儿摇头:“爹爹去打坏人了,等爹爹回来,爹爹教我就好。”



    皇帝微微一怔,想了下,环顾了下四周:“慈儿,皇爷爷这里好吗?”



    “好。”慈儿点头。



    “那日皇爷爷带你登上午门城楼,你喜欢吗?”



    “喜欢。”慈儿再次点头。



    “皇爷爷若是日后叫你一直都住这里,让你再登城楼,但有一条,你在旁人面前,爹爹不能叫爹爹,娘亲也不能叫娘亲,你愿不愿意?”



    慈儿正在摆着棋子,停了下来,抬起头,困惑地道:“慈儿为何不能叫爹爹和娘亲?”



    “爹爹和娘亲还是你的,只是不在旁人面前叫而已。”



    慈儿摇头:“不要。我要叫爹爹和娘亲!爹爹和娘亲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皇帝沉默了片刻,问道:“慈儿,方才那些话,可是你爹娘教过你的?”



    慈儿再次摇头:“我自己想的。方才我娘说,皇爷爷要是问我事情,我怎么想的,就和皇爷爷怎么说。”



    “皇爷爷,你不高兴了吗?”他有点担心地看着自己的祖父。



    皇帝微微一笑:“皇爷爷高兴。”



    慈儿手里抓着棋子,微微歪着脑袋,盯着对面的皇帝。



    皇帝扬了扬两道和裴右安极其相似的剑眉:“慈儿又这么看皇爷爷做什么?”



    “皇爷爷,你是坏人吗?”慈儿小声地问。



    皇帝一怔,想了下,笑道:“慈儿为何如此发问?”



    “我爹爹是好人。慈儿那天偷偷听到了我爹娘说话,爹爹好像不喜欢皇爷爷……”



    皇帝望着对面那双凝视着自己的纯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将孙子隔着小桌,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慈儿说说看,你喜不喜欢皇爷爷?”



    “慈儿喜欢皇爷爷,可是爹爹却不喜欢……”



    皇帝望着怀中那个露出苦恼神色的孩子,将他慢慢地抱紧,出神了片刻,道:“皇爷爷这一辈子,对不起很多人,不是个好人。但皇爷爷会努力做一个好皇帝。慈儿要一直喜欢皇爷爷,好不好?”



    “好!”慈儿点头,神色郑重。



    皇帝露出笑容,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